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路总公司党内优质品牌
喜青电子攻关组:大秦线上玩转机车电子配件
  参观“喜青电子攻关组”成为湖东检修车间党总支开展主题党日活动的一项内容。
  攻关组成员参加湖东机务段举办的创新、创效、创业成果展示活动。
  攻关组成员正在对和谐D1型机车电脑表进行维修后调试。
  2014年,“喜青电子攻关组”被命名为“中国铁路总公司党内优质品牌”。
  攻关组成员正在对电子模块进行充放电试验。
  韩喜青(左二)正在为攻关组成员讲解电子模块功能。

  ■本报记者 樊康屹 本报通讯员 孟 越

  机车电子配件虽然小,却是机车的神经中枢,一旦出现故障就可能造成整台机车机破途停,影响运输生产。2012年,湖东机务段湖东检修车间成立了以该段职工韩喜青的名字命名的“喜青电子攻关组”。

  攻关组成立4年来,韩喜青带领他的团队潜心钻研技术,开发研制了17种试验台,实现了23种电子配件和模块的自主维修,打破了进口配件不可复修的“神话”,共为国家节省费用支出3000多万元。2014年,“喜青电子攻关组”被命名为“中国铁路总公司党内优质品牌”。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1990年,21岁的韩喜青来到湖东机务段湖东检修车间电子组,成为一名电器钳工。当看见琳琅满目的电路板时,他眼前一亮,觉得“这个工作适合我”。韩喜青只有中专学历,人长得白净纤瘦,头上的安全帽总显得大一号,怎么看也不像未来全段的技术大拿。

  自从进入车间后,韩喜青就对各种电子设备和配件非常痴迷。一次,已经下班的韩喜青看见工长徐刚的桌子上放着一块电路板,他拿起电路板看了看,凭着多年的经验很快就看出了毛病。他从随身携带的“百宝箱”里拿出放大镜、万用表和组合工具,三下五除二修好了电路板。第二天,徐刚满脸疑问地看着电路板,怎么也找不出毛病了。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徐刚开玩笑地说:“老韩,你是不是有强迫症啊?坏东西就不能让你看见,一看见就手痒痒,不修好不罢休。”

  职工万祥告诉记者:“不只是机车的电子配件,小到MP3,大到电冰箱,他都能修,我们职工家里的电器坏了都是韩师傅修的。”

  打开韩喜青家的一个大抽屉,里面堆着各种电阻、电容等电器元件。原来,在给别人修理电器之前,他总要拿自己家的相同物件做实验,拆开看看里面的结构和线路,研究一下原理,画画电路图。久而久之,家里的东西让他拆了个遍,许多都成了他练手的“牺牲品”。随着他修电器的本领越来越高,名气越来越大,找他的人也越来越多。当别人赞扬他的时候,他就憨憨的一句话:“我就是爱好这个。”这一切也为他后来的攻坚之路打下了基础。

  困难是不竭的动力

  从2006年起,和谐型大功率交流电力机车在大秦线全面投入运用。当时,机车还处在保修期内,维修主要依靠厂家技术人员。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出了保修期后,机车配件如果出现故障,只能依靠更换新品或委外修,费用高、周期长不说,还耽误机车上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段里决定培养自己的维修骨干。由于和谐型机车采用计算机网络控制技术,其中的电子部件是高度集成的功能模块,这让一直从事国产直流韶山4型机车维修的职工普遍感到难以适应。此时,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汇聚到韩喜青身上。“我一定要利用好这个平台,干出一番事业,不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接受任务后,韩喜青当即拍了胸脯。

  当时,所有和谐型机车电子配件的说明书全是英文版,实用性作业技术资料几乎没有,面对这既没有现成的学习资料,又没有专业的维修设备的状况,攻关组的个别成员情绪很悲观。“有困难我们克服困难,没条件我们创造条件,一定要把进口电子配件拿下!”韩喜青用自己的热情鼓舞着大家。

  为了掌握这些技术,他先后购置了14本机车电子维修方面的书,组织攻关组成员共同学习。遇到难题,他就找厂家人员请教,一次不能解决问题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遇到专业英语术语,几名成员就分工合作,各自回家查词典、翻资料,在一起讨论,共同制订攻关方案。

