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建设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系列报道之四 恩施:百年梦圆之后的新梦想

时间:2014-03-25 10:37:22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作者:
\

  许鑫 张璇

  近几年来,随着宜万铁路、渝利铁路和沪渝高速公路的相继开通,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实现了“通高速、通铁路”的百年梦想。东西方向的铁路大通道已然打通,然而南北纵向通道的阻隔,仍然是制约恩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瓶颈。安张铁路的建成,将填补恩施州乃至整个武陵山区纵向铁路的空白,彻底打破交通设施的制约,为与全国同步实现小康奠定坚实的基础。

  由此,安张铁路成为恩施人的美丽新梦想!

  “鹤峰,现在就相当于恩施的‘西藏’!”向金州说这话时,我们正在崎岖的山路上盘旋。

  或许是为了印证他这句话,连着经历了山路十八弯的颠簸后,我开始产生了晕车的症状:恶心、反胃、头疼????

  向金州是恩施州鹤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我们在州府恩施城相遇,得知记者此行的目的是采访安张铁路后,他积极地邀请我们去鹤峰看看。

  “全恩施州就剩下鹤峰不通铁路了,带你们走山路,你们才能亲身体会到我们对于交通改善的迫切心情。”

  向金州这次去恩施,是参加全州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有关学习会议。“如果没有这么大的会议,我们一年都去不了州里几次。”看我头晕得厉害,向金州让司机半途找个地方停车歇一歇。“来回八九个小时,我这么大年纪,骨头都快簸散了。”他自己也连声感叹。

  早上9点从恩施城区出发,我们要在下午两点前赶到鹤峰。向金州召集了县里相关单位的领导,说是要给我们两位从北京来的记者好好介绍介绍情况。

  正午时分,太阳高高地悬挂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因为晕车而脸色苍白的我,去路边的农家院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舒缓了很多。

  向金州递上来半个剥好的柚子:“路边老百姓卖的,特别甜。”

  一旁的张璇嘴里塞满了金黄的柚子肉,跟我说:“你赶紧吃,真的特甜。”

  恩施的柚子水分多,甜度虽不及广西的沙田柚,也称得上爽口。在这阴冷的冬季,吃上这一口鲜美多汁、甜度又适中的柚子,我的晕车症状一下子消除了许多。

  “吃完就上车吧,前面,就进入鹤峰了。”向金州说。

  鹤峰:从曾经的“最发达”到“最落后”

  鹤峰,古称拓溪、容米、容阳,曾是容美土司治所,雍正13年(1735年) 改土归流后始有此名。它位于  湖北省西南部,恩施州的东南部,与湖南省毗邻。全县有土家族、苗族、白族等10个民族22万人,其中土家族占全县总人口的65%。

  “别小看我们这个偏远之地,当年孔尚任的《桃花扇》在清朝戏剧舞台被禁演,却被鹤峰容美土司田舜年奉为经典,土司王城里每宴必演《桃花扇》。”向金州说这话时,表现出明显的骄傲。

  改土归流之前,土家族聚居地区有大小数十个土司,其中鹤峰容美土司雄踞一方,实力较强,影响较大。到容美土司末期,雍正皇帝仍然认为:“楚蜀各土司,惟容美最为富强”。容美历代土司爱好中原文化,注重学习汉语言文字,引进先进的耕作技术和手工业技术。同时,聘请汉族名士到辖区任教,“以诗书严课诸男”,还将子女送至枝江等江汉平原地区学习汉文化。

  或许这种海纳百川的开放意识已经融入了土家族的血脉之中,内化成土家人的一种特性。在进入现代社会后,这种开放自信首先反映在经济发展中。

  20世纪80年代,鹤峰人在恩施州首作“公有私营”、“国有私营”企业改革尝识,走在全州民营企业发展的前列; 90年代,鹤峰鼓励县内企业发展对外贸易,开始有外汇收入; 2000年,以本土经营、本地资源为主,鹤峰9家产业化龙头企业开展自营出口业务,年创汇1850万美元,占恩施州八县市的70%以上;进入新世纪后,鹤峰扩大招商引资,以资源换发展,掀起水电“开发潮”。到2002年底,民营经济已占到全县经济总量的70%,就业人数占就业总人数的90%,上缴税收占财政收入的74%。

