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记忆深处那盏小油灯

时间:2019-04-11 09:07:01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蔡昌旭
  上世纪60年代,我家住在牙林线的一个五等小站。车站用的电是干电池,这里的住户都点“洋油灯”。那时,外来的东西都要加一个“洋”字,比如“洋车子”“洋蜡”“洋火”,等等。每到晚上,母亲便点上那盏小油灯,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每人一碗粥,桌上摆着咸菜、白菜炖土豆。伴随着那如豆的火苗,我们吃得津津有味。饭后,邻居的大娘大婶们来串门了。她们在油灯下,边说笑边做针线活。我们几个孩子在一块儿玩藏猫猫游戏,玩累了就看小人书。这时,母亲把缝衣针习惯性往头上抿两下,然后挑一下灯芯,屋里顿时多了一点光明。
 
  车站有一个林场小学,学校里有电灯,是林场发电机发的电,但停电时多。所以,我们去上学要自带一盏小油灯。有的到镇上买,有的自己做,自己做的多,一般都是找来一个墨水瓶,冲洗干净,再找一个薄铁片做盖,钻上一个小孔,然后用薄铁片卷成灯芯套管,再塞入棉线,插进盛有煤油的空墨水瓶中就成了一盏小油灯。
 
  冬季天短,学生桌上就点起各式各样的小油灯。那一个个小火苗,宛如繁星点点,一闭眼,小火苗还会抽出许多五彩金线。渐渐地,屋里弥漫了煤油味儿,鼻子都呛成了黑色。
 
  后来,学校换了大灯,那灯是打汽的,叫汽灯,灯很亮。小油灯就成了家里点的灯了。大人们怕着火,不让我们点小油灯,家里都买了带罩的油灯,屋里显得亮堂多了。我们趴在桌上学习时,一抬头,那橘红色的火苗在灯罩里欢跳着,好像为我解出一道算术题而兴奋不已,当我造句、填写词组时,油灯又默默地把它那有限的光靠近我,让我看得清清楚楚,连一个标点都不会写错。
 
  上世纪70年代,我家搬走了。小站家家户户都安装了电灯,点小油灯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被小油灯熏黑的往事已尘封于心间,那一个个在小油灯下苦读的少年已经步入了老年。我们常坐在一块儿回忆那时的故事,想起当年苦中作乐的情景。如今,我们都已老眼昏花,回首往事,突然有一种人生的感悟涌上心头:回首过去的艰辛,珍惜今天的美好;拥抱眼前这个光灿灿的世界,未来又是一种温暖与期盼。有小油灯陪伴的日子已经成为历史,永远铭记在心中。
 
  现在,我家居住的小站已经大变样了。油灯等古老的器具和老房子都变成历史物件。小站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日新月异。
 
  历经70年风雨,历经一批又一批铁路人的无私奉献和艰苦奋斗,小站更加美丽多姿。
 
  前进的路上,可能有朗朗的笑声,也可能有委屈的泪水。我懵懂地坚持着,谨慎地取舍着,有成功的自信,也有失败的警醒。每一段经历注定珍贵。生命的丰盈缘于我们心底的无私,生活的美好缘于拥有一颗平常心。虽然我已从铁路退休,但是那个小站依然在我脑海中留存,那盏小油灯依然在我心中闪耀,照亮我的前程。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上一篇:老祖
下一篇:腾飞之梦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