  为方便职工学习掌握机车电子部件检修和故障处理技术,韩喜青带领攻关组成员连续20多个昼夜守在检修库内,只要有厂方技术人员上车调试设备或处理故障,他们就守在旁边打下手,用韩喜青的话说就是“偷艺”。没有检测试验台,他们就用报废的试验台外壳做模型,将垃圾堆中丢弃的电路板重新捡回,拆卸各种可用零件进行拼装。钻孔、定支架、切割、布线、更换故障部件、性能测试,就这样第一台自主维修检测设备诞生了。

  “电压正常,电流正常,我们成功啦!”看着利用自制试验台试验维修后的和谐D1型机车AC/DC充电模块一切数据正常,主管检修的副段长屈彦平激动得眼圈都红了。屈彦平和身边的攻关组成员逐个握手,并一个劲地说:“大家辛苦了!”

  奉献是人生的乐趣

  2013年夏天,正是大秦线冲击4.5亿吨运量的关键时期,机车在线上日夜驰骋,空调长时间开启,导致机车空调故障率居高不下。“乘务员们已经够辛苦了,等不及厂家来人了,就由我们自己修。”韩喜青嘴里一边嘀咕,一边看着屋里的空调。

  “拆!我相信你们,坏了我买。”车间党总支书记李富一眼看出了韩喜青想拿这台空调练手的想法。接下来的3天,大家在没有空调的工作室里,顶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反复查阅资料、绘制图纸、对照实物,虽说这台空调的结构与机车空调大不一样,但原理还是相通的,给了大家不少启发。最终,大家把机车空调的故障源头锁定在了中央控制板的一个小小电容上。如果找不出故障原因,维修人员就得更换整块中央控制板,而一块中央控制板的价格是2.8万元,但现在只需利用点焊技术更换板上一个相同型号的电容,这个电容价格仅为2.8元。据韩喜青的徒弟唐秉钧回忆,那3天,攻关组所有成员的衣服就没有干过。

  团队是制胜的法宝

  “喜青电子攻关组”刚刚成立时,进入攻关组的几名年轻职工基本都是电子配件领域的“菜鸟”。韩喜青清楚,组织上这样安排是有意义的,是想让他把技术和经验传授给更多年轻职工,同时也能让他从年轻人身上摄取新鲜的思想,获得不同领域的知识,使攻关组的整体战斗力得到提升。

  韩喜青虽然肯吃苦、肯钻研、实践经验丰富,但文化基础薄弱却是他的“硬伤”。攻关组成立后,遇到看不懂的英文单词,韩喜青就请教攻关组的年轻人。有时候,遇到一些专业术语词汇,攻关组没人能看懂,韩喜青就带着大家一起上图书馆查资料。几年下来,攻关组成员手写记录的参考资料塞满了文件柜的抽屉,手绘的线路图纸装满了一个大纸箱子。韩喜青多年坚持每周去图书馆的好习惯,也同样影响了攻关组的成员们。“不学习就会落后,想创新、想攻关就得不停地学习。”老韩的这句话使年轻人受益匪浅。

  攻关组的整体实力越来越强,韩喜青渐渐由事必躬亲的师傅,变成了掌握方向的业务指导。其他车间的职工也对这几个攻关组成员刮目相看,经常冲着他们的背影跷大拇指,并啧啧称赞:“韩喜青的徒弟就是不一样!”。

  有一次,车间电器组的110伏稳压电源坏了,送到设备车间后被鉴定无法修复,只能报废。攻关组的郭艳明正好来设备车间办事,就抱着练练手的心态将稳压电源拿回了攻关组。按照师傅平时所授的秘诀,他重新对电源元件进行检查,最终使这个稳压电源奇迹般地“复活”了。

  几年来,攻关组成员们白天一起爬机车检查故障模块,对模块进行拆解、测量;晚上一起挑灯夜战,分析数据、查阅资料。他们编写的机车电子配件原理、检测、维修等各类工作手册达16种,填补了这方面的资料空白。截至目前,他们已经能对23种机车电子配件和功能模块进行自主维修。小小攻关组创造了奇迹:仅仅6个人,成立以来却为段里创造了3339.59万元的经济效益。

  面对“中国铁路总公司党内优质品牌”这份沉甸甸的荣誉,韩喜青和攻关组成员们深知,这是依靠组织的支持和关注,是依靠车间同事们的配合和共同努力赢得的。同时他们也清楚,这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责任,一种鞭策,激励他们在创新、创效的路上走得更远、更踏实。

  本版图片由孟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