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旅游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将古堡锁进霞光里

时间:2018-06-27 14:46:51 来源:新浪旅游 作者:安大侠
  在瑞士,人们会特地去看一座古堡,去看坐落在瑞士蒙特勒的西庸古堡。


(图片来自网络)
 
  欧洲的城堡星罗棋布,仅在德国境内,就有两万多座古堡。在英国,有女王居住的温莎城堡,有完整坚固的华威城堡,有藏有绝世皇冠珠宝的伦敦塔……在欧洲大陆随处可见古城堡的断壁残垣,疾驰的公路上,途中总会遇见那些停在悬崖边上的形单影只的古城墙,它们独自守望着潮起潮落,像遗失了岁月。经过时光打磨的古城堡栖息在大地上,沉寂在喧嚣中,
 
  待无数游客的游走和抚摸逐渐将它们坚硬的石块摩擦出黯淡的光来。
 
  夏至未至,高温沸腾,从日内瓦坐火车到洛桑,再从洛桑的码头坐船到西庸古堡。轮船向着古堡的方向前进,尖利的船头劈开湖面,船尾激起雪白的巨大浪花,明亮的风景在眼前绵延铺展,山峦开阔,绿色蓬勃,站台花团锦簇,等船的人漫不经心地泡在白晃晃的阳光下。
 
  火红的列车缠绕着群山,火红的快艇划过湖面,相比火车和快艇的速度,轮船行进得像个龙钟老人。甲板上的情侣在拥抱,穿古装的女人摆好了拍照的姿势,年迈的夫妇举起咖啡杯慢慢抿了一口,呜——汽笛声声,烟囱中冒出的浓烟随风消散了。
 
  水波荡漾,轮船火力全开,很快古堡近了,我们看到了西庸古堡。古堡建造在日内瓦湖三百公尺深的湖底,逐渐靠近的古堡恍如一种奇妙的流动着的东西,它由小变大,远看像是漂浮在湖面上,越来越近时,它像是要振翅欲飞。
 
  从船上走下来,混进穿大袍子粗布衣服的人群中,和他们一起赶赴一场中世纪的大聚会。古堡阴暗的庭院摆放着小圆桌,小圆桌上铺着白桌布,桌上的木篮子里放置着螺旋形的奶酪面包,人群在古堡里来回走动,他们顶着小尖帽,系着宽腰带,汗流浃背,也有身材微胖的女人拖拽着大裙摆避开热气躲了起来。
 
  古堡顶上的瓦片层层叠叠,石头饮水器水声潺潺,时光打着转,带所有人一脚跌进了中世纪的轨道里。西庸一边依山,一边临水,历史上,是瑞士通往意大利的走廊,历代统治者在此分兵把守,如同扼住咽喉。古堡形态古朴,石头路面,木质楼梯,逼仄的走廊,内部陈列展示着各种器皿和武器。
 
  1532年日内瓦圣维克多修道院院长博尼瓦因主张日内瓦独立,被铁链锁在石柱上达四年之久,直到瑞士人攻占古堡后,才将他释放。三百年后,拜伦来到西庸古堡听到了这段故事,写下了《西庸的囚徒》,如今在古堡的石柱上依然可以找到拜伦的签名。
 
  站在日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时,被古堡沉重的黑暗包围,走过阴森的地牢,穿过洒落光影的大厅,拾阶而上站在塔顶,当你挂起解说器,翻看旅游手册,认真地做个游客时,你还能记起小时候那些先入为主关于古堡的传说么,萨满巫师的水晶球可以预言末日,枯枝覆盖的古堡有幽灵在游荡,冷峻的王子战败落马从此杳无音讯,夜央三时长发公主低吟浅唱着哀伤……
 
  在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中,他提到过一种神灵叫“付丧神”,是指随着时间的流逝,时间会凌驾于物体之上,历时数百年后,时间就凝固起来成为这物体的形态。空间起初被物体占据,后来变被凝结了的时间所占据。
 
  日本中世纪短篇小说《付丧神记》开篇写道:
 
  “阴阳杂记云,器物经百年,得化为精灵,诓骗人心,人们把它称作付丧神”。
 
  如此说来,此时此刻,我们周身的空气和其它地方是不一样的吧,头顶盘旋的大风,是“付丧神”巨大的灵魂么?
 
  午后时分,太阳西斜了,白光依然炙热,坐在树荫下,不一会功夫,热花花的光又撒满了全身。光着上身泡在湖里的少年们热闹地讲着法语,发音听上去温温吞吞。从湖底翻腾而起的水花,咕咚咕咚作响,站在岩石上的少年一个纵身跃入水中,快速游向湖中央,光滑的脊背像海豚,起起伏伏闪闪发光。
 
  生活在此刻从容了许多,时间都过得慢了,手表的指针缓缓转动,太阳在缓缓垂落。红日西沉,晚霞的云朵像远道而来朝圣的队伍,从群山深处压降过来。这一切在我眼前绚烂地展开,夕阳将天空分割成段,孔雀蓝,樱桃粉,柳丁橙,火山红,奔跑在云层上面的颜色,繁华热闹,车水马龙,明暗变化的颜色仿若浮生若梦,金色的光里充满暗示。在铺天盖地的晚霞背后,天空依然是苍茫无垠的蔚蓝。星球依旧维持着各自的秩序,在宇宙轨道中缓缓转动。
 
  待到红日跌进地平线,泡在湖里的人群不知不觉悄悄散去了。湖水深吸着白昼的热度,气温悄无声息地降落。泥沙的冷气从我的脚踝窜了上来。瑰丽斑斓的色彩将群山、古堡、湖水及一切的一切,紧紧锁在了霞光中。
 
  古堡的影子垂直地投落在湖面上,余晖似浓稠的颜料被缓缓注入水中。湖水浓淡有致,天空的影子融在古堡的影子里,水里的天空与我们头顶的天空并不同。
 
  长裙湿透了,湿漉漉的地方看上去呈一片黑色。我想我从未以这样新鲜的姿态,眺望过一场完整的日落。古堡、湖水、孩童、晚霞、倒影乃至夜幕时分水中浑浊倒影的余韵,都在重复强化着我既稀罕又狂喜的情绪,而这一幕幕的日落,是每天每天都在重复的啊。
 
  明天,太阳仍会爬上天空,夜幕一样垂坠,庞大的世界里,有人熟睡有人清醒,有人快乐有人悲伤。这明与暗,爱与不爱,希望与绝望,就只在一念之间,这一刻白天黑夜又轮回了一遍。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每个人都有那么多不同的欲念,此刻,我们一起守望着滴答的时间,有所期待的,就像守望着遥远处那不明来历的光。这一刻,磅礴的风景闯进了心中,色彩和光影活泼地跳动,我看清了我想要的生活,是那么的简朴明晰,我们一直想要的,只是再简单一点的生活,要生活着。
 
  回程路上星辰初绽,已经没有回程的轮船了。步行到公交车站等车,不透明的夜风里,草木馨香。远远看到公交车驶来,车灯在陌生的街道上投射着温暖明亮的光,穿透了黑色的空气。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总是殊途同归的。”每当这样的时刻,我总会想起这句话。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霞光 古堡
编辑: 刘海霞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