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育“马”人
■本报记者 张 艳 本报通讯员 陈 勇

  “在这个远离城市的荒凉的地方……风吹着空旷的夜也吹着我,风吹着未来也吹着过去……”这是诗人西川笔下的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哈尔盖镇。这里海拔接近3300米,每年大半时间是风季。西宁机务段哈尔盖综合车间就在这里。

  “我们车间的主要工作是对HXN3型、DF4型、DF8型内燃机车进行保养、检修、整备及简单的设备维修作业。”车间主任朱福宗告诉记者,“每年我们要完成1200多台机车的保养、检修、整备任务。这些机车主要担当木里、柴达尔、海晏等地的煤炭运输任务。在风口上跑,我们这些育‘马’人要保证所有的‘铁驹子’出库状态良好。”

  3月8日2时,在刺骨的寒风中,DF8型0321号内燃机车入库。职工谢占军穿着厚厚的棉袄,先戴上一双线手套,又套上一双皮手套。随后,他将两块印有反光文字的“禁动牌”放置在机车两端,拿着手电和检点锤,围着机车开始检查。只见他时而左右晃动车钩,时而拉动钩提杆,时而探身检查车钩下面的部件状态。轮缘、轴箱、悬挂装置、轮对……所有部件一个也没有漏掉。遇到有结冰的地方,他就把冰溜子一点点地敲下来,然后再细致检查。

  “赵永春、冯小军,来活儿了,到0321号机车上来一趟。”谢占军检查到机车冷却间时,冲着对讲机大声说道。

  5分钟后,赵永春、冯小军带齐工具登上了机车。门一打开,一股浓浓的柴油味儿扑面而来,熏得冯小军直咳嗽。“你俩看这里,估计至少有一节冷却单节漏水了。”他们顺着谢占军手电的光线,在冷却单节下端螺丝处看到了一道水印。

  赵永春、冯小军迅速拿出工具,用扳手拧松相邻两节冷却单节的螺丝,用撬杠撬开一个小缝,把冷却单节里的水放完。随后,三人合力将25公斤的新冷却单节抬上机车。定位、涂抹密封胶、上螺丝……所有步骤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冷却水加注完毕,没有发现渗漏现象,可以启动。”3时,随着赵永春的回复,DF8型0321号内燃机车发出了正常的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