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林杂志| 专项活动|

人民铁道网

旧网站备份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红楼阆苑揖芬芳

时间:2019-12-04 11:11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赵元梓
阅读:
——王雄《<红楼梦>写作之美》赏析


  说不尽的《红楼梦》。
 
  自清乾隆年间手稿《石头记》流出,研读之作便随之问世。评点、索隐、题咏、探佚、考证,层出不穷。200多年来,其阅读史与研究史形成了一部同样厚实的学问——红学,这在世界文学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人们从这部百科全书式的古典文学巨著中,见天地、见人生、见他人、见自己。从宇宙大化到生命个体,人们探究、捕捉着蕴藏其中的一切讯息。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先生认为,《红楼梦》说到底是一部文学作品,是一部小说,我们研读《红楼梦》不可以脱离文学的、艺术的视角,不可以脱离对写作价值和审美价值的探讨。王雄先生的新作《<红楼梦>写作之美》即是这样一场美的旅程,作者在风光旖旎的红楼大观园里,谈文学,谈写作,谈艺术,谈美学,解析写作密码,探寻性情秘境,邀你漫步文学堂奥,领略人类心灵中亘古长存的美。
 
  王雄是一位汉水文化学者。他以百万字的长篇小说《阴阳碑》《传世古》《金匮银楼》(合称“汉水文化三部曲”)的创作成就,被誉为我国首位倡导和实践汉水文化小说创作的作家。他读小说,写小说,研究小说,在小说鉴赏方面有着独特的敏锐力和穿透力。多年来,他致力于《红楼梦》的写作研究与借鉴,既有作家的立场,又有研究者的视角,同时亦是一个真诚的读者,重重身份,交叠在这片文学的海洋里,乐此不疲。
 
  他的研究从谋篇始,进至语言、修辞,再到美学意境,由宏入微,由浅至深,由实而虚,将《红楼梦》写作的框架、细节、字里行间与言外之意,层层剖析开来。感性、理性齐驱并进,思想、艺术相与迸发,系统地展现出这部小说创作的秩序与庞杂、隽秀与宏阔、质朴与美学,纹理清晰,文势磅礴,令人不禁称叹:《红楼梦》之美,首当写作之美也。
 
  一
 
  对于《红楼梦》这部文学巨著来说,美是周遍的、深彻的,洒落于全书的边边角角。吉光片羽,皆在那里闪闪发光。然而,王雄却对《红楼梦》的写作之美情有独钟。从框架到线条,从思想到语言,王雄的感知和见解都凝聚着对《红楼梦》文字美的欣赏与喜爱。
 
  王雄犹如一位探险者,穿过一片片具象的丛林而进入一种抽象体验的境地,因此当他从那片密林深处跋涉出来时,叙述中便带有了芳香的气韵。他在分析《红楼梦》的架构时写道:“曹雪芹笔下的线条,刚柔相济,有张有弛,适时而行。沿着这些线条,或大波翻滚,或小波涟漪,或峰谷起伏,或洼地一片,时明时暗,气象万千。”线条是小说写作的路径,是思想表达的脉络,王雄在曹雪芹的小说线条中读出了错落有致的节奏感。粗粗细细的线条,起伏而跌宕,张开又闭合,平面而立体,被赋予时空、色彩、动静的变化感与流动感。线条交织,美的韵律组合成美丽的歌,如白居易诗中所写:“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王雄对语言的感知尤为敏锐。他十分赞赏曹雪芹对动词、形容词的运用技巧,细腻、形象、生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采取夹叙夹议的手法,点评动词、形容词的灵动,赞叹含蓄、比喻等多种语言表达的魅力,尽情享受对语言的涵咏与体味。他以动词为例,讲解曹雪芹用动词对人物性格的刻画。如凤姐的“泼”,贾环的“猴”,贾母永远是“歪”在床上,宝玉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一个动词,就准确地勾勒出不同人物的形态与心态。同一个动词,用在不同人身上,传达出的气息与气质也不尽相同。由此挖掘出动词传神的境界。王雄列出了动词单用、动词重叠、动词连用、动词活用等手法,揭开了动词妙用的层层面纱,既让人看到动词使用之神,又让人感受到汉字意蕴之广。学习者,可立竿见影也。
 
  二
 
  《红楼梦》的思想宏阔而精微,通过写作上的精巧表达,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分析《红楼梦》的写作架构,我们很容易用大视角来概括。在王雄看来,这种大视角是多棱的、有生命的,如全知视角、限制视角、空间视角、闲文视角等都做到了自如切换。他通过认真考察,归纳出仰观、俯察、总览、透视等多种观察方式,以作家的眼光和思维进行了重构,划分为谋篇、语言、修辞、意境等多章节,架构起小说的堂庑楼阁,层层叠叠,参差不齐,还捎带着房前屋后的花花草草。
 
  谈《红楼梦》的结构,他从主体架构、情节编织、视角选择、多维叙事、故事延伸、小说节奏、细节运用等,一路说来,兴趣盎然,将小说写作的灵魂、骨架、血肉和盘托出,道出了曹雪芹编织锦绣、穿针引线的奥秘。
 
