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困境中的两难选择(七)

时间:2010-02-02 11:30:00 来源:《人民铁道》报 作者:冯仁杰
阅读:
  粤路风潮  

  在排拒外债、收回路权的过程中,地方绅商无疑是主要力量。1904年春天,通观三省绅士历次呈文,尤其湖南绅商出于对外国 “派兵保路,无永撤期,铁路矿山,任其开采”和 “湖南变成第二个东北”的担忧,真可谓 “湘粤绅士,振臂一呼,群起反对,激论血争,不屈不挠,终使虎口之物失而复得,恢复东南半壁江山于无形”。

  粤汉铁路动工之际,国内先发生了广西的 “拒法”运动,继而又发生了全国范围的 “拒俄”运动,于是 “东三省之害尤前车宜鉴”便成了当时人们屡屡提起的关键词。

  最终在1905年9月9日交付完第一笔废约款后,粤汉铁路借款合同终结。然而粤汉路收回自办的前景却并不乐观:按事先的约定,赎路借款中,广东分担额是300万两白银,借款不足部分广东分担额为100万两。所有这些债务都成为粤路自办中的沉重负担。对此,粤督岑春萱颇有感触地说: “路不成,既无余利可以购回,又难别筹巨款购回,以逐年付息,何所底止?是废去合同,转为三省增一无穷之累。”

  但是如此严峻的形势并没有阻挡各种政府、经济势力在承办铁路上的争权夺势斗争——

  1905年10月,交完废约款的次月,绅商们就粤汉铁路筹款自办问题在武汉举行会议。会上提出 “公益彩票之议”, “先以三成作为特别彩,而以七成现银抵作铁路十成股本”。此方案虽以全额价发行铁路股票,但其中三成现银归发行者手中,实收现银仅七成。此法很受绅商欢迎,梁庆柱等人被推举为粤绅代表赴鄂开会。会上依然坚持此法,为粤路争得 “商办”权力。

  以岑春萱为首的地方政府对此并不支持,并斥该法 “其性质略与赌商所设之彩票无异”,提出自办方案,而其中“筹公款”和以税收方式从民间集资的办法,为绅商反对。于是1906年初,引发了粤路风潮第一次冲突——官绅冲突。在激烈对抗中,岑春萱下令拘捕绅商中坚人物黎国廉,局势震惊朝廷后,随即派周馥查办此事,由于朝廷干预和张之洞等人积极从中斡旋,才未使事态继续恶化。

  为促使问题朝有利于商办的方向发展,1906年2月3日,广州 “七十二行”开会筹议办法,决定采用股份合资之组织并着手募集。不久,应募者竟集成巨资,粤路商办为朝廷首肯。4月,众人公举郑观应为粤路公司总办。

  郑观应顿时成为粤路风潮风口浪尖的人物。其间,无论是他本人还是粤路公司始终和地方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粤路招股相当成功,然而公司组织人事基础却十分虚弱,总办、副职各把持一个部门,各行其是,各个职务均以股份数额而定……所有这些使公司从开始就潜伏着巨大的危机。

  绅商的个人权势和利益欲望阻碍了粤路公司的建立和健康发展,他们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官方对商办公司的侵害上,郑观应经手判定的 《商办粤汉铁路有限公司简要章程》就是这么一个标本。至于公司内部管理与运作机制等重大问题,几乎毫无涉及,也没有进入创办者及领导层的视野。拥有数百万股金的公司,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启动和运转的。

  对于公司这些问题,当时同盟会机关报 《民报》刊发了 《粤汉铁路之广东自办》一文,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但并没有引起包括郑观应在内的创业绅商的注意,之后便有了郑观应当选3个月后就告退的事件。

  造成郑观应仓促辞职的原因有二:公司领导层内部的倾轧以及绅商尤其是香港绅商的反对。公司成立伊始,在权力分配上,绅商矛盾愈演愈烈,粤路风潮从1906年年中一直延续到1907年,除了内部争斗,还有更为复杂的政治背景。

  直接导致郑观应辞职的是粤路车辆招标,招标是郑观应主持的。在报价最低的五家厂商中,最后中标的是次低报价的美国窝臣造车厂,而非最低报价者——香港广生隆。一时间,公司 “内则意见参商,诚狐各恃;外则谣言肆起,市虎高哗”,郑观应本人更是 “一身为众矢之的,四方作借口之资”,于是递交辞呈,提出 “展期一月,以便另举贤能”。至此,郑仍继续主持工作,推进粤路工作。1906年9月,郑观应决定不再为粤路做事。不久, “各报刊刊载股东林道腴等致文澜书院,条列郑总办二十条罪状”,但后来查账结果,并无太大问题。对此,盛宣怀力主郑观应勿放弃粤路公司之职,郑观应仍为粤路经办路轨定购之事。从粤路当时接手乏人之状看,郑如迎风而上,再度当选可能性极大,但他并没有为保持职务努力,还在办妥移交手续后不久,干脆离开广东。

  粤路建设在中国铁路创业史上是一个失败的典型。国民初期撰写的 《清史稿》对其如此评价: “粤汉铁路粤人集股最多,倾轧亦最剧,总理屡易,路工停滞。”1911年,清政府在推行干线铁路国有政策时,粤路又成为强有力的典型事例。

  郑观应离开后,粤路公司 “各负薪水等费太高,与开办初年费加数倍”,创建初始实收股金2000余万元,至1911年初,账面仅余200余万元,而铁路建设仅为106公里,其余待建路段的购地尚未完成。至辛亥革命时,面值5元的股票已跌至9角。

  郑观应事后说: “粤汉铁路开办十年,用费三千余万,仅成路四百余里,糜费之多,为全球铁路闻所未闻。吾粤绅商因此路之故,名誉为之扫地。不如仍照满清晚年收归国有之说,犹为正办。”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粤汉铁路
编辑: phpcms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