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建设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石武高铁施工建设亲历记

时间:2010-09-23 13:12:00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王长利
阅读:

  马著称于奔驰,
  牛美名于实干,
  骆驼凭其非凡耐力往来于马牛却步的沙漠。
  ——题记

  一

  2010年8月30日上午,我在重庆公司机关的办公室上班,正在收集有关数据,核实局集团公司纪委要求上报的《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情况表》。11点,人力资源部秦惠琼部长通知我,下午出发去“石武项目”,还有财务部陈会中部长、工会工作部肖振部长、党委工作部蒋庆部员,到项目部后公司王董事长再作分工。我让蒋庆购买了火车票,下午3点我们从重庆菜园坝火车站起程,随着滚滚飞转的车轮向石武高铁进发……

  石(家庄)武(汉)高速铁路全长838公里,属于京广客运专线中段,其中湖北境内长133公里,最高时速达350公里,总投资743亿元。建成后,北京至武汉为6小时,北京至广州为12小时,实现夕发朝至。 

  修建石武高铁意义重大,建成后可与在建的石太、郑西、武广客运专线和拟建的京石客运专线衔接,形成高效便捷、快速安全的客运通道,有效释放既有线的运输能力,对完善区域客货运输结构,加快我国快速客运网建设,扩大运输能力,提高服务质量,拉动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受益众多面广,还可满足各阶层旅客旅行的需要,节省旅客途中时间,增加就业机会,促进旅游业发展,将对社会产生重大而积极的影响。

  二

  确切地说,我们要去的地点是中国铁建二十三局集团石(家庄)武(汉)指挥部所属轨道项目部,驻地湖北省孝感市大悟县——一停业多日的旧招待所,这个轨道项目部由二十三局六公司员工组成,项目经理、书记由公司副总经理徐振龙、王家新兼任,项目下设四个施工队、轨道板运输队和测量队,队长分别由六位副经理兼任。该项目的主要任务是承担二十三局集团施工管区内63公里的路基支承层、桥上底座板和轨道板安装、灌浆施工,施工产值两亿元人民币,工期还剩三个多月。

  工期就是政治。后门已经关死,一旦延误,直接关系到六公司的前途,关系到二十三局和中国铁建的信誉,关系到铁道部乃至国家的决策。六公司靠“做专、做精、做绝、做强”而立足,决不可能打败仗。二十三局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洪奇,党委书记陈涛,党委副书记干天成等领导先后多次来工地视察,并作了重要指示,提出了要求。六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彬多次从百忙之中挤出时间,在那里督阵、调兵遣将一个月了,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周雪梅和党委工作部部长段绪江也已先期到达并长住那里指导或协助工作。

  次日清晨4点火车到达湖北随州站,轨道项目部办公室李海主任接上我们,两小时后一路顺利到达项目部。天还没亮,我们在那里歇息了下来。早上7点,王董事长召集我们几人开小会,仅用5分钟时间下达完任务。我的任务是到四队蹲点,协助队长工作。肖振到三队,蒋庆到二队,陈会中暂留项目部。王董事长还特别提醒我,四队刚组建不久,汪辉吉队长是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上任的,工作压力很大,要我想方设法给他减轻思想压力,不能让他累倒了。

  三

  我初步掌握了四队的一些基本情况是,组建于2010年7月20日,管理人员大都来自局石武六项目部,队管理人员办公场所和员工宿舍是从六项目部挤出来的活动板房,就餐在六项目部食堂搭伙,地处大悟县20公里外一个偏僻的小村子。

  队长由项目副经理汪辉吉兼任,员工由开初的11个人扩充到现在的400多人,其中各种管理、技术、后勤保障人员38人,投入各种运输车辆、机械设备30多台(套),带领着线上8个作业工班、测量队、线下混凝土拌和站、沙浆拌和站和钢筋加工工班,在石武高铁湖北境内10公里线路上摆开战局,主要负责轨道板、支承层和铺板灌浆施工,在4个月的有效时间内,铺设、绑扎钢筋2100吨,灌注混凝土14100立方米,铺板、灌板3006块。上级要求2010年12月20日前完成,号称“1220”工程,任务异常艰巨。

