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道口道口

时间:2019-06-20 09:12:39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刘长春
  7点30分时,我驾驶汽车开出市区已经20多公里了,在一处山峰的山脚下,刹住了车。
 
  昨夜,一场鹅毛大雪覆盖住了道路,前面的路没有车辙印,摸不清路况,且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这种路,就算没有雪,都要揣着十分的小心。
 
  我停顿一会儿,定定神,吁了一口气。踩离合,挂一挡,汽车缓缓地沿着道路右边有灰色铁栅栏的一侧谨慎行驶。大约半小时后,总算心惊胆战地通过了这段5公里险路。前方,铁栅栏断头处约10米远的地方,有一栋孤零零的铁路道口房。积雪覆盖住房顶,看上去像是白色画面中的一块墨迹。
 
  铁路道口房是一栋二层小楼。顶层是道口员的值班室,一层是我值班办公的地方。
 
  此刻,这美丽洁白的世界,在我眼里早已不再是风景。自从担任这个偏僻的道口工区工长以来,不变的雪飞雪落,我的心,早已让管辖的8处道口封住,只剩下忙碌和牵挂。天气预报说,这几天,一股西伯利亚强冷空气袭来,气温将降到本地40多年来最低。我今年38岁,记忆中,从没有像今年这么冷过。我师傅老桑却不以为然,他说这温度和他们家乡相比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他们家乡冬天气温达到零下50摄氏度,现在我们这里顶天才零下15摄氏度。老桑是漠河人,那地方真的那么冷吗?
 
  今天是周六,按规定工长可以休息,但雪天除外。段里要求下雪天,所有工长必须上岗值班。昨天晚上,车间主任通知,要我下周去参加工班长培训班。这样一来,又有段日子不能回家了。屈指一算,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去看父亲了。
 
  我推门进屋,屋不大,4米长、3米宽,左侧一张床,正中一张桌,上面有台电脑,屏幕上挂了一层灰。右侧竖了一个铁制文件柜,柜子里装满工区的各种管理表簿册。几件摆设,把小屋挤得结结实实的。
 
  这天,我接到20多个电话,检查7处道口,处理6起道口纠纷,跟春耕和秋收高峰期比,要少得多。段里规定,没有特殊情况,值班人员可以夜里10点睡觉,可这个时间怎么能睡得着呢。我躺床上,打开手机,和我师傅老桑微信语音,聊着今天道口发生的事儿。
 
  老桑退休后,我接任工长。道口工长日常工作尽是些琐碎的事。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就像一个快递员穿梭于各道口之间。各种工作中的电报、文件,必须第一时间送达,第一时间请道口员签字查收。最让人头疼的是那些道口路内外纠纷,老桑处理这些事轻车熟路。如今换了我,常常弄得脸红脖子粗。
 
  和我师傅老桑结束语音聊天已近次日零点了。我想睡却睡不着,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值班室的电话也不响了,只有外面道口栏杆上的红灯依然旋转闪烁。斑斓的光透过窗户,映射在墙壁上,忽然间,我感到了那种大水漫卷一般的寂静。
 
  6点钟,电话铃声把我叫醒,一名道口员报告,栏杆被一辆汽车撞断,要我马上过去。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上一篇:延安感怀
下一篇:国槐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