  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明日黄花。

  八峰药业作为鹤峰本地最知名的民营企业之一,崛起于上个世纪中后期,是全国重点高新技术企业、目前国内同类产品中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公司创立之初,产值就达到两三个亿,其主要产品为氨基酸原液、营养液、口服液,是县内乃至州内少见的高科技产业。本来极有生命力的产业,却在2005年以后业绩年年下滑。2012年产值跌到7000万元,去年跌到5000万元。企业重组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破产危机。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长友集团身上。这个曾是恩施最大外汇创收户的民营企业,产值不断下降。2005年,长友集团出口鹤峰本地薇菜500吨;2013年,这个数字缩水了5倍,只有100吨。

  而这一切背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交通条件的制约。

  “举个例子,我们一个冷柜的产品从鹤峰发到上海运费是25000多元,而从我们安徽黄山的分公司发货只要7000元。如果把加工厂设在江浙地区一带,运费则只要两三千元。鹤峰运费成本太高了!”长友集团董事长高跃生对于交通不便的感受最为深刻。

  她告诉我们,今年他们从外地请了一个货车司机,负责运输一个冷柜的速冻粽叶。司机怎么也不敢走山路。无奈之下,他们又在本地请了一个司机,把外地司机带到渝阳关送上一级公路后,外地司机才敢继续开车到上海。

  “司机走的时候还说,这破地方以后再也不来了。”高跃生无奈地摇头。“我们都是鹤峰土生土长的人,对这里有感情,但是交通老是这个样子,逼得我们不得不把厂迁出去。”

  长友集团的确这么做了。他们在恩施市和黄山市分别建了新的生产车间。而他们创业发家的老根据地,曾经在上个世纪90年代因为民营经济在恩施州独占鳌头的鹤峰,只有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鹤峰人不甘心就这样被交通瓶颈勒住喉咙。当地政府出台了很多诱惑力极大的优惠政策,希望扩大招商引资。

  “那些老板一听我们的政策都想来,等坐上四五个小时颠簸的山路以后,就改变主意了。说等你们这里通了铁路、高速再看吧。”向金州无奈地摇了摇头。“去年我们引进了一家木材加工企业,在谈到细节的时候,对方才发现,运输木材的16个轮子的大车根本开不进鹤峰。”

  向金州告诉我们,宜万铁路通车后,鹤峰成为整个恩施州唯一“四无”的县——无铁路、无航线、无水路、无高速公路,唯一的一条国道公路还是2012年由省道升级而来的。

  在湖北省交通厅的数据库里,鹤峰的省道是达不到二级公路的指标的。在整个湖北省,鹤峰是唯一没有真正标准二级公路的县。

  “在平原改造一公里二级路需要300~400万元,但在我们鹤峰改造一公里标准二级路就需要250~3000万元,悬殊很大。本地政府没钱修路,外面的资金也不愿投进来。这就造成了我们县没有一条达标的二级公路,更不用说一级公路和高速公路了。”鹤峰铁路办主任汪胜康向我们解释。

  同样令人心痛的还有本地人才的流失。据鹤峰卫生局局长周斌介绍,县医院医生外流的现象非常严重,而人才引进却很困难。外流的医生一般都是副高以上的职称,招进来的大多是二本的临床医生。乡镇一级的医院,只能招来高职高专学历的。

