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秋虫儿

时间:2019-06-13 08:29:16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熊庆瑞
  转眼又到了夏天,对于喜欢玩秋虫儿的人来说乐子就又快来了。秋虫儿,在北京话里指的是蝈蝈儿和蛐蛐儿,成虫儿的大致存活期是从每年6月中到9月中下旬,因此也叫百日虫。冬天也能见到有人玩虫儿,但那些不是自然孵化的,是养虫专业户用反季节份雏法通过在冬季给虫卵加温的方法人工繁育孵化的。玩虫儿,顾名思义,指的是养蝈蝈儿蛐蛐儿,养蝈蝈儿是为了听叫,养蛐蛐儿则主要用于斗。自古华北、华东地区比较流行,虽属小众民俗,但据说是始于唐、兴于宋、盛于清,算算也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我儿时正值物质相对匮乏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大多数家庭都没有太多的余钱给孩子们买玩具,而且商店里卖的玩具品种也不多。因此,孩子们玩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就地取材或自己动手制作的,如冰车、铁环、风筝、陀螺、弹弓、玻璃球、纸烟盒等。而我印象最深刻最难忘的则是蝈蝈儿和蛐蛐儿,虫儿是我和小伙伴们整个夏天最不可或缺的开心玩意儿。
 
  那年月在北京,基本没有卖蛐蛐儿和蝈蝈儿的,即便有,家里也不会给钱买,想玩就得自己去逮。小时候,我家住在北京东三环内的国贸附近。当时,家附近有很多工厂,工厂周边就有农田,空地也多,所以那时想逮个把蝈蝈儿、蛐蛐儿倒也不是太难的事儿。
 
  虽说不太难,可对于孩子们来说这逮虫儿的过程也很有些技术含量。就拿逮蛐蛐儿来说吧,首先得会听声儿,不同品种的蛐蛐儿叫的声音不同,油葫芦的叫声儿与斗蟋的就不一样,即便是同一种蛐蛐儿,大的和小的声音也有区别;二是选择时间很重要,最好是晚上,晚上虽然有蚊虫叮咬,但是安静,容易根据蛐蛐儿的叫声辨别蛐蛐儿隐藏的位置;三是得有工具,手电筒、罩子和小纸筒是必备的家什,罩子是自制的,小纸筒要提前准备若干个,一侧封口、另一侧敞口。
 
  逮的时候需要团队协作,至少要有两三个小伙伴相互配合。蛐蛐儿通常藏在草丛、石缝儿或石头、砖瓦、木板、铁片下面相对潮湿阴凉的地方。根据叫的声音判断出大概位置后,要悄悄地靠近,一人或两人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上面的东西搬开,另一人的手电光要同步到位。这是为了让黑暗中的蛐蛐儿突然眼花而不乱蹦,罩子须随即跟上,又稳又准地把蛐蛐儿扣住。扣住的蛐蛐儿必须得是全须全尾儿(音:影儿)的,不能有任何伤碰,整个过程在瞬间一气呵成。待蛐蛐儿沿着罩壁向上爬时,再小心地把罩子掀开一道缝儿,将纸筒的敞口端伸进去把蛐蛐儿收进纸筒,封好口才算大功告成。逮蛐蛐儿的整个晚上,这套程序要反复重演几次、十几次。当然,失手让蛐蛐儿跑掉了也是常有的事儿。
 
  每次逮完蛐蛐儿,带着一身泥土回到家,头一件事就是把逮来的蛐蛐儿逐一放到瓶子或罐儿里,看了又看,那种愉悦和满足是能带入梦乡的。这虽说是几十年前的往事,可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就在昨天。
 
  如今我已年过半百,但听到虫鸣仍感到亲切。前些年,我一直在国外工作,有一年春节回京休假,在出租车上听到了久违的蝈蝈儿叫声,随即和司机师傅攀谈起来。师傅从怀里掏出一只葫芦,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蝈蝈儿。这一下勾起了我的回忆。随即,我去了十里河,在花鸟市场仔细挑选淘换了只蝈蝈儿。
 
  这虫儿生得蓝脸宽肩、黑背绿腹、须长翅翠、威风凛凛,鸣叫起来清脆响亮欢快,甚是招人喜爱。回家后,我食之以葱白和胡萝卜心,并专门为它买了一只葫芦。冬天室内干燥,我每天都把干净的湿毛巾铺在桌子上,让它踩着湿毛巾遛半个钟头,自乐曰:“别人遛狗,我遛蝈蝈儿。”外出时,我也必把葫芦揣怀里带在身上。
 
  春节期间亲朋聚会是必不可少的,恰逢我移居日本多年的老同学回京,一帮昔日同学发小相聚小酌,言谈甚欢。蝈蝈儿不甘屈居配角,不停地鸣叫刷存在感。看同学好奇,我趁机把它放出来炫耀,大家都觉得好玩。从日本回来的同学把它放到手上观赏,不想这虫儿却张开大牙把同学咬得鲜血直流。我急忙把它收进葫芦,一边找创可贴给同学包扎,一边忙不迭地道歉。不想此时这虫儿仍不安静,在葫芦里愈发叫得欢实,气得同学怒曰:“你等着,待会我把你椒盐了下酒。”众人皆笑。
 
  虽然此后我没再养过虫儿,但对虫儿和儿时的经历却无法忘怀。儿时的环境让我和小伙伴们可以疯跑去逮虫儿,并从中接触自然、认识自然,在玩耍中提高动手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增强团结协作的意识。虫儿,在我们自然成长中带给我们自然的愉悦。可以说,我的儿时时光是清贫而快乐的。
 
  今天,北京五环路以内几乎已见不到农田,我儿时居住的大北窑改名国贸并成为首都CBD,家附近的所有工厂都已搬迁,原来成片的居民楼也基本拆迁殆尽,幢幢摩天大厦拔地而起,以前玩耍的空地和农田上如今生长着茂密的水泥森林,鳞次栉比的万家灯火取代了儿时夜晚的灿灿星空,耳边消失了夏日的虫鸣。
 
  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的生活质量和物质条件有了明显改善,孩子们早已不再玩我们儿时的游戏,他们享有的是这个时代所赋予的乐趣。今天的孩子比起我们儿时视野更宽,知识更丰富,兴趣更广泛,但却未必能体会到我们儿时的无忧无虑。那时,三五成群的孩子们一起在户外玩耍,今天的孩子多是在家对着屏幕自娱自乐,即使到户外玩儿,出于安全考虑,家长们也要陪伴和看护。我们儿时身体普遍比较皮实,而且很少有孩子戴眼镜,今天的孩子体质似乎相对较弱,戴眼镜的也比比皆是。我们儿时的玩具大部分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或自己动手制作的,现在的孩子几乎所有的玩具都可以花钱买到。我们儿时自理能力较强,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基本都能干些家务,甚至会做饭做菜,今天,不少大学生也基本上不会做家务,仍离不开家人的照顾。
 
  不知道这些变化是否与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改变存在着必然联系。想起泰戈尔那句话,教育的目的,应当是向人传送生命的气息。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