  大家发扬“全面工作争第一”的精神,不辱使命,昼夜拼搏,全力攻克点多线长、工序复杂、精度要求高、工期紧迫、雨天较多等重重难关。8月份完成底座板、支承层近4000单延米,9月将向10000单延米、铺板1000块的新目标发起冲刺。

  队长汪辉吉凭着心细如丝的管理,排兵布阵井井有条,恰倒好处,现场没有出现任何质量、安全问题,一个多月来超额完成任务。

  四

  9月1日,我和汪辉吉队长一起由南到北步行施工管区10公里。一路上,抢工期的“火药味”十分浓烈。“关死后门,堵死后路,背水一战,决战决胜”和“挺直腰杆,鼓足干劲,大干四个月,拿下石武线”的标语口号不时映人眼帘。幅标语就是行动指南,是会战的旗帜,是由二十三局集团公司李洪奇董事长和六公司王彬董事长拟定提出来,大会小会讲了许多遍,可谓人人皆知,心领神会,化为行动。

  就拿四队来说,两名副队长,姚宝明原来是六项目大悟梁场调度、湛荣明原来是混凝土拌和班班长,任副队长后,一人顶几个人,一会儿指挥,一会儿调度,一会儿开车,一会儿修理,忙的不可开交。技术负责人康勇,原来是六项目部安质部部员,现在带着18名技术人员,控制着全线的技术与质量,天天从早忙到深夜。司机曾华友,既是队长的小车司机,又是吊车、叉车和装载车司机,像轻捷燕子,哪里需要哪里飞。

  小曾经常离开指挥车,队长用车怎么办?汪队长虽然持有驾驶证多年,但按公司和项目部规定非司机严禁开车。眼下,抢进度更要紧,不违规怎么可能?开--如果被抓住,批评就批评,通报就通报,罚款就罚款,全认了。

  队里规定,为确保通讯畅通,管理人员必须每天24小时开机。队长给安全员孙威打电话,三天出现两次关机,立即换人,停止孙威工作。孙威委屈地说手机没电。队长说非常时期,不讲任何客观。就这样,孙威含泪告别了四队。

  五

  2010年9月9日下午,六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彬,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周雪梅等再次来到四队工地检查指导工作,为四队鼓劲加油。在铺板工地现场,王彬听取了队长汪辉吉的情况汇报,了解到该队完成九月任务压力很大时,要求四队“不动摇,不放弃,背水一战,坚决完成任务。” 

  四队也多次召开员工大会,传达上级指示精神,分析当前形势,发动大家不辱使命,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决战决胜。

  然而,影响进度的蹊跷事还是频频发生。

  9月2日晚,几名山东籍的出租车司机突然闹腾开来,他们说近来成天不停地跑工地,晚上还要值班,太辛苦,工资低,吃亏大,绝然提出结算工资驾车走人。现场不能没有车,我们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四队面临的困难,继续留下。但他们去意已决,只好同意了。第二天,四队通过项目部,重新租了几台车。

  9月5日,四队六工班用地泵灌注石武高铁跨京珠特大桥与大新大桥之间的支承层时,情况出现异常。泵管先后出现六次爆裂,与六公司、六工班的数字正好巧合。员工们说,他们曾经不知多少次用地泵浇注过混凝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无奈之下,他们给地泵搬了个“家”,从北头搬到南头,还是那套设备,还是C30混凝土,路基是平坦的,只是换了个方向,毛病却消除了,混凝土浇注顺畅了。

  “真他妈奇了!怪了!”员工们说。

  “王书记,王书记……”(半年前,我兼任石武六项目部党工委书记,所以,员工都叫我书记)9月14日中午,我刚吃完饭从食堂出来,三工班长丁超在四队大门口高喊,我走了过去。丁超说,队里的人把我们工班的民工打伤了。我问伤着哪儿了?那个民工将上衣卷起来,背上露出一小块青斑。我再问为什么被打,那个民工说“我下班往回走,半道上他非要我抬发电机不可,我凭什么要听他的。”我再问“他”是谁?民工说“我也叫不上名字”。我问了半天才弄清楚,“他”是四队里的一名测量员。测量员气愤地告诉我:“他算什么工人,半点紧迫感都没有,我实在看不下去,工期那么紧,都火烧眉毛了,大桥上正等着我去精测,泵车也等着灌注混凝土,送我的车被发电机挡住了去路,请他抬一下都不肯,站在一边当看客。我火气上涌,给了他一拳,好让他长记性。”“是的,抢进度没错,但也不能拳脚相加啊,再说你是正式职工,人家是刚来的民工,觉悟低可以理解嘛,快去道个歉。”我说。

