铁路人合力演奏暑运交响曲
  旅客在烟台站准备乘车。 唐 克 摄
  旅客在天津站有序乘车。 本报特约通讯员 杨宝森 摄

  2017年铁路暑运从7月1日至8月31日,共62天。暑运期间,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5.98亿人次,同比增加4970万人次,日均发送旅客965万人次,同比增长9.1%。暑运是关注度仅次于春运的一个大规模社会流动现象。暑运时间长,客流大,加之高铁出行的比例日益提高,繁忙程度不亚于春运。今年铁路部门做了哪些努力保障暑运平稳进行?这无疑是人们十分关注的话题。

  客流高峰不见峰 调整车次有高招

  上海铁路局合肥站客运科科长表示,为了应对暑运客流,合肥站增加了17.5对列车,并根据暑运客流特点调整列车运行图,预计今年暑运发送旅客人数同比增幅达到10%以上。该站根据旅客出行大数据进行分析,总结旅客出行特点,决定是否安排加开客车。

  合肥站有关负责人解释说,7月1日全国铁路实行新的列车运行图,增开了省内、管内旅客集中方向的列车,对亳州、阜阳、淮北等目前还没有高铁开行的城市,采取提速普速列车的方法。

  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广州南站的中控室是整个车站的调度监控中心,这个不到80平方米的房间,负责每日数十万客流的进出调度和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是整个车站运行的中枢神经。调度员钟淼是在这里工作的一名老调度员。

  数据分析是广州南站调度监控中心最辛苦的工作之一。钟淼说,信息特别多,一趟车就是几十条数据。上班的时候一紧张,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

  自从2012年广州南站投入运营,钟淼就一直在调度监控中心工作。“暑运比春运更辛苦。”在钟淼看来,暑运时期的工作节奏比春运更快,感觉也更忙、更辛苦。他说,一是春运时间短,只有40天,而暑运有60天;二是春运都是单向客流,而且会有支援人员,而暑运是双向客流,出行的短途旅客较多,铁路职工长期保持紧张状态,实际感觉比春运更辛苦。

  系牢“缰绳”保安全

  总支书记答疑忙

  如今,一趟趟动车组列车风驰电掣,往来穿梭。在这些列车上,都有一个ATP系统,如果没有它,高速运行的列车就会像脱缰的野马很难控制,太原铁路局太原电务段的王晓霞就是为高速列车系牢“缰绳”的女专家。

  今年36岁的王晓霞2007年研究生毕业,现在是动车车载设备车间党总支书记。她有三部手机,每天铃声不断。有时只能左耳夹一个,右耳听一个。

  电话多,是因为王晓霞是ATP行家,她的电话号码就贴在全局各次动车组列车的司机驾驶台上。

  最多时,王晓霞一天接过100多个电话。

  科学编组提运力

  守护维护责任重

  据北京铁路局消息,7月1日0时起北京局实施新列车运行图,为增加高铁运能,本次调图6对列车由原来的单编组,变更为长编组或重联运行。

  暑运期间陆续增开列车,客流增加也使列车设备损耗加重。为了保障暑运铁路运输安全,列车的故障检修、设备维护就至关重要。

  青岛动车段是济南铁路局唯一的动车检修单位,预计暑运期间承担比平常多三分之一的工作量。该段济南动车所机械师王俊康来到一列等待检修的高铁旁,列车已进入断电状态,正准备进行静态检查,由于此时空调无法开启,车厢内温度达到45℃以上。

  一趟列车检测下来,花去了近2个小时的时间,王俊康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

  合力“演奏”暑运交响曲

  铁路人倾情付出无怨无悔

  7月1日7时,南昌铁路局福州客运段动车一队列车长王丁可起床了,她将值乘福州至杭州东G1680次高铁。

  暑运最大的特点是旅客多、孩子多、行李多。10时09分,G1680次高铁从福州开出。王丁可巡视车厢,经过开水间时,看到有小孩子在接开水泡方便面,她便帮着小孩接开水。“开水不能接太满,会把手烫着了。”她一边接一边提醒。

  南昌站是客运大站,预计暑运期间平均近4分钟就要办理一次列车接发旅客作业,日均发送旅客7万多人次,比平时多近50%。车站综控员是保障旅客有序出行的“中枢神经”,从列车到达到出发,都离不开综控员的指令。

  7月1日一大早,南昌站综控员夏雯便来到车站综控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控制监控画面、接收调度命令、进行广播作业……一坐下来,夏雯几乎没有停。在综控室工作台上,8台电脑依次排开,夏雯一人就要操作6台。

  7月1日,全国铁路实行新的列车运行图。而在此前半个月,夏雯和同事一起参加了相关培训和考核。“综控员的工作非常重要,一点都不能马虎。”暑运首日前来协助夏雯的南昌站客运车间副主任朱卫说,综控员首要的素质便是认真冷静沉着。

  暑运到来,哈尔滨铁路局哈尔滨站综合车间给水二班的给水员时国军愈加忙碌。为更好地完成工作,时国军4时30分便起床,为生病的爱人提前做好午餐,忙碌过后,时国军匆匆赶往单位。时国军说,在作业完毕后要整理好胶管,摆放整齐,在保证美观的同时,也方便下次使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时国军来不及换下工装就又匆匆忙忙地去接女儿了。

  机车就是俗称的火车头,这里集中了火车最核心的部分。走进位于青藏高原东部的青藏铁路公司西宁机务段检修车间,4台电力机车正在进行“体检”。检修车间电力机车专修一组工长孟虎脚穿绝缘胶鞋,身着防酸防静电作业服,腰部紧绑安全带,正在4米多高的车顶对受电弓进行日常维护。他说:“受电弓的绝缘子太脏了就可能被接触网近3万伏的高压电击穿,机车就没有动力来源了。”

  与铁路职工一样,铁路民警也是旅客的守护者。“今天起,‘大考’又来了。”暑运首日,武汉铁路公安局武汉公安处特警支队支队长宋立兵说。

  暑运开始前,武汉铁路公安处特警支队提前明确了在武汉站、汉口站、武昌站开展武装执勤的安排分工。“暑运中,特警支队的执勤24小时不间断。”宋立兵说。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