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建设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襄渝线电气化:在历史中穿行的铁路“电翅膀”

时间:2018-11-10 09:51:52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舒秀萍 赵琪
\
 
  “编好队伍快出征,学习技术练好兵,打好襄渝第一仗,生产能力快形成。”11月5日,在中国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我看改革开放新成就”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曾担任过纪委书记的张泗沪,激动地朗诵出他在公司成立初期,参与编写的施工动员口号。在他的带动下,25名退休老同志纷纷应和,慷慨激昂齐声诵,这些老铁路人的记忆一下子拉回40年前的筚路蓝缕,回味起40年间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企业孕育成长的那段峥嵘岁月。
  
  襄渝铁路始建于20世纪七十年代,是当时中国地图上不作标记的秘密国防铁路线。1978年4月,因修建襄渝电气化铁路,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的前身----原铁道部电气化工程局第二工程处在襄阳成立,正式踏上电气化铁路建设的雄关漫道。
  
  历史有着惊人的巧合,冥冥中仿佛是这群电气化人和这条铁路的约定,40年后的2018年,因为汉十高铁,中铁武汉电气化人再一次在荆楚大地上与襄渝线相遇,在襄阳、谷城、丹江口、十堰区间展示为铁路插上“电翅膀”的本领。襄渝线像个睿智的老人,在秋日的阳光下,缓缓翻出列车时速不断提升的记忆:当年从全线平均时速仅40公里,插上“电翅膀”后变成时速100公里;13年前建设的增建二线时速达到160公里;今天,与襄渝铁路平行的汉十高铁工地正热火朝天,预计2019年底建成通车时,时速达到350公里,实现“陆地飞行”,两条铁路将实现历史性的对望,展开新时代的对话。
  
  “千里眼”更锐亮了
  
  信号专业,人称铁路的“千里眼”。舒家忠是当年参建襄渝线仅有的几名信号专业技术人员之一,讲起当年信号施工,他仿佛回到了那个感天动地的拼搏年代。对于设备,他如数家珍:“大站设6502型、中小站设6031型电气集中;区间采用64D型单线继电器半自动闭塞,驼峰自动集中采用7021型电气集中。”
  
  那时候,除了轨道车运送大宗材料,解放牌汽车运送小型材料和接送工之外,就没有任何机械设备了。电缆沟的开挖及信号设备的安装是整个工程的难点,施工人员只能利用钢钎、大锤、十字镐等工具,一寸寸、一层层地将电缆沟挖出来。几十公斤、上百公斤的设备,全由几人轮换着在陡峭曲折的山路上一步一步搬运到位。
  
  现今的汉十高铁建设,当年的大问题都不再是问题。电缆沟早在站前施工时就已经预留好了预制电缆槽,能同时容纳通信、信号和电力电缆。把当年几个专业因为电缆沟埋设各自开挖,给车站带来的困扰彻底清出史册。
  
  调度集中(CTC)系统,自动闭塞,ZPW-2000系列电气绝缘轨道电路,CTCS-3级列控系统等新技术的使用,让铁路信号的智能化为保证列车的运行安全提供了强大支持。先进的BIM技术,让一间面积不超过300平方米的信号房,可以做到6万根电线合理布置,复杂的室内布线施工一目了然,更是在工效、成本、工期控制上凸显出前所未有的优势。
  
  “顺风耳”更灵敏了
  
  通信专业被形象地比喻为铁路的“顺风耳”。襄渝线通信专业线路采用小同轴大综合电缆,长途通信为300路、12路、3路载波通信,铁路电报系统采用打字电报系统。同轴测试仪、高频测试仪、低频测试仪和发电机,就是他们的最高精设备了。
  
  “组织职工学习《铁路通信施工规范》《铁路通信竣工验收标准》等专业知识,又抽调部分人员参加电缆接续工艺、电缆敷设等操作培训,经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当年参与建设的退休基层领导王厚启回望历史,对技术的尊重溢于言表。
  
