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瞬间“变脸”的神奇古瓷片

时间:2019-04-26 10:37:00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寇宗鄂
阅读:
  
  那还是2004年冬天,我应邀到河南鹤壁市作画。这天任务完成后心情顿感轻松,天气晴好,便请当地几位朋友引领去鹤壁集“陶宝”。车到陈家村,听说这儿河沟边有瓷片,于是便下车步行至一沟渠边,边走边低下头在草丛中细心地搜寻起来。鹤壁集离鹤壁市约十几公里,是一个古老的集镇,这里烧制瓷器历史久远,据说始于北宋,因此这地方颇有名气。当时主要烧制黑白两种民间日用器具,如坛盆瓶罐、碗碟杯盏之类。属磁州窑系列。据说当年窑场众多,长年累月浓烟蔽日,窑火映红夜空。由于水陆交通方便,车马喧嚣,商业繁盛,成为河南较大的瓷器生产、运输及交易的集散之地,集镇名声不亚于河北曲阳、山西大同、浑源等地窑口。
 
  作画间歇,我就喜欢去鹤壁集“穿越”一番,也顺便碰碰运气。这陈家村与河南普通村舍土墙灰瓦无异,只是一条快要干枯、尚未完全封冻的小溪从村中流过。从溪水与岸的落差看约两丈余。估计过去是一条小河,历经千年风雨冲刷逐渐坍塌流失,从而干涸、萎缩成如今的溪流,透出岁月的荒疏与沧桑。
 
  我们沿河沟寻找着被古代窑工或村民遗弃的残片。随河岸的垮塌,一些被埋藏的瓷片会偶然地暴露出来。古窑场都必须建在有瓷土有树木和有水的地方,三者缺一不可。不合格或损坏的产品会就地掩埋。大家兴致虽高,但敌不住天气寒冷,手快冻僵了。半天功夫,几个人都收获不小,我在草丛和土坡下翻找到十几块大小形状不同的碎片,还第一次拣到几片黑釉带筋纹、篾划纹的残片和碗底。
 
  晚上回到宾馆,我与妻开始清洗这些瓷片时,却出人意料地出现一个十分诡异的现象:我在一块残缺的大半片白瓷碗底上隐约得见一豆大黑色小点。因没戴眼镜,以为是什么款识或花押。用手一抹便感觉柔软,滑腻但不粘手,宛若凝珠。再一揉抹,那个黑点却迅速晕散开来,整块碗底瞬间变成黑色,如同重新上了一层黑釉,且釉色十分光亮,饱满而温润。再无论如何刷洗,并无脱落,如同刚出炉般牢固。这令我夫妻惊讶不已!我的知识有限,此种奇事也前所未闻,唐宋以来民窖碗底一般是不施釉彩的,均为素胎底。现在成了满釉碗底,且至今完好如昨。只可惜没能留下也不可能还原它当初的面目,因为一切都出乎意料,突如其来,措手不及。
 
  此碗底残片圈足直径7厘米、足墙高0.8厘米、片长9.7厘米、宽5.2厘米、壁厚0.5厘米。谁能预料它千年之后奇异变脸的一幕?这是一个千真万确,又是千载难逢的奇遇!这一现象令人难以理解,我想象它长久在泥土的埋藏和水的浸泡中,釉被收缩成一团,如今重见天日,于是便自由地舒展开来。不过这是诗的想象,不是科学。这种情况,许多瓷器研究专家和收藏家也未必经历过,这釉色因何能脱离胎骨?又是如何能在自然条件下重新上釉的?已经是15年前的事了,我的收藏笔记中明确记载着这一天是:2004年12月20日。今天我说出这个“秘密”,目的是求教于方家。这一待解之谜,也希望能引起化学家的关注。
 
  我喜欢收集古瓷片是改革开放之后,赴鹤壁参加诗歌活动,结识了收藏家张秦森开始的。本来收集古瓷片是考古、鉴定专家和收藏家的事,是专业的需要。不知真就无法辨别假。但我纯属业余爱好,从好奇到艺术的遐想中获得一种精神的愉悦。我想就像是历史的皮肤,能让人触摸、被岁月埋藏今又重见天光的历史真实。
 
  拣瓷片的快乐还在于它与我相互穿越。偶然相遇,这是何等的机缘巧合!难道不是彼此的幸运吗?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谭欣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