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汽车|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建设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工程男”蔡小孟:在无人区中测量人生韧度

时间:2018-07-06 10:45:12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唐克军 张雷 王珍珍
  

  人民铁道网讯(记者 唐克军 通讯员 张雷 王珍珍)在甘肃、新疆、青海三省区交界处的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有一座海拔3648米的当金山连绵盘桓在方圆几十公里无人烟的广袤荒漠上,人迹罕至、飞鸟不驻,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遍布砂砾。虽然已近夏至,其它地方已是满目葱茏,而当金山仿佛被时节遗忘了一般苍凉。惟一让人感到兴奋的便是偶尔见到泛青的骆驼草。
  
  天刚亮,蔡小孟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吃过饭后在测量班办公室检查设备、核验数据。电话铃声响起,要进隧道测量了。他扛起一二十公斤重的测量仪器,带上小徒弟,进洞去了。
  
  像这样的测量,蔡小孟每天要做两到三次。
  
  作为中铁十七局集团有限公司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的一名测量员,从2013年3月来到敦格铁路当金山隧道项目工地至今,5年多的时间,24小时待命测量是蔡小孟的工作状态。
  
  在这个正洞全长20.1公里,国内最长的单线、单洞、单面坡隧道项目工地上,蔡小孟和中铁十七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建设者一起,克服了种种困难,创下了高原、高寒环境下钻爆法施工、隧道独头掘进8528米、高原施工最难通风的世界纪录。
  
  像骆驼草一样坚强勇敢
 
  眼前的蔡小孟,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很黑很瘦,我猜他有40岁出头了。若不是他用略带方言的口音轻声细气地告诉我他今年32岁,我还真想不到这个来自江西的小老乡是个“80后”。
  
  “最难的时候是2013年3月刚进施工现场的时候。”回忆起那段住帐篷的日子,蔡小孟的表情很复杂,“有一次刮大风,风力应该超过10级。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惟一的植物只有零星散落的骆驼草,风在没有任何阻挡的情形下长驱直入,感觉帐篷都要被掀翻了。”
  
  那一次,蔡小孟记忆深刻。眼看自己辛苦测量的数据资料、心爱的测量仪器快要被摧毁,蔡小孟奋力把所有的东西压在自己身下,任凭石头和飞沙砸向自己的脑袋。最终仪器和资料保住了,而蔡小孟的手和头部都有擦伤。
  
  隧道测量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蔡小孟说他有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那天,蔡小孟在隧道里测量,突然停了电,工人师傅告诉他:“先回去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呢。”“等一会儿,估计马上就来电了。”蔡小孟刚说完,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好像是一块大石头掉了下来。不一会儿电来了,蔡小孟发现一块办公桌台面大小的石头就落在他的身旁。看到这一幕,蔡小孟说,足足有10分钟他的脑袋都是蒙的。
  
  “当时你后悔吗?”
  
  “不后悔啊,我学的就是测绘工程,在项目上才能有用武之地,更何况隧道测量对我来说是个新的挑战,能让我积累丰富的经验。”蔡小孟回答很坚定。
  
  看着这个性格内向、略带腼腆的小伙子,记者不由得想起路上偶见的一簇簇骆驼草,一年四季,任凭酷暑、严寒和干旱的侵袭,以一种不息、不灭、不死的精神顽强生长着,虽然看着不怎么起眼,但是它们用自己的坚忍力量向世人昭示着生存的意义。蔡小孟何尝不是这样一株骆驼草?淡泊宁静、坚强不屈,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对事业对理想的坚守。
  
  把隧道测量误差控制在几厘米
 
  敦格铁路起自敦煌,终到格尔木,是沟通新疆、青海、甘肃、西藏四省区的一条最便捷通道,填补了这一区域的路网空白,连接起兰新铁路和青藏铁路两大干线,在政治、经济、国防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
  
  当金山隧道是敦格铁路的重难点控制性工程。当金山上氧气的含量是平原区的56%,在山上施工不敢快步走,不敢大幅度运动,光是在平地上走几步都会气喘吁吁,更别说提着重物行走。可以说,当金山隧道工程对人、对装备、对施工技术都是一次极大的挑战。
  