  瞧瞧,为了工期,我们的测量员,都急成什么样子啦!可是,那个民工不肯罢休,提出要找上级领导解决。队长汪辉吉苦口婆心,说了一大堆好话,才将事态平息下去。

  9月11日,队长让我重点协调跨京珠特大桥施工。晚上,我和安全员周军、技术员杨同庆、艾振洲、蒋敬德来到工地,见桥上只有北头一盏探照灯亮着,南头黑茫茫的,再往桥中段走,发现有好几十名员工都坐在地上、钢筋上,我问何故?回答:发电机坏了。员工借着我和周军的手电亮光,半小时工夫,把发电机修好了,灯亮了,才开始铺设钢筋。这种设备“抛锚”的情形经常发生。

  12日早7点,工地员工向我反映底座板外箍筋不够,要影响进度。经了解,由于供料方没有及时跟上,用于外箍的10号钢筋已经有3天没有进货了。我问物资管理员张义凯钢筋何时能到,小张说昨天下午来了17件12号钢筋,代替10号使用了。

  四队管区八个作业面,仅跨京珠两个作业面一天就需要7、8件,17件哪里够用啊。我到钢筋加工班组一看,一边是几个工班派的人等着领钢筋,一边是钢筋加工人员坐在原地休息。我火了:“你们怎么还坐着打盹?”他们异口同声地说“现场没有钢筋,我们也没有办法。”我带着有些沙哑的声音给分管进度的公司副总经理兼轨道项目党委书记王家新打电话,请他催促项目相关人员想办法:“王总,跨京珠没有钢筋,妈的,要停工了哦……”我话还没有说完,王副总在电话那头劈头盖脑就是:“什么妈的?你骂谁呀,没有10号钢筋加大成本用12号代替,上午就给你们调拨了,耽误了工期找你算账,进度上不去你要负责。”我还没有回过神来,那边电话已经断了。 

  半个小时后,王家新副总打来电话:“老王,刚才是你来的电话啊,我怎么没听出来呀,不好意思,向你道歉啊,我现在急上火啦!”“道啥子歉啊,领导批评,应该的嘛”我忙回答。过了几天我们见面,我见他的双眼充满血丝,就那几句话又当面给我道歉,弄的我反而不好意思。

  后来听说,因为施工进度不尽人意,王家新副总那几天特别窝火,还骂了不少人--那不是在发泄,更不是摆威风,而是心急如焚的自然表露。

  六

  那些生产钢材的厂家,没有哪个不希望自己的产品早日进入市场,换取钞票。那么,我们急需的钢筋为何供不应求?

  除了大面积施工,需求量增加之外,还有一个直接原因——就差钱。

  中国铁建二十三局集团公司作为国有大型企业,当然不会赖帐,欠的设备、材料款早晚要给,供应商也确信不疑。但是,他们比我们更讲“实际”,他们要的是现款,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二十三局中了这个60多亿的大标,除了为国家尽职尽责,还有述说不尽的苦衷--那就是因为工期紧,设备投入大,成本超出了预期。

  仅以笔者视野所即的轨道项目为例。该项目施工产值2亿元人民币,共投入各类大型设备91台(套),其中约300万元一台的沙浆车10台,门吊5台,泵车6台,吊车27台,板车30台,卡车11台,混凝土拌和站与沙浆拌和站各1套,这还不包括指挥车和名目繁多的交通运输车。设备租赁费用不说,光购买每台80万元以上的主要设备就一次性投入1400多万元。

