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张执浩的火车情缘

时间:2018-09-27 09:55:05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赵伟东

张执浩诗集《高原上的野花》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他远远地看见火车咣当咣当开过来了。火车威风凛凛、吞云吐雾,穿过远处的青山绿水、田园村庄,逐渐消失在地平线尽头。他的心中涌现出无数关于火车的诗句。
  
  他远远地看见火车咣当咣当开过来了。火车威风凛凛、吞云吐雾,穿过远处的青山绿水、田园村庄,逐渐消失在地平线尽头。他的心中涌现出无数关于火车的诗句。
  
  若干年后,他在诗歌《蜈蚣与火车》中这样写火车和蜈蚣,“我捉过蜈蚣/小的三分钱,大的五分/我被蜈蚣咬过,因此珍惜/那种又疼又痒的感受”“明天,焦枝铁路开通了/我们爬上山顶眺望火车里的人/一列火车在浓烟中飞奔/车轮滚滚却不见车轮/还是这列火车/今天消失了,明天会再来”“我曾被火车的汽笛声惊吓过,因此珍惜/火车越来越近/蜈蚣越来越少/这种又兴奋又恐惧的感受”。
  
  他是诗人张执浩。他童年时曾在家乡荆门的仙女山上捉蜈蚣,捉蜈蚣时他看到了火车,兴奋不已。他曾经梦想用卖蜈蚣的钱买一张火车票,奔向心中的远方。那时他看到的铁路是焦枝铁路,他看到的火车是蒸汽机车。
  
  2018年8月,张执浩以诗集《高原上的野花》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这是对张执浩多年创作的肯定。
  
  张执浩1965年秋出生于湖北荆门。在诗歌创作上,他追求“目击成诗,脱口而出”,在他的诗中,俯拾皆是读者司空见惯却并未留意的生活细节和家长里短,譬如绿皮火车、站台、站牌、峨眉豆、南瓜、萝卜、蚂蚁、鸡蛋、槐树、晾衣绳……从貌似鸡毛蒜皮的叙事中,张执浩释放出积极向上的生活热情。他的作品曾先后获得“中国诗歌奖”“人民文学奖”以及《诗刊》2016年度陈子昂诗歌奖等多个奖项。
  
  1984年9月,张执浩到武汉读大学,从荆门站出发,经宜城、襄阳、随州到武昌,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漫长的旅程。
  
  那时的绿皮火车,挤满了疲惫的旅客,满载着旅人的憧憬。他带着对远方的期待踏上了荆门开往武汉的火车,全程用了9个多小时,和现在的两三个小时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因为旅客过多,张执浩在火车上居然金鸡独立般站了近6个小时,动都不能动。他在散文《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中这样描述“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绿皮火车半截身子笼罩在蒸汽中,半截裸露在秋雨里。随着一声长鸣的汽笛,我的心跳和着车轮有力的节奏驶向了未知世界”“多年以后,我仍然觉得这是一趟不可思议的行程:火车在夜色中走走停停,我在过道上足足站了将近6个小时,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座位,居然没有觉得累”。
  
  火车赋予张执浩无尽的灵感,他甚至希望像火车那样勇敢且富有力量。多年后,张执浩在一首《压力测试》的诗中写出自己像火车一样执着向前的追求,“那是在旷野,小站台的路灯下/白色的石牌上写着黑色的站名/我撩开窗纱一角看见一张脸一晃而过/我听见车轮擦拭着轨道发出胶卷底片的呻吟”。
  
  3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与张执浩手执酒杯、畅谈人生的时候,张执浩仍念念不忘他乘坐火车到武汉时的情景,他说“火车改变中国”,铁路影响了整个国家进步的历程。
  
  张执浩大学学的是历史专业,他说现代国家的繁荣发展几乎都与铁路有关。他谈到铁路对武昌起义的影响,他说正是因为四川发生保路运动,才为武昌起义创造了条件。他多次谈到美国女诗人米莱在《旅行》中写下的诗句“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也不管它往哪儿开”,张执浩对火车的特殊记忆和复杂感情溢于言表。
  
  多年来,火车作为抹不去的意象一直跃动在张执浩的诗歌里,在他心里一直装有奔驰的火车。他在《笨拙的火舌》中表达“我在黑暗中向你亮出了舌苔/滚烫的生活,一个老人在舔着/窗外,火车提速,月亮在缝合”“留下吹灰的老人,独自坐在月光车站”。
  
  每当回首往事,焦枝铁路上的火车意象便像他小时候活捉的蜈蚣一样进入张执浩的诗歌。他在《浮云》中写下,“我去过最高的地方是仙女山顶/我见过最高的树是山顶上的那棵老枣树/天黑之前天边很远/那里有一条焦枝铁路/一列火车需要用一整天的时间来穿越我的世界”“我坚持在仰望与俯视之间寻找故乡的角度/我没有远大目标我没有/辜负当年送我远行的那列绿皮火车/也没有责怪昨天晚上带我回家的那个噩梦”。
  
  在《平原夜色》这首诗里,张执浩写到了江汉平原上的汉宜铁路,“平原上有四条路:动车,高速,国道和省道/我们从动车上下来,换车在高速路上疾驶/平原上有三盏灯:太阳,月亮和日光灯/我们从阳光里来到了月光下/日光灯在更远的地方照看它的主人/平原辽阔,从看见到看清,为了定焦/我们不得不一再放慢速度”。
  
  无数次,张执浩见过火车呼啸而过;无数次,张执浩乘坐火车由南到北。这些年,他坐着火车几乎跑遍祖国的大江南北,收获了不少诗歌大奖。
  
  在张执浩眼里,火车为人们带来了明媚、幸福的生活。他曾经写过深圳的火车“在深圳东部华侨城/小火车慢慢开/最近的站台上插着最远的站牌/小火车朝空中开/大地像座花园/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花园”。
  
  近年来,张执浩经常乘坐高铁出行,高铁与他的生活紧密相连。他写过关于高铁的诗《无题》,“坐高铁去看你/搭飞机回来/距离相同/时间也是一样的/火车贴着大地飞驰/世界模糊/唯有你轮廓清晰/在后退中前进”。在他看来,乘坐高铁出行与乘飞机一样为旅客带来美好的出行体验。
  
  因为地缘关系,每年我都要经过张执浩的老家。我的父母就埋葬在张执浩老屋后面的仙女山上,每次我去祭拜父母,都要乘坐火车经过岩子河边张执浩家的小路,他诗中描述的意境,都会在我眼前展现,因此读张执浩的诗,我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在张执浩看来,绘画界有“画家”,音乐界有“音乐家”,而只有诗歌界,称为“诗人”,所以诗歌与“人”是一体的,诗意的人生无处不在。
  
  在张执浩看来,诗歌在这个时代的用处是唤起读者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只要人们尝试去感受自己心中的柔软,诗歌就能产生,人人都能成为诗人。
  
  作为铁路诗歌的创作者,创作天地无限广阔。铁路与诗歌、铁路与远方有着天然的联系。回到生活本身,铁路上的诗意无处不在且感人至深。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鲁溟涛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