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渐行渐近苏东坡

时间:2018-04-26 09:46:37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赵伟东
阅读:

  上世纪90年代,我在上高中时,一本名为《旷达人生》的书引发了我对苏轼的关注。此前我对苏轼的了解仅限于课本上他那流传千古的词赋。《旷达人生》对苏轼的性格特点和人生际遇做了大致梳理,尽管篇幅不长,但将立体的苏轼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本书引发了我后来阅读林语堂所著的《苏东坡传》的兴趣。看了林语堂的书,我对苏东坡更为仰慕了,也知道“东坡”两字从湖北黄州(今属黄冈市)开始。黄州成全了苏东坡,也成了他灵魂的升华之地。
 
  1995年冬天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冬天。这年的11月1日,我拎着一只陈旧的皮箱和一双崭新的皮鞋,开始了对中国南方城市的穿越。11月5日是个星期天,我所在的报社放假休息,正好是我到达惠州的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做了一件事情:到惠州西湖边的苏东坡纪念馆,参观了那里的碑刻、字画,瞻仰了苏东坡爱妾王朝云的墓。惠州使我立体直观地了解了有血有肉的苏东坡。苏东坡在惠州,将命运的坎坷化成了骨子里的达观,他不仅是杰出的诗人,而且是敢于担当的良吏,在惠州任上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苏东坡的人生信仰激励着我,教我如何在人生困厄中判断得失,如何在绝境中奋力突围,如何在阴霾笼罩时笑对人生,以至于我发自内心地感叹:“如果人生不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
 
  2015年,我在黄冈下属的麻城上班,多次到黄州、罗田、麻城、蕲春、光山、阜阳等地瞻仰苏东坡留下的诗文墨宝,感受到鲜活的苏东坡精神与我同在。有时梦中神游,似乎多次与他席地而坐,共同品尝黄冈独特的老米酒。麻城的歧亭镇曾是苏东坡经常光顾的地方,也是麻武铁路穿过的地方。工作之余,我也常常邂逅东坡遗迹。歧亭有个杏花村,曾经隐居着苏东坡的朋友陈季常。苏东坡多次来到杏花村饮酒赋诗,留有《方山子传》《歧亭五首》等名篇,为后人留下了“河东狮吼”的典故。如今的杏花村山环水抱,苍松长青。清明时节的杏林带雨堆红,仿佛都在怀念这位逝去的先贤。远逝的苏东坡,随着当地百姓带着方言的述说,在我面前更加鲜活。
 
  2017年7月17日晚,随着大型文献纪录片《苏东坡》在央视的热播,一个世界级的文化名人再次鲜活地向我们走来。湖北黄冈,作为苏东坡灵魂的拯救地受到世人瞩目。这部纪录片成功地以苏东坡谪居黄州4年多的生活为横切面,艺术地再现了苏东坡一生的心路历程、生命感悟和艺术升华脉络,为当代人还原了一个丰满本真的文豪大家。
 
  这部纪录片确实拍得好,让人觉得好像跟随着苏东坡本人共同走过了他60多年的人生历程。作为工作在京九铁路沿线的铁路职工而言,我真切地感受到苏东坡离我们很近。苏东坡游学做官、南渡北归的许多城市,譬如商丘、颍州(今阜阳)、光州(今光山)、麻城、黄州、惠州都在京九铁路沿线。展开想象的翅膀,我仿佛在京九沿线看到了他。
 
  京九铁路并行或重叠的光(州)黄(州)古道,就是苏东坡当年从汴京(今开封)南下的通道。那个骨架坚实、疏眉风眼、风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当年南行的路线大致就是京九铁路的走向。从京九铁路一直向南,我似乎曾跟随着这位豁达乐观、温和正直的中年人踯躅的脚步,从商丘踏上去黄州的古道,领略大别山的风貌;也曾和他一道在黄州寂无人影的巷道,一顿杯盘狼藉的“东坡肉”后,幸福地打着饱嗝,做一个惬意的“吃货”。更多时候,我们站在滚滚长江边,看那水上婆娑的月影,享受着月明星稀的胜景。从海南的儋州南渡北归,苏东坡老了,真的老了。他嘴唇上下蓄着杂乱的胡须,突出的前额没有太多光泽,他的眼角已经刻满深密的皱纹。尽管他依旧乐观豁达,但毕竟岁月不饶人,最终他在北归路上的常州逝去。
 