  还有与轨道项目相邻的六公司CRTSⅡ型轨道板厂,也是约两个亿的产值,总投入达4000万元,其中数控打磨机一台高达1500万元。

  没有二十三局这个坚强的后盾,没有六公司的竭力支持,项目部是无法承受的,也是不可想象的。

  没有效益,劳务队可以拍拍大腿走人,轨道项目不能走,六公司不能走,二十三局不能走。几番艰辛不寻常业主2009年信誉评价,二十三局指挥部名列第一。

  筑路者的性格和心灵就像经过层层重压的石头,除了坚韧,剩下的全是赤裸裸的奉献。

  材料滞后,再想别的办法。活人岂能让尿憋死?办法总比困难多,进度依然在不断上升,钢铁大动脉依然在节节延伸。

  七

  由于石武高铁设计、技术由德国引进,我这个年过半百,在工程局工作了30多个春秋的“老铁”,来到工地突然像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耳闻目睹了许许多多陌生的名词,什么CRTSⅡ型板、端刺、剪力齿槽、侧向挡块、PL1后浇带、PL2后浇带等。还有许多从德国进口的材料,沥青、挤塑板、巴斯夫867胶、土工布、PE膜、防水胶,等等,等等。给人的感觉仿佛不是在中国修路,而是在外国修路。

  在中国,按德国的图纸、规范施工,难干是必然的,何况,工期又那么紧。9月12日11点半,我刚从工地回来,队长汪辉吉和副队长姚宝明找到我,说有急事商量。队长开口就说:“书记,进度上不去啊,怎么办呢?”我说:“你看主要有哪些问题?”队长接着说:舒家湾2号大桥与佘家垸大桥之间,原路基超标高二、三十公分,都要凿平,进度上步去,民工提出不干了;全线8个工作面,400多人在工地,钢筋跟不上,急死人啊;跨京珠特大桥,局指要求本月20日前拿下,今天都13号了,没有材料怎么行嘛;钢筋工班也埋怨,钢筋进不来闲得慌,来了钢筋不够分;钢模、剪力钉还缺不少;有些便道还要修,沙浆车才能进去;还有夜班灯光问题,材料装卸、倒运问题,轨道板挑选、运输、铺设、灌浆问题,临杂工问题,等等。

  汪队长一口气说了长串问题。看上去似乎都是些小问题,然而,在争分夺秒的当口,一个个小问题都是影响进度的大问题。我们研究了一个小时,拿出了一套改进对策,才肯去食堂吃午饭。

  是啊,作为一个新组建的队,委实捉襟见肘,面对10公里的施工场面和如此紧迫的施工局面,管理难度可想而知。

  八

  2010年9月7日下午三点,天上下着密集阵雨,在施工管区DK1058+540处,随着现场指挥员几声哨响,吊车开始起吊约9吨重的轨道板,然后徐徐上升、移动、降落、对位,在路基上平稳安放。此刻,标志着四队正式迈入期待已久的铺板新里程。

  然而,铺板工作也不乐观。9月14日下午,我和汪队长一起,检查了跨京珠和付家挡1、2号大桥工地,继续南行检查轨道板铺设情况,负责铺板的技术员姜福急匆匆跑过来,低垂着头说:“队长,出问题了。”“什么问题?”汪队长忙问。“轨道板整体错位一块。”啊,这还了得。因为,全线每一块轨道板都是经过数控打磨后编了号的,都有自己固定不变的坐标,和“DNA”编码,既不能整体移位,也不能相互交换。整体错位一块,就意味着前一天的铺板前功尽弃。我和队长都看出了姜福的不安,对视了一下,没有批评他,安慰他不要难过,今后细心些,避免再次出错。

  原来,铺设第一块轨道板时,其板位标注正好在两块板之间,姜福忙的一时犯糊涂,把方向弄颠倒了,这样,第一块板向南错位一个位置,其他板位以此排列,一错百错。好在铺板不多,也没有精调灌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队长汪辉吉当即经过一番精心安排,加班加点,把进度追赶了上来。

  其实,工作责任心很强的姜福,他的“糊涂”也是忙出来的。他既要关心板位安放的精度,又要关心源源不断的运板序号,还要重点组织C沙浆灌板试验,成天忙的团团转。近日来,他身上的衣服,天天都被汗水湿透,黑黑的圆脸小了一圈。

  九

  汪辉吉队长的确太忙,太累,太辛苦,太令人心疼了。

  他40岁出头,身体本来就比较单薄,兼任队长以来,寝不安歇,食不甘味,脸晒黑了不说,还瘦了十多斤,皮带紧了又紧,双眼挂满血丝,烟一支接一支地抽,火急火燎的上嘴唇冒出一个个血泡。