  “现在我们汉十高铁全采用光纤通信了,一对头发丝粗细的光纤,可以同时保证成千上万个电话通讯,传输距离达到上万公里。施工设备主要采用OTDR光时域反射仪、熔接机、SDH传输测试仪、网络综合测试仪等等。”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通信专家杨铭讲述了今天的通信技术和设备。“每根光缆都有自己的二维码“身份证”,各类信息尽数秒懂,使故障排查提高效率40%以上。”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汉十高铁项目部通信专业副经理刘德锋对此十分骄傲,还有他们首创的高铁机械化综合放缆施工技术,将极大地提高光缆敷设效率,解决列车上信号弱的尴尬。
  
  “毛细血管”更畅通了
  
  因传输电能的功能,接触网专业的接触线和承力索被称为电气化铁路的“毛细血管”,是为火车插上腾飞“电翅膀”四个主专业中最为艰苦的。已退休的王功成是襄渝当年的技术员,“那时候没有现在的计算软件,技术员要用计算器算腕臂、吊弦、软横跨等各类数据。最快的技术员一晚上只能算出10多组数据,常常是到夜里12点后才能完成。物资人员候着这些数据连夜备料,第二天一大早运送到工地施工。”
  
  “接触网架设是高空作业,危险性很大。”提起当年的施工机械简陋程度,王功成直呼“真是很原始”。当年轨道车拉着平板加装自制架子变成的架线车,笨重且不安全,却是那时候接触网架设的主要工具。每次架线都让现场指挥人员提心吊胆,防止高空坠落也成为施工安全头等大事。立杆作业主要使用最老式的解放汽车吊。就是这些机械,也没有多的,大多施工主要靠人力完成。
  
  现在的汉十高铁站后电气化施工,成了大型先进施工机械的集中营。进口的恒张力放线车、国产轨道车、作业车、各类大吊车、汽车,还有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自主研发的接触网计算专用软件、“公铁两用作业车”纷纷出征,人员劳动强度和安全系数相对当年就是个神话了。
  
  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最新研发的“接触网腕臂预配平台”也来助阵,工作人员将腕臂数据导入计算机系统,平台自动完成管材测量、切割、划线、打孔、装配等全部流程,四名工人操作五分钟就能完成一组腕臂预配。
  
  “三工”建设更好了
  
  参与建设的襄渝施工人员尽管专业不同,驻地不同,以工地卫生、工地文化、工地生活为内容的“三工”建设,却大致相同。
  
  大家都是上百人住在一个简易搭建的牛毛毡房或者简易木板房里,卫生条件无从谈起。办公、食堂、料库统统是临时搭建,避雨尚可,风大了就要担心被揭顶。工地生活单调乏味,打扑克、下象棋就是工地文化的代名词。
  
  “我刚参加工作时就在襄渝线,电力专业施工都是自己挖沟、拉杆、爬杆、穿架空电缆,完全是‘纯手工打造’,工地午餐就是两个馒头就着咸菜。”明年就要正式退休、现担任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汉十高铁项目部综合办公室主任的林雪冬微笑回忆。
  
  面对今天汉十高铁建设者漂亮的办公楼,设备齐全的办公环境,干净整洁的居住环境,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娱乐休闲环境、学习环境,他由衷地说:“现在好上了天,以前那是没法说呀。”
  
  过去未去,未来已来。搭载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列车,40个春秋,40年成长,中铁武汉电气化局集团也从曾经的铁道部电气化局第二工程处、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这么一路走来,从无到有,从组建到成长,从襄渝走向全国,在祖国铁路电气化建设与高铁建设事业上写下自己的辉煌。
  
  在历史老人的穿行中,襄渝铁路和汉十高铁在今天握手,巨大的飞跃是新时代巨变、大交通巨变的必然,也只是中国从改革开放迈向新时代的一个缩影、一个片断、一段特写和一扇窗口。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唐克军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