  他用“一座迷幻般的文学建筑群”形容《红楼梦》架构的恢宏,形象生动,比喻贴切。他列出了立体化架构、网状结构支撑、线性递进法则……如此等等,如同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他试图用一砖一瓦来还原这座建筑群的样子:楼阁、流水、小桥,弯弯绕绕的石道、回廊以及点缀其间的风声鸟声,曲径通幽,柳暗花明。王雄认为,只有打破通常的时空关系,从多维时空的角度,把握各个故事、情节的交叉关系,才能从总体上认识和理解《红楼梦》的内在结构和外在表现。由此,他清晰地读出了小说的主线与副线、明线与暗线,读出了小说人物与人物、故事与故事间的藕断丝连,因此能够在这迷宫里拨云见月,将所见到的文学盛景采撷而归。
 
  说到《红楼梦》的细节,王雄形容它们是“金蔷薇里的金琐屑”,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谈及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神态细节,他这样评论道:“凤姐冷笑,笑出了她的威严;凤姐说话,说出了她的刻薄;凤姐喝命,喝出了她的粗暴;凤姐掷牌,掷出了她的泼辣。由此,凤姐的形象,雷霆电火般地跃出纸外。”他观察到,贾府的由盛至衰,有春天作证。同样是描写春天,前后景观却大不相同。小说前半部,贾府繁荣时,是春风拂面、温柔多情;小说后半部,贾府没落时,是春风哀叹、不忍相见。写细节,王雄评点的落笔也是很细的。一叶知秋,于细雨微风中见落落长空,这是作家见微知著的敏感。
 
  王雄引导读者在红楼迷宫里行走,一同感受结构的恢宏、纵深,感受细节的微妙、悠远。《红楼梦》中奥秘无穷,架构中有奥秘,细节中亦有奥秘。“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红楼里的每一条曲径都可能藏有奥秘。若不能取径而入,焉能领略花木幽深之美?
 
  三
 
  优秀的文学作品中,有些美是显而易见的,有些美是含而不露的。有些美在画面之中,有些则在画面之外。有时画面中是一个人物、一个场景,传递出的却是生命深处的律动,是天地间鼓荡的自然之音。《红楼梦》中的黛玉葬花、宝钗扑蝶、龄官画蔷、晴雯撕扇……每每想起,都盈盈生动。还有那幅清新隽永的湘云醉眠图,王雄评介道:“有声音、有色彩、有花香,包含着永动的生命,具有动静相生的辉映美。”
 
  为呈现《红楼梦》的写作美,王雄有意在文字上强化诗文气韵。每一节标题,他都借用小说中的一句诗或一句话,主题、副题虚实相生,形象地勾画出一片可以任意想象的空间,用文字美表达《红楼梦》的写作美。谈“小说节奏”,他用“一丛浅淡一丛深”来形容;谈“细节运用”,用“聚叶泼成千点墨”来点缀;谈“形容词运用”,用“风流文采胜蓬莱”来比喻;谈“含蓄语言”,用“半卷湘帘半掩门”象征。缜密的构思与诗意的表达实现某种巧妙的融合,呈现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自然之境。
 
  赏析《红楼梦》的色彩美,他以“黄金莺巧结梅花络”为题,点出小说色彩使用的奇与妙。他分析道:“一般而言,颜色搭配最忌讳红配绿。然而,曹雪芹偏偏就喜欢红绿搭配的色调,《红楼梦》中随处可见红绿组合之美。不管是先前的红香绿玉,还是后来的怡红快绿,以至于最后的桃红柳绿,一群穿红着绿的姑娘、小伙子,在大观园里彰显着自己的多彩人生,构筑起韵味无穷的小说意境。这正是曹雪芹赋予《红楼梦》的一种色彩力量。”小说中,色彩不是简单的视觉呈现,而是被赋予了丰富的意涵,带有了生命的力量。色彩融入人物、融入场景、融入故事情节,将整座红楼折射得五光十色。王雄正是要读者注意,舒展的色彩,就是弥漫在人物、情节之间,入乎其中又出乎其外的融合美、意境美以及不落俗套、不事雕琢的自然美。
 
  王雄说,这本书的写作初衷就是想与文学爱好者分享《红楼梦》的写作艺术。在他看来,《红楼梦》是一场文学大梦。它起于梦,结于梦;表面写梦,实际并非写梦。这正是文学的魅力所在。诚然,《<红楼梦>写作之美》有着鲜明的导向功能,登高而望,风光无限。遨游在神秘的红楼大观园里,一面愉悦地感受王雄的读书体会,一面潜心地破译《红楼梦》的写作密码,这无疑是每个读书人心中的美好风景。不妨以王维诗相赠:“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愿君多来文学大花园中散步,在浩瀚的人类心灵中感受生命之美、宇宙之阔,于皓皓长空中望见那轮千年明月。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刘海霞
下一篇:生命的复苏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