  应该说,他思维敏捷,具有较强的管理经验,责任感、事业心都不错,凭他的智慧和能力,驾驭一个队,不在话下。

  这哪里是队,近500人的加强施工队,赶上了部队一个营的编制人数了,分明又是一个不小的项目部。

  然而,最令他头疼的不是人的多少,而是头一回组织干高铁这样的活儿,工班素质初次干高铁,设备、工具都是第一次接触,尤其是缺少技术,缺乏管理,都需要在历练中掌握。

  满脑子都是工作的他,电话总是一个挨着一个,过去手机充电一次,管三天时间,现在一天都不够用。十公里的管区,每天一、二个来回,不时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他原计划8月份去成都办理六年一换的驾驶证,顺便看看多年不见、身体有病的父母,直到现在,他不仅没去,而且在领导面前只字未提。项目部工会安排到县医院体检,需要半天时间,他也挤不出来。

  施工一旦紧张起来,连自己的身体都置之度外,正是这些筑路者共有的一大“缺点”——工作狂人。

  一个简单的事情要做到万无一失,其复杂性增加十倍;一项容易的比赛要做到确保必胜,其难度增大百倍。何况,石武高铁技术规范要求特高,底座板精度横向正负误差不超过3毫米,高程不超过2毫米,轨道板铺设正负误差不超过0.3毫米。现场监理全程跟踪,从铺设“两布一膜”,从识图、摆钢筋、绑钢筋,到立模、定位,到灌注混凝土、抹平、拉毛,再到拆模养护,施工员、技术员寸步不离,手把手地教,就这样也难免出现差错,模板经多次调整才能满足设计要求。

  在这里,吃苦受累的不只是汪辉吉,二十三局集团指挥部前任指挥长袁松,党委书记李文耀累的双双住院,六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彬累出了高血压,轨道项目部经理徐振龙累的打针输液上班,党委书记王家新累的两眼冒金星,公司党委副书记周雪梅累的头疼不止,广大员工的手上不是茧子就是血泡,他们累的直不起腰,走路打晃,有的员工在工地突然脱水、晕倒。

  十

  一天早上八点,跨京珠桥上突然狂风大作,四周飞沙走石,烟尘滚滚,十米之外一片模糊,安全防护网在大桥两翼翻卷飘荡,用于底座板养身的土工布被吹得乱七糟八,气温陡降摄氏七、八度。那些绑扎钢筋的员工,一个个坚如磐石,守在岗位,大风过后,又继续战斗。

  员工没日没夜地拼搏,他们的工资并不高,而且还不能及时发放。

  8月份整整一个月,员工没日没夜地大干,超额完成了任务,轨道项目奖励队里18000元,分到个人手上少的可怜。

  从9月份开始,项目部对各队每周一次评比,超额有奖,否则受罚。第一周,因为诸多因素制约,四队没有完成任务,被罚了款。

  我问工作多年的工班长小安现在有多少存款?他沮丧地说:“父亲两年前患肝浮水病,医疗费花了十多万,病没有治好,走了,使我欠下一屁股债,到现在还没有还清。家在一个小镇上,房子是租的。母亲48岁,也有病。妻子带着一岁的孩子,没有工作。全家四口人就靠我挣钱。买房、买车的事,压根儿不敢想。”

  施工调度鄢良,1978年3月参加铁道兵,1984年集体转工。过两年就该退休了,几年前在成都买了一套80平米的房子,现在还背着10万元的沉重债务。

  看得见的牺牲是有限的,看不见的牺牲却是难以言表的。员工们长年累月,不离不弃,这是一种复杂而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有人说,我们的员工,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为了给人类带来光明,自己却受苦受难。

  十一

  局指挥部和轨道项目要求本月20日前完成一公里的跨京珠特大桥底座板任务。大桥上两个工班一百多人,成南北竞赛态势,一眼望去,各自都在忙着,有的在用麻布擦拭防水层,有的在清除剪力齿槽的积水,有的在抹沾胶,准备铺设“两布一膜” (打底座板前,铺设两层土工布和一层PE膜),有的在绑扎钢筋,有的在加固模板。 

  下午,火辣辣的太阳照在大桥上,那些铺设“两布一膜”的员工,为了确保工程质量,脱去鞋在上面移动操作,由于太阳直晒,地面温度达摄氏70度以上,PE膜烫的双脚疼痛,有的脚还烫出了泡,员工没有怨言。

  9月14日深夜,局指挥部指挥白毅平和党委书记陈哲华书记来到跨京珠特大桥工地,目睹灯火通明、热浪滚滚的大干场面,激动地说:“你们辛苦了,我们代表局指挥部党政谢谢大家!”  