  这是蔡小孟第一次做隧道测量。
  
  “测量工作都是相通的,我一定能做好。”爱钻研、不服输的蔡小孟这样鼓励和激发自己。
  
  于是,他在网上搜集学习资料,熟练掌握测量软件。一有现场测量任务,他都会一次次地编程、复核。
  
  “以前只有我一个测量员,现在我们测量班已经有8个人了。”平时腼腆少语的蔡小孟说起自己的工作滔滔不绝,“隧道测量必须精准少误差,否则就会打偏,出现‘穿袖子’现象(左右错开)。一旦出现这个问题,那就是少则几百万元、多则几千万元的损失。”
  
  每次测量出发前,蔡小孟都会对测量队员们强调要摒弃“差不多”的思想,严格按照数据放样,最大程度提高定位精度。测量员校核完毕,他都要对各项数据进行校核,确定无误后才计量数据。他的严谨和一丝不苟,为隧道掘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过硬的技术和严谨的态度受到了上级领导的褒奖,中铁十七局集团有限公司敦格铁路项目指挥部指挥长张开新这样评价蔡小孟:“他是个不可多得的测量专家型人才。他把隧道测量的误差控制在横向7.3厘米、纵向5.6厘米、高0.3厘米,远远低于标准范围。这是他的功力,更突显了他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面对这样的成绩,当记者问蔡小孟对自己这5年测量工作的总体评价时,他笑了笑,说:“可以打90分吧。”
  
  “别看我们蔡班长表面上看着柔弱,工作起来却说一不二,尤其是当我们的测量出现失误的时候,他会毫不客气。”测量员、24岁的大同小伙梁强说。“我跟了他好几年了,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一上手就迎刃而解。他的技术让我们最佩服了。”22岁的测量员吕飞翔说起蔡小孟钦佩不已。
  
  “你什么时候最有成就感?”
  
  “那当然是今年3月31日当金山隧道平导胜利贯通的时候。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又创造了世界、全国纪录,我为集团骄傲,为五公司骄傲,当然也为自己骄傲。”蔡小孟自豪地说。
  
  “由于蔡小孟带领的测量班的突出表现,在局指挥部的推荐下,我们的测量班获得了甘肃省‘工人先锋号’称号。”当金山隧道二分部项目经理常立柱向记者介绍,“现在,我们又给蔡小孟加了担子,他不仅是测量班班长,还是我们项目的副总工程师了。”
  
  儿子印象中“手机里的叔叔”
 
  “结婚7年,最对不起的就是妻儿了。”一说起这个话题,蔡小孟总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和满满的愧疚。
  
  蔡小孟与妻子刘小娟是中学同学,2011年两个相爱的人走到了一起。同年秋天,两人爱的结晶诞生了。妻子生孩子的时候,蔡小孟在千里之外的项目工地;想儿子的时候,他只能摸摸视频里的儿子;每到“六一”、孩子生日等特殊的日子,他永远是缺席的爸爸。如今儿子已经7岁,上小学了,他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总共只有六七个月。
  
  蔡小孟清楚地记得儿子会说话后,第一次见自己的场景。刘小娟让儿子叫爸爸,儿子怯怯地躲在妈妈身后,轻声地说:“妈妈,他不是手机里的叔叔吗?”儿子的话,让蔡小孟心里一阵酸楚。
  
  刘小娟说,蔡小孟说得最多的话就是“现在是工程最要紧的时候” “这一段时间最关键”“我不能离开,这个时候不能出任何问题”……这些“关键”“要紧”“不能出问题”,彰显了蔡小孟的责任和担当。正是这分责任和担当,让蔡小孟毫无怨言地在这个无人区坚守了5年。
  
  “每次到项目工地,我都发现蔡小孟又瘦了、又黑了。我们公司有很多像蔡小孟这样在艰苦的地方默默坚守、无私奉献的工程人,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第五工程有限公司工会副主席王会云说。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唐克军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