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汽车| 通讯员| 微博|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汉函谷关幽思

时间:2018-04-16 12:13:14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赵克红
  想象中的关隘总是荒凉冷漠。到达位于洛阳市新安县的汉函谷关时,原本温煦的春风突然浩荡起来,吹得关址上的旌旗猎猎,飒飒作响,犹如号角又在吹响,一场征战即将开始。因此,古关并无荒凉之感。
 
  “吹面不寒杨柳风”,走进景区,一股浓浓春的气息扑面而来。清澈的涧河由西向东悄然流淌,河面上一座木制桥梁横跨南北,河边的柳树,远远看去泛着嫩绿,近前,却又看不到太多绿的迹象,正如古诗所云“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往事悠悠越千年,遥想2000多年前、西汉武帝时期,这里曾是往来东、西的咽喉要塞,车水马龙好不热闹。而今,这座历经沧桑的古关失去了它曾经的风光和地位,让位给了近在咫尺,与它左右毗邻的铁路和公路。
 
  我国有两处函谷关,一为秦关,一为汉关(即汉函谷关)。秦关始建于战国时期,秦孝公从晋国手中夺得崤函之地,据险设关,以抵御东方诸侯的进攻。那里有秦岭、黄河、衡山岭构成的天然屏障,一条狭长的道路贯通东西,成了往来行人的必经之路,故此被称为函谷关。“因在谷中,深险如函,故名函谷”,西汉贾谊《过秦论》开篇所写“秦孝公据崤函之固”的“函”,当指河南灵宝函谷关。而陕西,时至今日依然被很多人称为“关中”,这里的“关”,指的就是这座函谷关。然而,到了汉武帝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时楼船将军杨仆数有大功,耻为关外民,上书乞徙东关,以家财给其用度,武帝意亦好广阔,于是徙关于新安,去弘农三百里。”且关前仿秦关筑有“鸡鸣”、“望气”二台,以壮气势。此正合汉武帝之意,于是“徙函谷关于新安”,便是我们眼前的汉函谷关。
 
  东迁后的函谷关仍然用原名,只不过名字前面加了一个“汉”字,用于区分秦“函谷关”这不是徒慕原来关隘的遗风,而是因为新安所处的地理环境与秦函谷关有异曲同工之妙,地势的险要与秦函谷关颇为相似,因此称汉函谷关可谓实至名归。该关位于秦岭东段余脉涧河河谷,控制着洛阳盆地之间的交通,是洛阳西行的重要关隘,汉函谷关西有奎楼山、东有巴图山、南有青龙山、北有凤凰山,四山环抱。更有涧河、皂河之水,环绕其奔流。据《水经注》记载:函谷关“即所谓散关障。自南山横洛水北属黄河,皆关塞也。”由此得知,古函谷关北至黄河岸,南到宜阳,关塞相连,在军事上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历代皇帝和军事将领所瞩目的武备要地,文人墨客也多有题咏。北周武帝时,曾改函关城为通洛防,为北周东境备齐要隘。
 
  东汉李尤《函谷关铭》称“函谷险要,襟带喉咽”。又谓“元鼎革移,错之新安。舍彼西阻,东即高原。长墉重阁,闲固不逾”。文中对汉函谷关之形势,有言简意赅的说明。并交代了汉元鼎年间,杨仆移关新安的史实,另从“长墉重阁”一句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汉函谷关的城墙很长,关塞为二层以上楼阁式建筑。据载,1923年汉函谷关曾做过一次修复,修复后的汉函谷关高38余米,南北长33米,东西宽20米。关楼保留着民国时期修葺后的形制。站在关楼脚下,仰望头顶青石斑驳、俯瞰脚下古道漫漫。关楼为三层,底层为平垛,中有拱形门洞,可供交通。东西洞门,各有对联一副,为康有为到新安时所撰写,东门联为“功始将梁今附骥,我为尹喜谁骑牛”;西门联为“胜迹漫询周柱史,雄关重睹汉楼船”。这两副对联,虽寥寥数语,却概括了函谷关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对联里提到的,就是汉武帝时的楼船将军因耻于关外民,而将秦函谷关迁移到新安的典故,而另一则典故则是我们常说的老子出关,“紫气东来”。在平垛上周,围以寨垛,中间是两层阁楼。中层四门对开,上层为八角楼。四面开窗,飞檐画栋,八方翘角之上,各系铜铃一个。在西门门额上有康有为题写的“汉函谷关”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沿着台阶登临关楼,眼前浮现着2000多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幕幕故事。想当年,这里巍峨的城墙延绵山间,北至黄河岸,南到洛河畔,形成了数十公里的天然屏障,唯有通过城门,方可出入此关。汉函谷关,当时是长安与洛阳之间的著名关塞。特别是东汉王朝定都洛阳后,它更是成为了以洛阳为起点的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和第一要塞。虽然如今的汉函谷关残缺破败、杂草丛生,但整体轮廓依稀可见,透过汉代史书般厚重的夯土层,一个大一统帝国的雄伟形象呼之欲出。
 
  从东都洛阳的盛世繁华,到塞外的黄沙驼铃,其间不知穿行了多少道关隘,被车轮碾出了多少道印痕。在关楼遗址东西两侧长约400米的古代道路遗迹上,有宽窄不等的古道,我们沿着涧河北边的木栈道向东,在木栈道的下方石道上,那一条条深深的车辙,是千百年来长久碾压形成的痕迹,向人们无言诉说着当时旅途之艰辛,行路之艰难。
 
  丝绸之路,绵绵悠长。崤函古道是古时洛阳至潼关这段道路的统称。古道临黄河南岸、穿越崤山,是东西往来最便捷的通道。公元73年,东汉班超受命从东都洛阳途经汉函谷关出使西域,“重开丝路,经营西域”后,丝绸之路向东延伸到了洛阳。在这里,仿佛仍可看到东西方使者来往频繁、客商络绎不绝的交通盛况和繁忙景象。唐代边塞诗人王昌龄吟唱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道尽了战争的悲壮与凄凉,以至明代诗人李攀龙将它推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这里的“汉时关”,就是眼前这座汉函谷关了,在诗中,诗人描述了2000年前汉函谷关的景象:一轮明月,照耀着关塞,不知有多少人从这里走出“万里征战”,又不知有多少将士从这里“马革裹尸还”。“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杜甫的那首满含悲愤的《石壕吏》,就是写的距崤山道北路石壕段东约两公里的石壕村。
 
  历史的长河奔涌不息,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在新安函谷关遗址及周边区域的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与丝绸之路联系紧密的文物。这座关隘在这里矗立了两千个春秋,经历了两千载风雨,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王朝的荣辱和兴衰。在崤函古道石壕段,一关一道,都是丝绸之路西行必经之地,为中原敞开了通往西域的大门。与今日这里的寂静相比,历史上的喧嚣就如同一个逝去的梦。而今,汉函谷关依旧矗立在那里,默默讲述着古今兴亡,静观着云卷云舒。而在汉函谷关的南北两侧,陇海铁路和310国道上,穿流不息的车辆日夜奔驰,这是新时代的丝绸之路,它伴随着人们美好的幸福生活,不断向远方绵延。
 
  我们走进函谷关,回望的并不只是一段风景……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孙晓远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