  驻队施工监理同样为施工进度所急。他(她)们既像裁判又像球员,对工程质量一丝不苟,严格要求的同时,也积极为施工进度出主意,想办法,不辞辛苦,24小时跟踪现场,随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实现了“零距离”报查,为加快进度赢得了宝贵时间。

  京珠高速公路,车辆川流不息,员工在桥上高空作业,安全尤其重要,不得有半点闪失。9月15日浇注跨京珠连续梁底座板,队里拿出三套施工方案,最后择优选一,采取搞好安全教育、工前加高防护栏、全面检测设备安全状况等。队领导、安全员、技术员跟踪值班。

  晚上我和队长一起,继续来到跨京珠特大桥工地。几十米高的桥上,明如白昼,泵车那长长的吊臂,悬在半空,在泵工的遥控指挥下,徐徐降落,与底座板工作面接近,哗啦啦吐出C30混凝土,那些捣固手、抹面工、拉毛工,配合的相当默契。还有10米的距离,泵管不够长,员工们就用手推车把混凝土推过去,一辆接一辆手推车在窄小的道上穿梭往来。灯光周围,蜻蜓、蝴蝶和小飞虫们,扑腾飞舞,不知是赶来凑热闹,还是来瞧稀罕。大桥下,车水马龙,车灯闪烁,像一根流动的项链,缠绕在地球的腰间。

  路畅而商事兴,道阔而市井荣。此刻,我想起我们这支战无不胜的铁军,在世界东方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留下了数不清的铁路和公路,那是我们献给祖国最激越最豪迈的诗篇。今天,我们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之所以挺身而出,毫不退缩,那是因为我们有半个多世纪的经验总结而凝成的坚强与自信。

  深夜12点,施工还在有序推进,天空吹来一阵凉风,队长汪辉吉见我上身只穿一件汗衫,担心我被吹感冒,劝我回去休息。我说,你是队长,更应该回去休息,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你处理啊。过了好一阵,汪队长说,现场一切正常,副队长姚宝明开车接我们来了,一块回去休息。队长给安全员、技术员和监理作了交代,我们转身离开了工地。眼前,晃动着长长的影子。

  回到宿舍,我冲了个澡,打开电脑笔记本,在键盘上“写”下当天的工作笔记。而汪队长也没有休息,只是加了件外衣,又一头奔向大桥工地了。

  第二天一早,我看见汪辉吉和那些弓着腰身拖着蹒跚脚步的员工,像一群骆驼从工地回来。

  不知不觉间,一种复杂的情感淹没了我,双眼一片模糊……

  十二

  对四队而言,轨道板灌浆是一项新工艺,原计划9月18日晚正式开始。队里从市场买来的工装,有的质量差,搬到现场突然出故障,根本不能用,需要推迟一天。晚饭过后,王家新、徐振龙两位领导先后给汪辉吉打来电话说:“讲好的今晚灌板,为什么推迟?不行!”

  在轨道项目部,接点工期是以某一天来计划的,但汪辉吉考虑,灌板务必准备充分,质量绝对保证,确保万无一失,而且灌后要有形象进度作支撑,不能灌几块了事。他把情况向领导作了详细汇报。过了一会,公司董事长王彬也打来电话,询问了详情,同意顺延一天。

  9月19日晚10点15分,在一阵鞭炮声中,成功实现灌板。局指挥部、六公司、轨道项目和驻地监理,对四队顺利灌板成功表示祝贺! 

  9月20日凌晨2点,跨珠特大桥底座板浇完最后一方混凝土,比计划提前完成任务,四队施工取得阶段性胜利。

  十三

  辉煌不再遥远。

  搏击还在通宵达旦地进行。

  中铁二十三局集团六公司参战员工,正迈开坚实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向着石武高铁通车的庆典奔跑……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phpcms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