  公元1079年7月,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被捕入狱,后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1080年初春,时年43岁的苏轼被押出汴京(现在的开封)赴黄州任职。除了长子苏迈徒步相随外,其他家眷继续留在南都(现在的商丘)。苏轼在黄州生活了4年2个月,创作了约220首诗歌、69篇词赋、169篇散文,还有近300封书信,步入他文学创作的巅峰。
 
  在黄州这个饱受挫折的清苦之地,苏轼没有自怨自艾,而是开垦田地,与山僧野叟谈笑风生,发掘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乐趣。他在黄州褪去早年的青涩锋芒,成了更加达观温和的人。为了摆脱拮据的生活,他在黄州东门外亲手打理着50多亩荒地,东坡之名由此而来。
 
  在黄州,苏东坡完成了他一生内心与文学创作的巨大转折。《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横空出世,震古烁今。他在黄州的诗词,奠定了他一生不朽的文名。我在黄州工作期间,总爱读苏东坡的诗词,体会他豁达乐观的心境。尽管苏东坡屡遭挫折,但他永远保留着达观幽默的心态。心情好时,他直吟出“春山磔磔鸣春禽,此间不可无我吟”的诗句。在别人谈之色变的蛮夷之地惠州,他也能吟唱出“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的诗句,与朋友们共同享受“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美妙。
 
  在中国历史上,苏东坡是对中国文化影响巨大的文人之一,是从社会民间走出的文化巨擘。他一生不断经受挫折,但他始终未向命运屈服。他讲真话,吐真情,求真理,对自己主张的原则矢志不移。这也是他一生取得成就的重要原因。他身处逆境,心胸旷达,数次上书,走在时代前列。他履职尽责,尽己之力,实实在在为百姓谋利益。他的率真、执著,造就了他拒绝平庸、气宇轩昂的文人气质。其道德文章、人格魅力,堪做士子楷模。
 
  苏东坡真正的成熟在黄州,一生最大的成就也在黄州。在被贬黄州的4年多时间里,苏东坡游遍了黄州名山大川,饱览了壮美的大别山风光,而且他总是那样从容不迫。在不幸与苦难面前,苏东坡的内心越来越镇定。尽管他的社会地位断崖式下降,但心灵高度却不断上升。这是人生真正的收获,给予后来者更多启迪。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黄州东坡赤壁是声名赫赫的清代“天下廉吏第一”于成龙重建的。1673年,常驻麻城的于成龙回到黄州探望友人并游览赤壁后,对那里的断砖残瓦十分心痛。于成龙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苏粉”,工作之余常常诵读苏东坡的诗词文章。在于成龙的推动下,黄州百姓举全城之力对东坡赤壁予以重修。待东坡赤壁重修完毕后,于成龙亲自榜书“二赋堂”,并撰写了《重修赤壁记》记述前后过程。这算得上知音相遇、文人相惜。
 
  如今的京九铁路沿线,保留着丰富的东坡文化遗迹。即便从既有线乘车,开封到黄州最快8个多小时,商丘到黄州最快4个多小时,黄州到惠州12个小时左右即可达到。随着高铁发展,如今,乘高铁从黄冈到北京仅6个小时,从黄冈麻城到南京不过2个多小时,从麻城到湖州和杭州不过四五个小时。我想,如果苏东坡生活在现在,绝不会因路途遥远、舟马劳顿而在南渡北归途中因病而亡。
 
  交通方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对每个人的身体健康也有很大影响。作为铁路职工,我们在瞻仰苏东坡的风骨和文章时,也为自己从事的铁路工作而自豪。苏东坡就在我们身边,只要你留心,就在我们铁路沿线。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苏东坡
编辑: 孙晓远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