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旅游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铁路路徽扮靓铁路人

时间:2009-12-30 14:30:00 来源:《人民铁道》报 作者:姚志忠
阅读:

\

  《中国青年》杂志1981年第17、18期合刊封面。

\

  《旅伴》杂志2003年第1期创刊号。


  铁路路徽与千千万万个铁路职工亲密相连,深深地映入他们心灵之中。一些老铁路职工在家中,仍然还珍藏着20世纪中叶的铁路路徽,其中帽徽、胸章、纽扣就是形象朴实、含义深刻的精品。《中国青年》杂志1981年第17、18期合刊封面上的列车长,《旅伴》杂志2003年第1期创刊号封面上的列车员,她们头上的帽徽和胸前的胸章、纽扣将铁路精神风貌展现在行进的车厢里、流动的旅客中,彰显着人民铁路为人民神圣职责的分量,倾注着铁路人生生不息的情怀。

  新中国成立前,铁路路徽处于分散管理、不统一的使用状态,大都是一条线路一个管理局,各有各的路徽标志。

  新中国诞生前后,铁路陆续回到了人民的怀抱,迫切需要一个代表新中国铁路形象的路徽。1949年5月,刚成立不到五个月的铁道部向全国各解放区铁路单位发出通知,征集新中国的人民铁道路徽,在3200多件应征作品中陈玉昶的设计图案入选。1950年1月19日,中国人民铁道路徽终于诞生了,于1950年1月22日在人民日报颁布;铁道部同时要求所有铁路职工佩戴的证章、帽徽、纽扣以及铁路一切公用物品标记,应一律按规定统一。颁布中还将路徽图案的含义作了说明:整个图案代表机车正面,上半部代表人民,下半部钢轨的横断面代表铁道,整图含义表示人民铁道。由此为开端,铁路路徽不仅成为铁路运输行业权威、统一的标志,而且还是新中国工业系统中最早统一使用并沿用至今的标志。 

  路徽的设计构思精巧,意蕴深刻,是一件具有现代设计意识、不可多得的典范性佳作。路徽的诞生,凝结着中国铁路工人的心愿,代表了新中国铁路的形象,体现了人民铁路的宗旨,揭开了新中国铁路事业崭新的一页。

  作为铁路路徽直接承载形式的帽徽、胸章、纽扣,是千千万万个铁路职工从事行业独特的象征和标志,路徽既是一部史书,又是一面镜子,记下了逝去的岁月脚步,也折射出铁路各个时期的绚丽色彩。

\

  帽徽

  帽徽大致分为两种式样,一种为20世纪80年代以前以红色五星形状为表现形式,另一种为20世纪80年代以后以蓝色盾牌形状为表现形式。

  五星形状帽徽大致有五种式样,20世纪50年代最早的帽徽(图1),其两角最长为36毫米,材质为铜料,白色凸突路微镶嵌在帽徽中央,每一角有五条由细变粗的光芒线自帽徽中央向五角放射开来,上面附着透明的珐琅烤漆,式样落落大方,制作工艺讲究,背面有上下两个穿线鼻子。其次是20世纪50年代后期的帽徽(图2),其两角最长为38毫米,材质为铜料,浅白色微凸路徽镶嵌在帽徽中央,上附有红漆装饰,背面中央有一处穿线鼻子。再次是20世纪60年代的帽徽(图3),其两角最长为40毫米,材质为铝料,红色凸突的路徽镶嵌在帽徽中央,数条光芒线由中央向五角放射开来,背面有“杭州永安制”的字样,别针佩戴。第四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帽徽(图4),其两角最长为35毫米,材质为铝料,五角形状稍鼓,浅白色凸突路微居于中央,背面有“毛主席万岁”字样,属名为“兰州标牌厂”,别针佩戴。第五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的帽徽(图5),其两角最长为40毫米,材质为铝料,五角形状夹角稍鼓,中央有立体突出线,白色凸突路徽居于中央,佩戴方式为背面铁丝穿衔。

