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通讯员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我的小姑

时间:2011-06-16 14:06:00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陈君

  春节放假,携妻带女回家,一直呆在家乡小县城。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疏疏落落的鞭炮声中,穿着新衣的玩童东跑西蹿,像冬日里觅食的麻雀。年迈的父母絮叨说,该让女儿们去认认祖坟了,磕几个头作几个揖,顺道也看看小姑吧!

  天飘着小雨,密密斜斜。挤上泥泞的小巴车,喧闹嘈杂的乡音、箩筐背篓里的鸡鸭味儿、弥漫着浓浓的旱烟味,好像乡间闹春的交响曲。看着窗外熟悉的山山水水和树木,我很想对女儿说说小姑的故事,可又无从说起,只好任思绪飘忽,一头扎进了童年的记忆。

  祖父,家境贫穷,养活了父亲姑妈六人,靠的就是那双勤劳的手哟!父亲执拗读书终于挣脱了农村,我的五个姑妈们被祖父认为“早晚是别家的人”,是坚决不让读书的。从我记事起,就剩小姑还留在娘家插秧割麦养鸡喂猪做饭等农活。瘦削清秀的脸庞、大大的眼睛、油黑的长辫子,青卡其布衣裤打着补丁,朴实、干净、清爽,这是小姑定格在我记忆中的模样。每每母亲因为我顽皮要折柳条抽我的屁股时候,小姑总会一把将我拉到身后;祖父教训我时,小姑通常不敢阻拦,只是把饱受柳条抽打之后,挂着泪花、流着鼻涕的我安抚在灶门前,从熊熊灶堂里面的炭灰里刨出块滚烫的红薯,在围裙上擦上几下灰塞到我手里。我啃着香甜的红薯,仰头看小姑的脸红润发亮,眼睛里光彩照人……

  当我抹着涎水逐步长大成人,从混沌中醒来时,小姑就到了出嫁的年龄!祖父看中了本村一个憨直、敦实甚至有些木讷的小伙。他是个复员军人。祖父按照民俗,买了生产队保管室两间草房,做了一架木床、一口木箱,还刷着朱红土漆,摆上一张小姑和这位小伙子头挨头的黑白结婚照片,算是举行结婚仪式。那天,家里的老黄狗追着迎亲的队伍,在稀稀拉拉的唢呐声中,它畏缩了!困惑了!哀伤了!它不明白花一般的姑娘为什么要嫁他乡,为什么小姑又在众人的欢欢喜喜中偷偷抹泪……

  一年后,小姑有了孩子,像她一样有双大眼睛,扑闪着长长睫毛的男孩。可她还是那么疼爱我!河堰里摸鱼捉虾渴了饿了,一头钻进她家灶房,揭开锅盖,竹编的蒸格上定会有一碗温热的红薯稀饭,有时还会有颗剥了皮的鸡蛋;在家挨了打,或是跟村里伙伴闹受了委屈,哭啊!跑啊!一溜田埂到她家的院坝,她会一手抱着小表弟、一手拉着我到偏厢,“吱呀”一声揭开柜盖,掏出两片“冬瓜糖”,心满意足地看着一片让我狼吞虎咽下肚,一片让小表弟吮着甜汁。

  渐渐地,我不再流鼻涕和眼泪了,背起包外出读书、工作,狠心离开那魂牵梦绕的故乡。慢慢地,村里人也开始成群结队地外出打工,去广州深圳进厂,跑云南、新疆挖矿。“父母在世,儿女不远行。”小姑一家是不出去的理由是,为了卧床不起的婆母,为了咿呀学语的表弟表妹,为了盖起三间石头砌的平房。小姑、姑父把在褐土地里刨食的本领发挥到极致,起早贪黑肩挑背扛的干啊!别家荒了的地送给她种,一片片黑黝黝的玉米,能养肥好几头猪;一块块繁如星宿的棉花,除了供两孩子上学、为婆母治病外还能余下几个小钱呢!到农场果园去打些短工,能挣点油盐、化肥和饲料钱;田畔地边种上了黑燕麦草,那是喂黑山羊的……实诚而又本分的农民哟!你们对生活的要求那样简单!你们对土地的渴求那样热切!你们犹如母鸡寻食一般,除了打旽的时间外,在贫瘠的土地里翻腾啄食地劳作是一刻也不停息的。这沟沟坎坎坡边和田坝,哪里不见你们忙碌的身影?哪里不曾烙上你们勤劳的脚印?

