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牵引变电所的夜色

时间:2018-11-01 09:24:45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曾从技 廖际坤
  2016年初夏的一个傍晚,我们从西昌南站出发,乘坐5634次列车赴位于成昆铁路沿线的乐武牵引变电所采访。
 
  绿皮车穿越大山凭的是一股韧劲,它沐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倾斜着瘦长的身躯,孤独地向着大凉山的深处、向着大凉山的高处执着地攀登。峡谷里冷湿的风一缕接一缕钻进车厢,我们赶紧套上长袖衣衫。
 
  列车却不冷,它气喘吁吁爬行了整整210分钟。20时30分,正点把我们从海拔1500米的邛海边,“提升”到了2200米的红峰岭下。
 
  一
 
  牵引变电所是乐武站区的标志性建筑——正方形的红砖围墙,圈住了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所区。这个近乎辽阔的大院子,长年仅供6人轮番“享用”,2人一班7天一轮。今天,轮休的陈工长在厨房里忙碌,为我们准备晚饭。值班的高师傅正襟危坐,守着一部电话、一台电脑。高师傅介绍,变电所的工作说不上繁重,可签了字、接了班,院子就交到了你手里,一天10万度供电任务的安全,就交到了你手里,容不得半点疏忽大意。
 
  当日21时20分,陈工长张开双臂请我们上桌。饭间,一桌人你三言我两语,自然而然拉起了家常。
 
  陈工长虚岁40,是家住西昌的“铁二代”,1999年从部队退役后进入铁路工作,正赶上成昆铁路电力转产,他也因此成为成昆铁路上的第一代供电人。陈工长告诉我们,都说山上生活太艰苦,其实待久了,习惯了,也苦不到哪里去。以前一年到头没水吃,现在只有冬天冰雪封山、水管冻住后,才需要到几里外的村民家去接泉水。但要说吃菜的确有点难。因海拔高、气温低,当地除了土豆外,基本没有其他蔬菜。多年来,陈工长接班前总要去市场采购,上车时像当地村民一样背个背篓,背篓里装着油盐酱醋及与保鲜用的冰块存放在一起的蔬菜。于是,大家都亲切地称他是“背篓工长”。
 
  只是,当班的几天绝不能生病。深山老林中,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生了病硬是“抓不到缰”(当地土语,即想不出办法)。几年前的一个深夜,陈工长突然肚子剧烈绞痛,痛得浑身冒汗。工友急忙把他背到站台,要了一分钟停点将他送上了下行的货车机车。可等到货车摇晃到了西昌,天已经大亮。好在医生诊断是急性肠炎,住进医院输了几天液,陈工长就出院上班了。
 
  二
 
  上山一待就是7天。牵引变电所里的时光仿佛是静止的。眼前是那几台机器、那几盘仪表,还有另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全部的全部,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静。免不了的,大家就会牵挂家里,想念家里的父亲和母亲、妻子与儿女。
 
  陈工长家住130公里外的西昌城。爱人每天要出外打工,12岁的儿子刚考上初中。每次下山后,陈工长全力负责照顾孩子的生活。高师傅,43岁,家更远,在400公里外的大邑县城。休班时,他照顾家的任务更重。下夜班后,高师傅只能要个停点坐货车去普雄转车到眉山,再从眉山花30元钱,转3次公交车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能到家。接班时,他要以同样的方式,提前一天从家里出发,来去转车多次才能推开牵引变电所的铁门。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聊到了如今奔驰在山外广袤大地上的高铁动车组。我们说起上周刚从重庆回成都,以前坐火车要熬一个通宵的时间,现在仅用一个半小时。屁股还没坐踏实,就听广播喊下车了。听到这里,两位师傅眼睛一亮。他们放下筷子掐着指头计算:如果坐高铁,高师傅回大邑也是一个半小时,而陈工长回西昌则只需20分钟。他们瞪着眼使劲摇头,异口同声说,真是不敢相信。
 
  接下来是沉默,几分钟后陈工长开了口:“是活路(即工作)总归要有人去干,摆放着机器的地方,总归要有人去值守。只要大凉山脱贫致富的彝族群众还需要这条铁路,还需要这趟慢车,只要成昆铁路的电力机车还在开行,沿途的牵引变电所总不能缺了人值班。这就和我们过去当兵一样,哪里有国家的疆土,哪里就要有站岗的战士。”
 
  洗完碗,陈工长接班。他关闭了院子里所有的灯光,亮着手电筒开始对运行着的供电设备进行夜巡。我们跟随着他进入了后院,这里整齐地排列着所有的户外供电设备。无边的黑暗中,陈工长的手电光柱在瓷瓶和电缆间来回跳跃……
 
  三
 
  几个小时后,叽叽喳喳的鸟鸣吵醒了我们。沐浴着清凉的晨风,呼吸着潮湿空气,我们缓缓走过乐武站区,把这个小站注入心头。
 
  悬挂在大凉山深处的乐武站,三股铁道弯曲着伸向两头的隧道。上行方向右侧的几间平房是车站,短短的站台连接着下山的黄泥小路,小路一直斜到山脚的小溪旁,小溪上垂直着一段铁路展线,默默地伸向对面山脚的另一座隧道。而牵引变电所后面山坡的树林中,同样掩映着一段展线倾斜下来。乐武站的头上是红峰站,乐武站的脚下是尼波站。
 
  漫步在乐武站区,所遇到的每一位彝族同胞,都用惊喜的眼光打量着我们,不会说汉话的绽放一个甜美的微笑,会说汉话的就朗声热情问候。在这个凉爽的早晨,我们享受到了平生最高规格的礼遇。我们永远忘不了乐武人那率真而热情的目光。
 
  早饭后,陈工长送我们去车站。路上,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我们说,下半夜换班后,自己躺在间休铺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上了高铁动车组。他说:“那车真像子弹头,跑起来就像是在飞。”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下一篇:枫叶飘落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