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一列疾驰的火车在雪花中回忆往事(组诗)

时间:2018-11-15 09:05:54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杨河山
  松花江铁路大桥
 
  四十多年前,我曾坐在一列火车里
  由北向南行驶。大约一百公里,经过兴隆镇、康金镇
  当接近哈尔滨,我看见了松花江,以及扑面而来的
  巨大的黑色钢梁,像肋骨,从眼前纷纷掠过
  又像剪刀,裁剪着城市的风景。窗外传来巨大的震颤声
  桥下,松花江水缓缓流动,泛着碎银的光
  那时我还是个孩子,感到特别惊骇
  我至今仍然能够忆起车厢内引发的骚动
  父亲告诉我,这是松花江桥
  过了这个桥我们便到站了,火车便会停下
  而如今,当我成为父亲
  领着女儿从中央大街走到松花江边
  我的手总会习惯性指向右边,让她看这座铁桥
  桥上是否有一列火车
  我让她猜测,下一列是不是绿色的火车
  向南,或者向北。此刻,这座铁桥
  站在雪中,早已没有火车经过
  而我仍然想念,似乎我就在某列火车里
  向南,或向北。那些巨大的黑色钢梁
  仍然发出岁月剧烈的震颤声
  这一切让我想起父亲和母亲
  他们仍在车上,为我指点着什么,并说起
  这座铁桥,以及这座城市。当时他们并不知道
  他们的儿子,会在这座城市里生活
  当时只知道,进入这座铁桥
  我们便来到了这座城市,这里会有全新的生活
  而另一场漫天大雪,将纷纷落下
 
  面对一列疾驰的火车
 
  一列疾驰的火车,让我想起许多事情
  比如逝去的时光,一些往事,以及难以忘怀的经历
  此刻,我正站在哈尔滨霁虹桥上,不远处
  传来火车站嘹亮的钟声。这时,一列火车驶来了
  它鸣笛,似乎向我致意,发出十九世纪
  轰隆隆的声音,然后从我身边穿越
  我感觉我的心——那墨绿色的桥体在微微震颤
  哦,火车驶过,车厢里的人,有的凝神思索
  有的露出微笑。但这一切谁人知晓
  而这些人的脸终将消逝,连同其中的故事
  被火车带走。一列疾驰的火车让我想起许多事
  我目送它,渐渐模糊的岁月背影
 
  在火车上看火车的影子
 
  火车与另一列火车同时在飞奔
  两列火车,或者是一列
  沿着同一个方向,以互为直角的方式
  一起向前飞奔。我看见它们穿过了小村庄
  采石场,邮电局,还有电线杆和谷草垛
  以及一条冰封的小河,然后又一起横跨了
  一条行驶着红色拖拉机的乡间公路
  哦,两列火车,让我迷惑,或者是一列
  我始终在思考,谁更为真实?会不会一个是结束
  而另一个是开始?而在这狂奔的火车里
  或许有另一个我。此刻,他戴着眼镜
  痴迷地望着,并且想象,这快速移动的火车
  是否会带来一个全新的世界
 
  开往雪国的火车
 
  火车行驶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上
  火车装满了雪,因为车里的人,那些旅客的眼睛里
  和心里都装满了雪。高高竖起的白色烟雾,像梯子
  火车行驶,八个或十个
  大红轱辘转动,持续有力地向前转动
  带着风雪,以及更多的雪,火车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上
  行驶,在我的想象中,驶向更加遥远的雪国
  它将在某个耀眼的小站停靠
  喘口气,然后继续行驶
  有钢轨的地方就会有它通过
  不断有人上车,或下车,消失在雪原深处
  火车行驶在有人或无人的地方
  有人的地方就有温暖,有故事和爱
  火车在爱与悲伤中行驶
  它会鸣笛,再次鸣笛,向它所遇见的一切致意
  并以此作为永远纪念的凭证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