  “唉!君娃儿,你小孃的眼睛瞎了一只咯!”父亲打电话叹息道。我的心猛烈地抽搐一下,小姑因为多年劳作,为儿女操心不已,小病又不舍得医治,使得右眼慢慢地看不见了。“小孃患了子宫肌瘤,做了手术,瘦得皮包骨头!”父亲又幽幽地说,他如同我热爱小姑一般深深地疼爱着他的小妹!

  阔别十余年,其间匆匆见过小姑一面。小姑果然瘦得很了,头发枯黄,颧骨格外突出,额头脸颊的皱纹又深又长,如刀刻一般;右眼小了很多,浑浊无光,像是蒙了一层灰色的膜;干瘦粗糙的手拉着我,硌得我皮肤生疼,我不禁眼眶鼻头阵阵发酸,不得不扭过头去。小姑还是那般固执,老远跑去镇上割了猪肉,还把生蛋的老母鸡杀了,说,我太瘦了该补补。我的姑啊!那一顿饭,是我一生中吃得最慢的一次,所有东西到了嘴里都是那么乏味。热气腾腾的鸡汤朦胧了我的眼睛,心像针扎一样痛。临别时,我将六百元钱强塞进她手中,转头飞奔而去,唯恐慢了她是决不会要的。一口气奔上山梁,回过头去,小姑还站在院坝中央眼巴巴地朝我望,瑟瑟寒风中显得那样弱小不堪。我无力地挥挥手,颗颗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下来。

  “爸爸,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女儿的娇嗔把我唤醒。背着女儿,走在水泥铺就的小公路上,我不禁近乡情怯了。故乡的小路是抵达记忆的通道,当年,小姑不正是这样背着我冒雨赶集么?不正是这样背着我翻山越岭去看“坝坝电影”么?我往往一门心思扑在四海为家的筑路和抚养儿女身上,可对含辛茹苦哺育我们长大成人的父辈们又尽了几分孝道? 

  一路上,昔日的荒山野岭如今果树遍山,林林深深;黑瓦白墙的小洋楼比比皆是;近处的麦田、远处的油菜地,处处彰显着丰收的长喜悦;过往的行人无不衣着光鲜、包满筐溢。父亲骄傲地说,这是咱们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成果!通往村落的微型车、三轮车时时擦肩而过,我执意不肯坐车,要徜徉于这醉人的山水中,唯恐错过了故土的一草一木,生怕漏掉了恋乡的情感。

  再见小姑,她头发白了不少,孙子绕膝。她还是那么瘦,但气色还不错。她说:如今日子好过了,种地不交公粮和地税了,国家还给钱哩!路修通了,粮食水果牲畜家禽轻易就能换成现钱,手头宽裕多了;农村医疗站有了,生疮害病都能治好;儿女都成家了,在外做生意,还是有点让人操心……

  表弟要接小姑去城里住,小姑执意不去。她怕给晚辈添乱,也舍不得院里的小鸡和小鸭,更舍不得与她相依为命的土地,留念的是中国农民的恋乡之情。在她看来,也许城市的繁荣,还不如乡村僻野的草木,荣荣枯枯,岁岁年年,永远是那样的真实和完整。

  人对土地的依恋是儿子对母亲的依恋;人与土地的关系是生命与孕育的关系!人由土地索取而生存,死后也必将归依土地为她添作养分。大字不识的小姑,你是怎么认清了这道理?未谙大世面的农村妇女,你是如何参透了这禅机?

  我爱你呵,我的小姑!您会走进我梦里!

  我爱你呵,我们的土地!我会更加珍惜您!

  我爱你呵,我们伟大的党!因为你改革开放带来华夏儿女的荣光!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我的小姑
编辑: phpcms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