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我的扳道工爷爷

时间:2019-11-14 09:58:07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黄啸天
阅读:
  小时候的我,最喜欢的就是爷爷抱着我站在阳台上,看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黑色的大家伙,前面有一个红色的嘴,头顶冒着白色的烟,驶过道口时发出嘹亮的汽笛声,每每看到这一情景我都十分欢喜。我问爷爷这是什么,爷爷告诉我,这是蒸汽火车头,后面一节节是车厢,有的装着货物,有的拉着旅客。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开火车该是多好的事情啊。那时候起,小小的种子就在心里种下了。
 
  1958年秋,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红色的落叶静悄悄地落在小平房的窗前。一个面庞黑黑、身着藏蓝色工装的小伙子左手打着算盘,右手清点着账目。当了几年会计的他,对这一切驾轻就熟。
 
  咚咚咚……咚咚咚……“村长来了啊。”透过门上的玻璃,小伙看到屋外走来一位老者。放下手中的算盘,小伙立即开门迎了上去。寒暄了几句,老者缓步进了门,安坐下来,道:“我就开门见山了啊,现在村里有几个名额,去铁路工作。这是个好机会,能看看外面的世界,你平时工作我也看在眼里,所以我想把这个名额给你留一个。”小伙愣了神,过了几秒,结结巴巴地说:“真,真,真的吗?”黝黑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喜悦。这个小伙就是我爷爷。也就是从那一刻起,爷爷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安徽宿县农村来到城市,成了一名铁路工人,开始了新的人生。
 
  离开家乡的爷爷成了一名铁路扳道工,那时候的铁路道岔需要人工扳动。爷爷一干就是几十年,风风雨雨,兢兢业业。这期间,他认识了在车站工作的奶奶,后来有了我爸,再后来,我就出生了。
 
  铁路可算是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爷爷家住在编组场附近,透过阳台的窗户,我看到蓝蓝的天空下,一条条黑乎乎的轨道延伸向远方。小时候的我,最喜欢的就是爷爷抱着我站在阳台上,看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黑色的大家伙,前面有一个红色的嘴,头顶冒着白色的烟,驶过道口时发出嘹亮的汽笛声,每每看到这一情景我都十分欢喜。我问爷爷这是什么,爷爷告诉我,这是蒸汽火车头,后面一节节是车厢,有的装着货物,有的拉着旅客。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开火车该是多好的事情啊。那时候起,小小的种子就在心里种下了。
 
  我慢慢长大,步入小学。那时候,从爷爷家去上学有两条路:一条是大路,需要从铁路旁走到马路上,向前直行一段,再折回,路程较远且汽车较多;另一条是沿着铁路旁的小路走,穿过一片小果林、一个小村庄,走过一段坑坑洼洼的泥巴路,最终到达学校。我最爱走这条小路,不仅有趣而且路程短,因此这成了我上学放学的必经之路。可惜好景不长,调皮的我开始“不走寻常路”。有一次放学时,我和一个同学一起回家,沿着机务段旁的小土坡上了线路。我俩一路顺着铁道行走,有说有笑有打有闹,恰巧被在小路尽头等我放学的爷爷看到了。只见铁道那头的爷爷小跑着冲了过来:“你们快下来!”爷爷咆哮着,黑黑的脸涨得通红。我和小伙伴吓坏了,连忙下来。就在这时,一列货车向这边驶来,咣当咣当驶过。我不禁后背发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爷爷揪着我俩,我的手被握得青紫。“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千万不能上铁路,多危险!”到了家,爷爷狠狠地把我打了一顿。这顿打让我记住了爷爷的严厉,更知道了铁路安全的重要。
 
  后来,我到上海大型养路机械运用检修段成了一名大型机械司机。进入铁路工作后,我深深感受到铁路发展的日新月异。过去的扳道房在慢慢减少,人工道岔被自动化道岔替代。从1958年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宝成铁路开通到现在电气化线路的基本覆盖,蒸汽机车几乎看不到了,复兴号飞速奔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过去的线路只能通过人工维修,俗称“砸洋镐”,现在有了大型养路机械,不仅降低了人工成本,而且大大提高了线路维修效率。见证铁路巨变的同时,我也感受到铁路不断优化的制度和职工不断提高的福利待遇。这都让我感受到,我们迎来了铁路最好的时代。
 
  2013年12月,奶奶走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爷爷变得话少了,脾气也更加温和。和爷爷聊天,他以前讲故事时的抑扬顿挫没有了,一切变得很平淡,爷爷的背影也从硬朗逐渐模糊起来。爷爷老了。
 
  “爷爷住院了,你快回来看看吧。”接到父亲的电话,正在工地的我连忙向领导请假,坐最早一班车赶到医院。花白的头发下,氧气面罩遮住了爷爷的半张脸,旁边的监视器发出滴答声,我不敢发出太大声音,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下来。“你爷爷天气凉舍不得开空调,急性肺炎引起心脏衰竭,好在度过危险期了,放心吧。”父亲拍拍我的后背。“以后你下班多回来看看他吧。”我抹了抹眼泪,应声点头。我和父亲来到病房外,聊了起来。父亲叹了口气说:“你爷爷这辈子没有干过多么伟大的事,他在扳道房一干就是40年,一次安全事故都没出过。能把平凡的事情干一辈子,并且干好,我认为这就是不平凡啊。”我点了点头,想到年少的我曾经嫌弃爷爷是一个普通的扳道工……我再次哽咽了,在悲伤和恍然中,我和父亲坐在门口直到天亮。
 
  回去的路上,我思绪万千,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在铁路上干出一番成绩,让爷爷放心。想着想着,思绪突然飞到前段时间,奶奶刚去世,爷爷和我们一起翻旧照片,看到一张爷爷和奶奶年轻时的合照,爷爷微笑着说:“你奶奶年轻的时候好看吧?”满是皱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