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六十载铁路情缘与书院梦

时间:2019-02-25 14:08:01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王立斌
 
 
  火车、钢轨,在我的人生中一直伴随着我,陪我走过大江南北。考古、学习、考察、研究、参加学术会议,火车带我行程万里。
  
  童年,火车伴着田园风光
  
  童年的记忆中,对我影响最深的是1959年那个夏天。
  
  那年我6岁,母亲带着我从上饶站上车去丰城老家探望外祖母。我们在进贤县温圳镇下车,来接我们的是大舅和表哥两个人。从进贤温圳到老家丰城市袁渡镇岩上村还要走15里路,在文港还要横跨抚河。
  
  那时的交通很不方便,一路上全靠步行。弯曲的田间小道,金黄色的稻谷等待收割,田间的水车在忙碌地抽水,水牛在水车旁拉水碓碾米……这些都是年幼的我第一次见到的新鲜事,也是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田园风光。
  
  有一个场景像电影画面般常常在我脑海中一格一格地闪现。当时,我靠在大舅的右肩上一路看尽田园景色,别提多高兴了。回村子的路上,我不停地跟大舅问这问那,了解了不少乡土民情,这为我16岁到农村、适应那里的生活奠定了基础。
  
  这次出行让我的人生有了第一次乘坐火车的经历,从此,火车、铁路就和我的人生轨迹联系在了一起。
  
  青春,铁路连接我与书院
  
  1968年,国家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我们这些69届的初中毕业生随着知青队伍也来到了农村。3年的时间里,我在大队里当老师,后来被推荐到工厂学工,成为一名机械工人。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有幸考上了大学,从此踏上了人生的第二个征程。随着火车一声长鸣,我再次从上饶站出发,前往省城南昌,去江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报到,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铅山县文化馆工作,并分管当地的博物馆、图书馆。1984年,文化馆、博物馆、图书馆三家正式分开,我被安排到新设立的博物馆负责日常事务。从此,我开始从事与铅山文物保护、馆藏文物收藏、鹅湖书院修复相关的工作。
  
  当时,我在博物馆工作,正赶上国家批复在铅山修建铁路,沿线文物的考古调查工作落在了我的肩上。
  
  铅山境内有着漫长的铁路线,比如横峰到福州的峰福铁路。我翻山越岭、蹚河过溪,在荒芜的野地和杂草丛林中感受着身心向远方延伸的那种纵深感,有时还能从考古工作中感受到一点诗意,所以这项任务于我而言实在是苦中有乐、乐在其中。
  
  3年后,上饶地区决定在峰福线的基础上再修建一条从上饶至铅山西的铁路线,我又一次负责沿线的文物考古调查工作。这一次,铅山境内的考古工作包括江村窑遗址的考古发掘、银村畈西周文化遗址发掘,并且限定90天内必须完成各项考古发掘。
  
  为保证铁路如期施工,我们博物馆的同仁们总是一起行动、并肩作战,总算在预定时间内完成了考古发掘工作。我很欣慰,觉得自己也算是为这条铁路的修建做好了前期的文物整理工作。
  
  这两次与铁路建设的亲密合作,让我与铁路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后来,我又经常乘坐火车到各大书院考察。
  
  我经常乘坐绿皮火车从上饶出发,向东考察杭州的万松书院、绍兴的蕺山书院、宁波的甬上证人书院、无锡的东林书院;向南沿峰福线考察武夷山的朱熹沧州精舍、武夷精舍……
  
  这里我印象很深的是当年吕祖谦与朱熹为合订《近思录》,游览九曲溪时留下的摩崖石刻。当年,吕、朱二人来江西上饶铅山的鹅湖寺,邀请陆九龄、陆九渊兄弟来鹅湖寺相会。这么一个简单的约定,在南宋淳熙二年(公元1175年)演绎了一场举世瞩目的哲学大会——鹅湖之会。这场盛会使得800多年后的峰福铁路也沾染了历史先哲的文化气息,显得与众不同。
  
  后来,随着国家高铁建设的推进,这里又建设起京福高铁。如今,从上饶到武夷山,有多条高铁线路开通,只要二十几分钟就能抵达。原来朱熹同吕祖谦一行从武夷山到鹅湖要走3天,现在仅要二十几分钟,这样的大跨越恐怕连朱子也没有想到,而800多年后的今天,高铁将这一梦想化作了现实。
  
  光阴似箭,如今我已从博物馆退休。我时常想起当年乘坐绿皮火车到大江南北的许多城镇去调查乡村书院建筑、参与遗址保护的情景,感慨颇深。
  
  对于一些生活在偏远山区、收入水平有限的普通百姓来说,绿皮火车依然是支撑他们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
  
  记得有一次,我要去紫阳书院考察,书院位于湖北汉川,当地不通高铁,所以我乘坐绿皮火车出行。
  
  那是一个漫长的夜晚,绿皮火车沿着铁路线缓慢前行。绿皮火车的车厢就像一个生动的舞台,舞台上没有固定的主角,每个人又好像都是主角。火车上,人们一举一动的生活细节至今依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可以说,绿皮火车记录着中国普通百姓出行的一幕幕场景,这些场景构成了一部讲述中国老百姓旅途故事最好的纪录片。
  
  如今,高铁载我行走四方
  
  今天,飞速的高铁载着我走南闯北,我的足迹遍布祖国各地的300余所书院:河南的应天书院、嵩阳书院、文昌书院、甘棠书院,辽宁的银冈书院,山东的尼山书院,河北的沧州书院,湖南的石鼓书院、渌江书院……
  
  铁路使我在有生之年为完成自己早已定下的书院梦不断前行。我想自己真的是赶上好时代了,高铁与我同行,它在无形中见证了我的书院梦。
  
  在对古代书院的调查研究中,我乘着高铁、沿着小道,以考古人田野调查的方法进行铺地式探访,核对方志、家谱,获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1982年,我的第一篇文章《鹅湖书院》刊登在《江西历史文物》上。1984年,我发表在《史学论文集》上的论文《论鹅湖之会与鹅湖书院》被中国书院辞典收进文献索引条目……
  
  后来,我一步步将研究的视野放宽,借助高铁的速度把中国各地的书院都纳入我的研究计划里。
  
  近两年,我又提出了运河与书院文化的研究新课题,白鹿洞书院、白鹭洲书院、豫章书院、象山书院、仰山书院、信江书院、浮梁书院……江西地区诸多书院文化研究工作都已纳入了我的研究计划中。
  
  我清楚地知道,针对白鹿洞、鹅湖、嵩阳、岳麓等诸多书院的古建筑研究,都要基于对现存建筑实际情况的比照,这无疑是另一项巨大的书院建筑研究工程。我将继续乘坐高铁驰骋在中国大地上,继续我的书院梦。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鲁溟涛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