  盾牌形状帽徽大致有三种式样,首先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帽徽(图6),一改五星式样,变为蓝色盾牌式样,男式大盖帽的路徽高57毫米、宽53毫米;其次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女式帽徽,女式贝雷帽的路徽高45毫米、宽41毫米———两种式样材质均为铜料,以工业齿轮与农业麦穗组合,环抱着红底白色路微,背面有“北京首饰厂”属名,佩戴方式为螺帽旋转固定。再次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固定在工作帽上的绒塑帽徽:为方便机车车辆等一线职工在狭小空间作业,又显示铁路职工的特有标志,制作了固定在工作帽上的黄色绒线式帽徽(图7)、白色软塑胶式帽徽(图8),为帽徽式样增添了新的品种。佩戴帽徽是铁路运输一线主要行车工种职工站标准岗、尽标准职责的重要标志。

\

  胸章

  胸章是铁路职工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佩戴的主要标志,大致有两种式样:早中期为红色圆形,整体为白路徽红底,直径在24毫米~29毫米;20世纪80年代后期为菱形,整体为金黄色路徽红底,高宽均为18毫米。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胸章,全部为铜质材料,做工考究,工艺水平较高,由有条件的铁路局、铁路分局分别制作。其中的“锦”字版(图1)徽形比较规范,但较清瘦。“天分”字版(图2)徽形规范。“宁”字版(图3)徽形不规范,上半部粗壮,下半部却瘦小,轨头呈圆形。“西北”字版(图4)徽形不太规范,上半部清瘦,下半部却粗壮。“兰铁”字版(图5)徽形比较规范。“文化大革命”版(图6)为铝质材料,具有那个年代的色彩,背面有“毛主席万岁!”的字样。塑料版(图7)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材质为塑料,为胸章增添了新的材质品种。82版(图8)为铝质材料,由铁道部统一制作,比较规范,背面有“铁道部82.111”字样。菱形版(图9)为铜质材料,正面附着透明塑料,出现于20世纪80年代末,其形状小巧玲珑,别有新意。

  由于铁路各部门职工服装标志的统一和分工的细化,帽徽、肩章、臂章、纽扣的标识起到了主导的识别作用,所以从20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胸章已逐渐退出了佩戴领域。

\

  铁路路徽扮靓铁路人

\

\

\

  纽 扣

  纽扣是铁路职工制服、工装的重要组成部分,基于使用功能,一直为圆形。大衣、常服、袖子的纽扣直径分别为26毫米、22毫米、15毫米。纽扣的材质和正面图案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着变化。

  20世纪50年代的纽扣有三种式样,其一为无麻点式样(图1),是黄铜皮模压成形,扣面与扣背两面相扣而成。其二为有麻点式样(图2),材质、工艺与无麻点式样的相同,但主体层次感更强。其三为有麻点式样(图3),由铁皮材质制作。这三种式样产生年代较早,流传下来的较少。

  20世纪60年代的纽扣式样为黑色胶木灌模而成,该纽扣与工装颜色搭配既不醒目又不理想,使用不长时间便被更换。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纽扣有三种式样,分别为黄色硬塑料式样(图4)、黄底单层铜皮式样(图5)、黑底单层铜皮式样(图6),纽扣上附着透明塑胶。这三种式样的纽扣制作工艺先进,更加经久耐用。

  进入21世纪之后的纽扣(图7),正面增加了两枝橄榄枝叶,由左右自下而上环抱着路徽,起到了较好的突出路徽的装饰作用,使路徽更加时尚漂亮。

  纵观帽徽、胸章、纽扣的发展变化,可以看出路徽不仅是铁路服装装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展现铁路职工光彩形象的美好艺术载体,千千万万个铁路人佩戴着路徽,不辱使命,勇往直前。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phpcms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