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博览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童年的守车

时间:2019-11-11 10:40:50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傅煜
阅读:
  在新疆铁路工作的日子里,我通过日常的所见所闻,回忆起不少童年往事,这和我从小生活在库尔勒密不可分。作为一名铁路子女,如今又来到铁路工作,那些儿时的美好记忆和现在的生活变化让我产生了诸多思绪,于是我想记录下那些珍贵的点点滴滴。
 
  童年的我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每逢快到过年就会异常兴奋,脑海里总是期待着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以及和家人团圆的日子。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可以不顾大人阻拦,开心地喝着各种饮料,那满是甜蜜的味道令一个孩童分外满足。
 
  那时,我的父母是鱼儿沟车务段的职工,他们每天在车站上班,白天给我做好饭后,家里就只剩我一个人。有时,他们晚上要上夜班,便会把我托付给朋友照顾。久而久之,我和那家被我“蹭床”多年的哥哥混熟了。现在,他已经成了库尔勒机务段的一名火车司机,偶尔与他谈起小时候的趣事,我们都不禁开怀一笑。
 
  鱼儿沟这座小镇,承载了南疆铁路人太多的记忆。过去热闹的街道、繁忙的市场,还有丰富多彩的幼儿园活动,都曾依稀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但是小时候,离开鱼儿沟这座小镇,出去看看大山外面的世界,是我最想实现的新年愿望。听父辈们说,以前,他们每周上6天班,休息1天。客运列车大多在晚上路过,当地的职工如果家里有事赶时间,只好选择搭乘周六白天的货运列车。于是,列车尾巴上的守车就成了当时铁路沿线流行的“通勤车”。我和父母有时便坐上守车,去往乌鲁木齐的爷爷奶奶家过年。
 
  谈起守车,老一辈铁路人都十分熟悉,它曾经是列车运转车长工作的地方,按规定必须加挂在每一列火车的末尾。车内正中安装着一个火炉,四周焊着一个钢筋架子,周围摆放4把椅子。如果人多了坐不下,其他人只好在上车前带一个纸壳箱,铺在地上就座。车厢里冬冷夏热,飘浮的煤灰时常令人难以忍受,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和远远近近的山脉土丘。迷迷糊糊中,火车哐当哐当,经过9座小站,行驶100多公里的路程,大约5个小时之后终于接近了吐鲁番站。有时候,吐鲁番站站内繁忙,接不了这趟货车,我们只好在龙盘站下车,步行几公里到吐鲁番站,再乘客车继续前行。
 
  除夕夜,与亲人团聚在一起,之前在守车上的困顿早已随着浓浓的年味儿烟消云散。虽然我知道过完年后又要返回鱼儿沟,但见惯了铁路职工一家三口往返于车站的身影,无论是对铁路还是对守车,我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仍然期待着第二年继续坐上这趟幸福的守车去过年。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百科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