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早春

时间:2019-03-14 15:32:14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郑飞雪
  立春,一般在春节之后,若在春节之前,民间称“年里春”。年里春,天气奇冷。今年立春,是在除夕那天。
 
  立春一到,雨渐渐变细。绵绵细雨针尖似的,从天空飘飘洒洒,寒冷也变得锐利,往骨缝肢节处钻。如果长时间枯坐,手脚一动不动,冷得扎针似的疼,寒意直逼骨头,带着酸麻。江南的春天,冷得让人无法抑制,冷得心尖头打战。一把老骨头能不能抵住岁月深处的冷,一副身子骨究竟能挨多少个春秋,只有江南的春天知道。在江南,冷春是岁月的一杆秤,飘忽东飘忽西的冷雨,似秤杆上滑来滑去的秤砣,一个人站在春雨里,生命蕴含多少能量,人生剩余多少气场,被冷风冷雨飘飘泼泼,斤两抖露无遗。
 
  梅花从大寒时节,打着骨朵儿,从斜逸的枝干冒出来,一粒粒,花衣紧包住蕾,透不出色彩,辨不清哪株是红梅,哪株是白梅。骨朵儿迎着料峭寒风,铁骨铮铮的气概,使人觉得老树上的寒梅,真不愧叫铁梅。它是女子中的铁娘,旦角中的武旦,策马扬鞭,经得起滚爬摔打。到了立春,熬过霜冬的梅骨朵,纷纷扬扬绽放,五片花瓣,吐出幽香,把内心深处的节制和煎熬,释然解放。梅的香,丝丝缕缕,伴随袅袅寒气,探入心底,五脏六腑被濯洗一番,散发出淡淡香,整个人轻灵起来。陶醉在香气扑鼻的梅丛间,朵朵梅花,煞是好看。粉的,脉脉含情,如一首轻歌,把绵绵情思飘荡向远方;白的,洁净似雪,一团团、一丛丛,簇拥着,忠贞而热烈,这样的冰清玉洁,开出内心的极致灿烂;红的,大胆妖娆,似青春烈焰,令你忍不住靠前,去感受生命炽热的挑逗。偶有早开的桃花,粉色的,混在梅花间,满面娇羞,辨不清哪是桃花,哪是梅花。攀下枝,细瞧,枝丫探出翡翠绿的芽,那是桃树的叶。不在乡间成长的孩子,弄不懂梅树结的果,是梅子,杏子,还是桃子。梅子杏子桃子没成熟的时候,挂在枝头上都是青绿色的,一个样。只有成熟时摘下来,尝尝,才辨明果实。很多城里的孩子,把梅花、桃花、樱花,全混同了。
 
  雨拽着雾,雾赶着雨。轻蒙蒙的雨从山头落下,一漾一漾,似薄薄的轻纱;撩开灰蒙蒙的雾,又见雨一丝一丝。茶山裹在雨雾里,似襁褓中的婴儿。婴儿的梦是甜的,她在充满乳香的梦中,时睡时醒。葛洪山的茶园脚下,有一片浅浅的海,葛洪茶在一阵云、一阵雨、一阵雾、一阵阳光、一阵海风的轻轻飘拂中,似酣睡的婴儿蹬开手脚,探出最初的叶芽。万物没醒,它先醒了。碧绿色的芽,一星点、一星点,从茶枝上小心翼翼采下,用棉纸轻轻托着,制成初春时节最金贵的元宵茶。元宵茶被称为“中国第一早茶”,一年中第一个圆月之前开采。因地理、节气原因,产量稀少,价格昂贵。它拥有初春的第一抹绿,嫩绿中带浅浅金黄。金黄里有阳光、土地的温情,绿意中有雨雾的灵气、云朵的飘逸、海风的旷远。春茶最适宜春水泡。山涧的泉水从岩壁滴答、滴答落下,用竹笕接过来,涧水经过竹笕一道道流淌,一道道过滤。接到桶里的山泉,水质甘甜、清冽,没有经流自来水管的气息。烧开一壶水,冲泡开元宵绿,茶米被水唤醒了,一枚枚直立起来,旋转着,悠悠舒张开,婴孩般吐出奶香的气息。这气息,亲昵面颊,亲切唇齿,亲润舌喉,岁月的清寒烟消云散。茶汤澄碧,透着金黄,口齿生香。元宵茶,不适合佐茶点,一口甜,一口咸,都会辜负初春的情意。如初恋,甜蜜或忧愁,唯有心思透明、情真意挚,才品味出生命的纯真美。有人认为,元宵茶是元宵节吃茶,或者吃元宵配茶,自然顾名思义。在家乡,春雾迷蒙的天气里,及时喝几泡元宵茶,并不容易。偶尔喝上朋友馈赠的元宵茶,算是春天里的幸福了。春茶,弥漫着早春的气息,温情脉脉地留恋在心底。
 
  穿过雨雾去海边,海并没有什么看头。漫天漫地的烟雨,把海和天笼罩得灰蒙蒙。雨歇了,雾散了,薄薄的阳光从云层里淡出来,看见春天的海,竟也萌动着绿。海里长草吗?那是绿藻。藻类有红藻、绿藻、褐藻。红藻如紫菜,多在秋季采收;褐藻如海带,分布在深海区。绿藻在浅海,浅海透光强,春天是绿藻的繁衍期。一波波的潮水涌来,衣藻、石莼随着浪潮涌上岸。岸边横七竖八的竹篙,挂满碧绿色的石莼。石莼又称海青菜,青绿的颜色真像上海青,绿叶比上海青更清亮,绿莹莹的,透着光,一片片从竹篙的缝隙处冒出来,一条条往下垂,滴滴答答渗着水,像极了海带苗。海带在深冬布苗,初春时节,海带正在深海里酣睡呢。伸手采下海青菜,渔民们以为要采回去吃,告诫你,不能吃。海边的渔民不屑于这些海藻,有时喂猪,猪也不吃,但某些藻类被专家研究后,成为天价营养品。绿藻漂浮在海水里,它只是水里的草,春天的一分子。等到阳春回暖,这些海藻便溶解进海水,落进鱼虾肚里了。
 
  早春,还没开始花红柳绿。迎着冷风去寻春,总会惊诧于一抹不经意的绿,邂逅在匆匆的行程里。
 
  看山,看海,山里人忠厚,海边人豁达。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人说,南方人精干,北方人豪爽。我想是的。南方的春天比北方醒得早,当北方还是冰天雪地的时候,南方已经莺歌燕舞,人们穿上春衫,鸟一样飞行了。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