  教师人才的流失也很严重。仅去年一年,鹤峰中心小学和鹤峰中学就外流了优秀教师30多名。

  交通的落后还造成了本地高物价的畸形状态。每逢冬天下雪的时候,鹤峰的白菜和菜苔卖到15元一斤。对于这个经济原本就不发达、劳动力就业后劲不足的小县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宜万铁路和沪蓉西高速建成之前,鹤峰与州内其他县市的交通条件差不多,那时的鹤峰还能凭借开放的思想和敢为人先的魄力,大胆出台各种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和本地资金,发展民营企业。现在,周围县市的交通条件大大好转,我们旁边的巴东通了铁路后,经济排名由原来的全州最末迅速攀升。而我们,在成为恩施唯一既不通铁路也不通高速的县的同时,也沦为全州最穷的县。”向金州的语气充满忧虑。

  “如果再这样下去,几十年后鹤峰难免不会沦为湖北最穷的地方。我们这些企业,全部搬走只是时间问题。”高跃生说完这句话,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沉默的当口,向金州又给我们递上一个新剥开的柚子。

  “鹤峰其实有很多资源,我们的富硒茶出口全省第一;是全世界唯一的葛仙米产区和中国的薇菜集散地;可开发的水能资源85.3万千瓦,全省第四;页岩气区块面积2306.71平方公里,全省第一。除此之外,好山好水好空气,我们发展有机农业也有着良好的基础。”

  这些资源优势,由于交通不便等原因,大多藏在深山不能转化为现实的经济优势。

  谈到已经被纳入国家2008年铁路中长期规划网的安张铁路,向金州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欣喜:“目前还只是国家中长期规划网中规划的,何时开工何时建成遥遥无期。”

  某种程度上说,从曾经的“最发达”到“最落后”之间,其实只是一条路的距离。

  世纪圆梦后的“不满足”

  我和恩施这个地方,还是有点缘分的。

  自2007年参加工作以来,我先后去过这个共和国最年轻的自治州五次。从最早的“民族团结进步湖北行”到“616对口支援”再到去年参加建州30周年的庆祝活动,一直到这次的安张铁路沿线地区采访,我见证和记录了近几年这里的巨大变化,并对此感同身受。

  一座座新式居民小区拔地而起,兼具浓郁土家族特色以及现代情调的“女儿城”步行街人来人往,恩施大峡谷、腾龙洞、石门河等景区游人如织,李克强总理两到恩施成就“龙凤综合改革试点”????从点到面、由表及里的变化,最终化为全州近400万各族群众的笑脸。

  这次在恩施,我又一次见到恩施州铁路办主任周昌发。

  我第一次见到周昌发,是2009年他来北京跑铁道部汇报宜万铁路的修建情况。那时的周昌发几乎每个月都要跑一趟北京,有时候就蹲在铁道部门口等领导,一等就是几个小时。

  宜万铁路建成通车一周年的时候,我应邀去恩施采访铁路的建成通车对于恩施经济社会产生的影响。我与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几家媒体的记者,一起感受到了这条铁路在短短一年间给恩施带来的变化。

  本以为随着宜万铁路和去年渝利铁路的通车,周昌发也该卸去重担,好好休息一阵了。没曾想到,这个“铁人”又来了。

  这一次,是为了这条被称作安张的铁路。

  当年报道宜万铁路建成通车一周年成就的时候,我曾经用“百年梦圆”来形容恩施人民对于这条铁路的期盼和一朝梦想实现后的喜悦。后来,当周昌发又来北京跑安张铁路的时候,我屡次打趣问他:“百年之梦不是圆了吗?你怎么还不满足?”

  武陵山区需要这一“纵”

  “武陵山区需要这一‘纵’!”接受采访的恩施州委书记王海涛这句话,消释了一直以来在我心中的那个疑问。

  宜万铁路和渝利铁路通车之后,为什么恩施这么迫切希望安张铁路尽早开工建设?

