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感恩母亲

时间:2019-01-10 17:01:57 来源: 作者:刘忠伟
\
图为作者和他的母亲
 
  有一个人,她永远占据在你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你愿用自己的一生去爱她;有一种爱,它让你肆意的索取、享用,却不要你任何的回报。这个人,叫母亲,这种爱,叫母爱。在2015年11月中旬一天寒冷的清晨,被老年痴呆症折磨了3年的母亲平静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料理完母亲的后事,从此与母亲阴阳相隔,我再也无法看到母亲的面容,再也不能听到母亲的声音,我再喊母亲却没有人答应了,只能依靠回忆来感受母亲的温暖和关爱。
 
  母亲的爱,是温暖的;母亲的爱,是无私的。一辈子含辛茹苦的母亲把一颗心和全部的爱都无私地奉献给了我们。多年来,都是母亲与父亲一同把我们四个儿女带大,为我们四姊妹烧火做饭、缝补浆洗衣裳。在我朦胧的记忆中,6岁那年冬天一天的下半夜我突发高烧,因居住的株洲北站编组场附近没有铁路保健站,父亲背着我步行8公里到株洲机务段的保健站看病,母亲全然不顾地穿着拖鞋一路上追寻着父亲的脚步赶到保健站问值班医生,却被告知我已转到市区的铁路医院去了。预感到我的病情严重,但不知结果如何的母亲哭着返回家中一夜未眠。在铁路医院,我打了退烧针后立马就退了烧,第二天早晨我就随父亲坐铁路交通车回家。当我骑在父亲的肩上,看到迎接我的是母亲开心的笑容。
 
  母亲是我最应该感谢的人,是她将我带到这个世界,领略了世间万物,给予了我做人的道理。母亲告诉我,我出生后几天她带着我出院回家,在家中的奶奶因一件小事与母亲闹翻,母亲一气之下哭着丢下我跑了出去,我在床上哭了整整一天,当时家里穷没有牛奶,姐姐只能不间断地给我喂水。直到傍晚,最终对我放心不下的母亲才回到家中照看我。
 
  母亲是一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家庭妇女。母亲没有工作,一直都是靠打临工来添补家用。七十年代初期,我们家搬迁到株洲后,她就在株洲选矿药剂厂找了份临时装卸工的工作。卸煤、搬运货物什么都干,挣着微薄的工资,一个女人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辛劳可想而知。由于经常卸煤,又没戴口罩,她得了严重的肺病,一遇天气变化,就咳个不停,十分的痛苦。记得有天傍晚我正在外玩耍,母亲下班回来,我看到她两个手肘都被纱布包裹,原来是母亲搬运烧碱时由于防护措施没做好,烧碱将她的两个手肘都灼烧坏了。母亲怕耽误了挣钱的机会,只休息了几天又去上班了。
 
  我小时候最快乐的是一到母亲快下班的时间,就坐在一个山头向母亲要经过的路上张望,期盼母亲的身影出现。当一看到母亲的身影出现在我视野中,心中的那种高兴劲就别提了,立马飞奔向母亲,母子俩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地欢欢喜喜回家。母亲只读了高小,喜欢阅读报纸杂志,歌也唱得好。我是四姊妹中最小的,记得小时候母亲一有好吃的零食,她都要偷偷地塞给我。有天听母亲说晚上吃面条,我高兴得像过节,吃完面后那种滋味真是回味无穷。还有一件最高兴的事就是每逢春节前期,母亲都要请裁缝师傅做衣服,裁缝师傅在家中做衣服的那几天,我家中的伙食是最好的,能吃到平常吃不到的鱼和肉,还有新衣服穿,就像过年一样。有一年的除夕晚上,我和小伙伴在外面玩耍放鞭炮,不小心鞭炮将新做的衣服口袋烧了个大洞,回到家告诉母亲,母亲非但没有责备我,还说只要人没事就好。每到夏天的晚上,我就和母亲躺在屋外的竹铺上,母亲摇着蒲扇,跟我讲着故事、哼着儿歌,不知不觉我就进入了梦乡。
 
  记得读初中的有个学期,我被评为了"三好学生",学校奖励了5元钱。当时5元钱可以交我一个学期的学费。母亲得知后很高兴,说我读书用功争气,那天破例把我带到株洲北区响石岭的一个照相馆,母子俩喜笑颜开地拍了张合影,与母亲合影的这张照片我都一直珍藏着,一有时间我都会拿着看几眼,因为合影上有母亲的笑脸和浓浓的爱。
 
  母亲的一生是平淡的,但在平淡中显出了母亲的纯朴和善良。八十年代初期,勤劳的母亲在养路工区当临时炊事员,每天要给工区三十多个人搞三餐饭吃。虽然很辛劳,工资也不高,但母亲却十分满足。每天5点多钟天还没亮,她就要赶到工区烧水煮饭,将早餐弄好,这样职工起床后就有热水洗漱、喝上开水,吃到热乎乎的饭菜。工区有个青工16岁就上班了,每天繁重的体力劳动导致体能消耗较大,由于当时他正在长身体,每餐四两的粮食定量却经常不够吃。母亲在煮饭时就会在一个饭钵多放些米,等职工下班回来吃饭拿饭钵时,母亲就会朝这名职工使个眼色,他就心领神会拿走饭多一点的钵子。直到现在,这名职工与我一谈起这件事,眼眶都是湿润的,说当时如果没有母亲对他的关照,他会经常饿着肚子,他十分感谢母亲。
 
  父亲过世后,母亲经常念叨着父亲,天天以泪洗面。我们四姊妹要她到儿女的家中轮流居住好有个照应,但她就是高低不肯。我们只好一有时间就到河西的家中陪她说话,给她改善一下伙食。即使这样,却改变不了她思念丈夫空虚寂寞的心。直到两年后的一天,我们陪母亲才吃过饭,她却说她还没吃饭;她到家附近的天元超市买东西出来却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们发现问题来了,经医院检查母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随后,我们四姊妹商议,将母亲接到各自的家中每个人轮流照顾10天,我由于工作繁忙,经常在外施工包保,轮到我只好拜托妻子照顾母亲。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母亲两年多来身体状况还比较稳定。但是慢慢地母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痴呆症导致大小便失禁,吃进去的饭又吐出来,早年当搬运工卸煤养成的肺病,导致一个肺的功能越来越差,如此反复住了几次医院后,已经是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到母亲最后一次住进医院,我正在广州查办案件,等我赶回来,母亲已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几天后,79岁的母亲撒手人寰。
 
  母亲给予我生命的体验,我感激;母亲使我茁壮成长,我感激;母亲给予我的教育和开导,使我获取知识和力量,我感激;在我生命里,总会有困难和曲折,是母亲给予我关怀和帮助,我更应感激。
 
  愿我远在天堂的母亲再也没有痛苦,快乐安详、安息!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姚航
下一篇:春运往事

相关新闻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