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信江清声

时间:2018-10-22 10:02:10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彭文斌
 信江书院一榻轩。彭文斌 摄 
 
  信江由云山深处来,抵达黄金山麓,步履从容起来。这令我想起那些学子,风尘仆仆兼程,忽然间,见一片古色古香的屋宇层层叠叠隐现青黛碧绿中,顿时,心胸开阔起来,脚步轻盈起来,因为,信江书院到了。
  
  “钟山峙于后,灵山揖于前”,这是信江书院的地理位置,其实,有一条信江便足够了,无敌的四季风景,既可滋润心田,又可喂养诗词。何况,还有那么多的书香清音,等待我已久。
  
  清同治六年(公元1867年),广信府知府钟世桢在《重修信江书院志》序言中写道:“信州之有书院,自郡守张公始。”张公即张国桢,直隶宝坻人,曾于清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任广信知府。当地绅士商议给这位父母官建一座生祠,张国桢坚决不肯,将祠堂改成义学,命名为曲江书院,这便是信江书院的前身。
  
  斜阳拂青草,树曳暮山影。走在春风亭里,我一直想象张国桢的音容笑貌,尽管史料里给他留的词句寥寥无几,但一个让邑人甘心建立生祠的官员,必然有其可圈可点之处,值得我用一炷香的工夫缅怀。春风亭是乾隆年间的建筑,两层,下为祭祀堂,供奉着孔子、朱熹、文天祥、赵汝愚和谢叠山等先贤牌位,上为斗山阁,乃书院藏书之所。门口有一对联道:“云山六时变,深树一楼藏。”也许,这亭阁中也收藏着三百多年的读书声,那些岁月河流上的清音,是一种不会消失的天籁。
  
  一榻轩紧挨着春风亭做芳邻,系清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广信知府康基渊所建。如此陋室,却是当年山长起居之处,书院谨守的清正恬淡操守与品德修炼,由此可窥一斑。书院建立后,经历了钟灵书院、紫阳书院时代的变迁,规模也得到进一步扩大,并被康基渊正式更名为信江书院。此时,书院建筑林立,“缭以石栏,荫以嘉植,静与神会,旷若天游”,俨然一园林式学堂。全盛时期,信江书院的面积超过六万平方米,七县学子如过江之鲫,一处文化圣地耸立于上饶之南。
  
  钟灵台下,一棵古银杏伸展着新绿的叶子,仿佛披着朦胧的江南雨。缓缓登台阶,隐约有古风,耳际传来谁的吟哦:“夜雨众山响,撼城波浪生。有何难解处,忽作不平鸣?竹露添清韵,松风助远声。冷斋高卧稳,侧耳到三更。”是《信水清声》,作者王赓言,一位对上饶用情太深的山东人。
  
  王赓言是一位典型的大器晚成者,41岁那年才考中进士,在吏部和户部猫了十六年,于清嘉庆十四年(公元1809年)外放为广信府知府,相当于今日的上饶市市长,在这个位置上待了没多久,又给安排到江西按察使位置上掌管粮道,或许与上饶的缘分未了,清嘉庆十七(公元1812年)年,王赓言再次执掌广信府。此人是干实事的能吏,眼见上饶一地的书院一派颓败,王赓言心急如焚,立即筹资抢修信江、鹅湖书院。他将信江书院修葺一新,新建亦乐堂,购买民房用以扩建学舍,俗称“十八排”,即今“惜阴书屋”所在。他积极延请名家主持书院工作,清理学田田租,亲自讲学授课,并撰写《信江书院志》。信江之南,书声琅琅,如同天穹下的炊烟一样暖人。
  
  王知府的脚步并没有就此停滞。他带头捐出俸禄,修建三江汇流处的奎文塔,使之重新成为上饶的标志性建筑。而重修水南鸡鸣寺,让万斤铜钟恢复悠扬鸣声,这是王赓言留给上饶人的又一个深刻记忆。在其仕途生涯中,王赓言最大的动作当属联合赣、闽、浙三省官员,奏请朝廷开铜钹山千年之禁,有效缓和了土地矛盾,解决了民生问题。士民服其德威,誉之为“冰心铁石”。
  
  站在钟灵台上,俯瞰书院建筑由高及低朝信江靠拢,柳烟婆娑,清水温婉。只觉得楼阁有清音回响,我坚信,某个拐角处,总有知音故人。
  
  鸟鸣渐稀,夕阳如同放风筝的老人,正将一缕缕线收回去。我穿行在讲堂、泮池、回廊、古树、藤萝、碑刻之间,仿佛一个学子,衣角有书香。书院太过于安静,似乎时间忘记了行走,即便一片树叶的转身,也足够惊动春风。三百年的诗词歌赋,三百年的琴棋书画,三百年的飘萍沉浮,已经与书院天人合一,彼此没有分离。
  
  暮色里,《亦乐堂记》石碑默然立于坡上,如一位拱手让人的书生。又一次感受到了王赓言给上饶城带来的冲击波。书院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地方的记忆,往往是其背后的人格魅力。也难怪信江书院多处悬挂着王赓言的诗文,他太热爱上饶的山水人文,创作了大量的赞美作品。在《信江词》中,王赓言写道:“此邦人情朴,硁砼多自守。无信民不立,有信交可久。”这首长诗,是王赓言的自励书,也是他勤政爱民的承诺。王赓言将信江书院推上了一座文化的高地。
  
  也许,每一隅风景,都隐藏着一个故事。古樟、桂花树、修竹、湖石、砖墙、亭台,无不对书院充满深情。我忽然想,这儿适宜举办一场大型诗歌朗诵会。
  
  登上夕秀亭,见西边晚霞霍霍燃烧,青山和碧水变得斑斓。亭子也是始建于王赓言之手,现被辟为一雅室,挂满书画作品。主人叫吴皓,喜欢信江书院里的风雅,经常逗留于此,写写字,画几笔山水。吴皓一边跟我闲聊,一边抱着吉他,弹起一曲《月光》。茶香萦绕,旋律轻舞,寂静的信江书院似乎在陪我一道聆听。
  
  月光下的书院,该有着怎样的意境和美好啊,我兀自走神。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清声 信江
编辑: 鲁溟涛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