  长期以来,受自然条件、投入不足等因素制约,恩施州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产业发育不足,资源优势难以转化为经济优势,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对落后。恩施州下辖8个国家级贫困县,是全国重点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虽然这两年恩施州实现了 “通高速、通铁路”的百年梦想,铁路东西大通道已经打通,但南北纵向通道的阻隔,仍然是制约恩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瓶颈。

  “这两三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恩施州发展最快最好的时期,每年有10万人脱贫,主要就是依靠铁路和高速公路。但铁路少、高速公路少、县乡道路窄、乡村泥土路多还依旧是恩施州的现实状况,所以老百姓迫切希望修建更多的铁路,以改善恩施州南北交通状况。安张铁路的修建,将填补恩施州乃至真个武陵山区纵向铁路的空白。”

  采访当天,王海涛正在参加州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十分忙碌,但得知我们要采访安张铁路的事情,他还是特地抽空出来给我们介绍了相关情况。

  武陵山片区跨湖北、湖南、重庆、贵州四省市,集革命老区、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于一体,是跨省交界面大、少数民族聚集多、贫困人口分布广的连片特困地区,也是最重要的经济协作区。

  在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与国家发改委2011年10月编制的《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2011-2020年)》中,就明确地把安张铁路作为武陵山片区基础设施建设中最为重要的纵向铁路写了进去。

  “国家率先启动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工作,就是要为全国其他连片特困地区提供示范。”王海涛认为,这是安张铁路应尽早开工建设的重要依据。

  “武陵山区要脱贫致富,没有路不行。不解决交通瓶颈,武陵山区就无法与全国同步实现小康。这是区域发展的需要,路网完善的需要,资源开发的需要,更是武陵山区脱贫致富的需要。”王海涛如是说。

  交通,对于恩施这个民族地区具有深远的影响。

  2011年,在宜万铁路建成通车仅仅1周年之际,全州首次实现第二产业比重超过第一产业,各项主要指标开始达到和超过全国、全省的平均水平。

  旅游业是受益最大的产业之一。铁路建成通车后,恩施州旅游业每年增长30%以上,2012年游客数比通车前的2008年增长了4.7倍,旅游综合收入增长了近5倍。

  同步跃进的还有招商引资。2012年,恩施州招商引资实际到位资金115亿元,增长39%;直接利用外资2120万美元,增长19.2%;外贸出口达到2.8亿美元,增长22.2%。

  同类比较,不难想像安张——这条填补武陵山区纵向铁路网络空白的铁路一旦建成,将给恩施乃至整个武陵山区带来何等巨大的效益。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经济搞得好,铁路离不了。铁路的辐射带动作用巨大,很多城市因铁路而兴盛、发展。宜万铁路的例子恰好证明了这一点。

  九头鸟的“犟劲”

  “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很多人认为这句俗语有贬义,意指湖北人“厉害”。其实在我看来,“厉害”并不是坏事。关键是,你把这“厉害”用在何处?

  恩施人把这“厉害”用到了争取自己的发展上。

  我是在去年的全国两会现场见到恩施州州长杨天然的。

  杨天然是土家族,在会场上,他经常穿着土家族的衣服,很是惹眼。他说话慢条斯理、温文尔雅,但是看问题常常一针见血,思路敏捷。

  在去年两会期间,杨天然做了一件大事,他和其他几个湖北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一起积极联络安张衡铁路沿线的陕西、重庆、湖北、湖南四省市的110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名向国务院写信呼吁:请求国家尽快建设安张衡铁路。

  这已经不是恩施人第一次在全国两会上为安张衡铁路造势了。从2005年全国人大代表、时任恩施州州长的周先旺到杨天然,9年的时光。每一年,恩施人都会在全国两会联合陕西、湖南、重庆的代表委员们一起集体联名提案,从最早建议规划建设这条铁路,到2008年安张衡被列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调整规划后,则变成了恳请尽快启动该铁路前期工作的建议。

  我的手中有一本恩施铁路办2013年5月编印的《安康-恩施-张家界-衡阳铁路材料汇编》。里面清楚地记录了2013年全国两会上,四省区的代表和委员们写给李克强总理关于将安张衡铁路项目纳入“十二五”开工计划的请求。建议附页是联名附议代表的签名。

  我看着这些字体不一的代表签名,这些静止在书本上的信息,此时在我的面前变得生动起来。我想像着恩施人是怎么跑到四省区代表委员的房间里,或者是在开会的间隙,请他们一个个写下自己的名字、代表证号码、通讯地址、邮编和联系电话。

  年年如此,这需要多大的韧性和毅力。背后支撑他们的,是什么呢?

  “我是土家族的人大代表,但我不仅仅代表土家族,还有恩施397万各族人民。”作为一方的行政长官,杨天然的肩上担负的是整个恩施州的重量。

  其实,关注安张铁路的人还有许多许多。

  “当初提出这条铁路的构想,大概是在2004年。记得有一次,我和州里的几位主要领导站在恩施城外的一座山上,一人拿了一根树枝,就蹲在地上划铁路线。东西方向的有宜万铁路,南北方向的就是安张铁路了。我们最缺的也是这条铁路!”去年深冬,在北京京西宾馆,正出席全国民委主任会议的湖北省民委主任柳望春,如此向我回忆起那个难忘的场景。他曾先后担任恩施州常务副州长、州委副书记,对安张铁路的重要意义同样深感同身受。

  2006年,安张衡铁路前期工作首届联席会议在重庆召开。2007年,恩施承办了第二届联席会议。2008年,经过四省区的不断努力,安张衡铁路终于列入了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调整规划。2011年11月,安张衡铁路被国务院列入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两环四横五纵”交通主通道规划。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件的背后,是恩施人的执着。

  宜万铁路建成通车后,“铁人”周昌发没有停步,他到北京的次数更多了。铁路总公司有些领导见到他就躲。他却不气馁,硬是要在门口截住领导,汇报安张衡铁路的情况。

  被截住的领导只好说:“好一只倔强的‘九头鸟’!”

  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

  从安康到张家界,这一路的采访,我也听到了一种说法:铁道部改制为铁路总公司,对于经济落后地区建设铁路,是否将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化,资源的配置更加讲究市场化。铁路、高速公路等交通资源如果按照纯粹的市场来配置,对鹤峰交通发展的影响还会更大。市场经济不相信贫困地区的眼泪!”周斌一席话,道出的何尝只是鹤峰人的忧虑。

  “就拿建铁路建设来说,因为山区修建成本高,可能平原地区修建铁路一公里只要几百万,我们这里就需要几千万。通车后资金也不可能像发达地区那样迅速回笼,说不定还会出现投入大于产出的现象。”周斌的担忧,不无道理。“东部发达地区铁路网、公路网纵横交错,中西部地区却仍旧有很多空白。因为贫困,这些地方对于交通改善的需求更大,但是没有国家的支持,仅靠当地政府无法改变目前的交通大格局。”

  尽管如此,现实却是令人鼓舞的。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梦’的基本内涵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中国梦是以实现共同富裕为前提的。“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

  相信习总书记的这番话,应该可以消除周斌心头的那一层担忧。

  2012年临近年关,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冒着雨雪深入恩施的山乡村寨调研。其间,湖北省和恩施州的领导在汇报中都 把早日动工兴建安张铁路作为重要内容。

  2013年5月,刚上任一个多月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来恩施考察,对安张铁路也予以了很大的关注。

  前不久,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表示:2014年国家铁路安排固定资产投资6300亿元,铁路将投产新线6600公里以上,并以中西部铁路建设为重点。

  对于恩施人来说,这些都是让人倍感欣慰的利好消息。的确,如今在中西部的铁路建设中,还有哪一条铁路,像安张铁路这样可以填补纵向南北大交通的空白?

  也许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所有的人民,都有共同实现小康的权力。

  “尽快推动安张铁路的开工建设,是我和恩施人2014年的中国梦。”说这话的周昌发,又准备好了下一次北京之行。(策划:李晓林 周昌发)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苏凡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