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汽车|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恩师如母

时间:2018-09-13 08:53:54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孙天才
  恩师如母,怀念无尽。记得冰心先生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我想,钱老师就是这样有大爱的人。
 
  2017年2月21日,天上飘落的雪花让人感到寒冷。下午,有个同学打来电话,说钱老师去世了。我心中一惊,这怎么可能呢?农历大年初三,我还给她打电话,想过去给她拜年。她在女儿家,让我过几天再去。大年初六,她打电话来,说她回来了,但我却在韩城。我说,等我回去再去看你。初七上班,开年事多,也就拖延下来。未曾想到,这才过了几天,钱老师突然就走了。打电话的时候,她说话的声音还是那样清晰、那样亲切,也没说她身体有什么不好。
 
  我和几个同学赶到钱老师家,灵堂上有鲜花、供果,有她穿红毛衣的那张照片。按照传统的礼仪,上了香,磕了头,我们的眼眶都湿了,说话也有些哽咽。
 
  钱老师名忠洁,是我们在西安铁路运输学校上学时的班主任。那是恢复高考后她带的第一个班。我们班的同学年龄悬殊,小的十五六岁,大的二十四五岁。钱老师待我们这些小同学如母亲,待那些大同学如大姐。那时,她留着齐耳短发,端庄文静,才40岁出头。
 
  记得刚入学的时候,班上要制一个座位表,放在讲桌上,便于代课老师提问。我坐在第一排,钱老师就说,让这个小同学把表做一做。我当时的字并不怎么好,但看上去还算工整。从此,老师们讲课的时候,就对照着那张表叫同学们回答问题了。
 
  那时,学校有助学金,但分档次,有高有低。有的同学是城里来的,又是干部家庭,就主动提出不要助学金。我每月的助学金是14.5元,刚够一个月的伙食费。记不清有多少次了,钱老师领着我到她家吃饭,有小米稀饭,有蒸红薯,有炒菜和米饭。那时,我个子小,钱老师是摸着我的头带我去家里的。她的爱人在学校基建科工作,人很和蔼,一家人都热情地往我碗里夹菜。钱老师还笑着说,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个子小,可以经常在单杠上吊一吊,身体是会越抻越长的。从此,我就早晚到操场的单双杠上,抻胳膊拉腿。几十年过去了,钱老师还住在学校家属院的那栋旧楼里,那套不大的房子让我感到无比亲切,温暖如春。
 
  钱老师心细,对学生的关爱无微不至。像安排宿舍,她让年龄大的同学住在上铺,让年龄小的同学住在下铺。一到冬天,她挨个宿舍走,一个床铺一个床铺摸,看铺盖暖和不暖和。晚上巡视的时候,她给小同学盖过被子,还领着同学到医院看过病。最令人感动的是,同学们都毕业多少年了,有一次,她带着学生到宝鸡实习,还询问一个同学,你的血压还高不高?那时候,早晨跑操,学校几千人,饭盒和碗筷都在操场边放着。跑完操去吃饭的时候,常常有同学拿错了碗筷。钱老师就用毛笔蘸上红油漆,给每个同学的饭盒都写上名字。从她那里,我知道了什么是爱。
 
  钱老师是大家闺秀,上世纪50年代毕业于上海铁道学院,带我们的制图和力学课。她是南方人,小个子,常常是踮着脚尖写板书。因为够不到高处,一会擦了这边写那边,一会又擦了那边写这边。那时还是用粉笔写字,一擦黑板粉尘弥漫,一节课下来,头发上总是落满粉屑。那时的老师真拼,晚自习都是抢着上,而且常常拖堂。钱老师每天晚上都是必来教室的,等大家搞完了卫生,看着门窗和灯都关好了才回家。
 
  这种责任心也影响着我们的学习。那时,大家几乎没有睡懒觉的,起床铃一响就爬起来,洗漱完毕就跑到后面的操场上,有朗诵英语的,有在地上画机车线路图的,深一道浅一道,密密麻麻。那些小同学都是各地市初中考来的尖子,从来不怕考试,甚至觉得考试是件很痛快的事。有的同学在第一学年,就抱着华罗庚的《数学概论》啃,也有抱着很厚的《电磁学》钻研的,有的同学还试着拆装收音机。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40年过去了,我们都成了白发人,老师们也一个个相继而去了。前年,我们参加了钱老师的80岁寿宴,送了“福寿康宁”的匾额。又一次聚会上,一个同学还朗诵了一首自己写的诗:《叫一声恩师,我的亲娘》。那次,钱老师还说,她现在走到哪,都揣着同学们的通讯录,无论家里来人了,还是在外面聊天,都如数家珍地说着这个那个同学的成绩。桃李满天下,我想她聊天时,脸上一定挂着幸福的笑容。我几次去看她,她总是要把同学们问一圈。我很惊奇,她竟将每个同学的名字都记得那样清楚,无论是当了领导干部的同学,还是仍在开火车的同学。自从钱老师的爱人不在了,儿女们都出去住了,她一个人住在家里。她爱干净,屋子里、锅灶上、几案上都一尘不染,衣物也是整整齐齐层叠放着,就像她干净的灵魂,就像她有条不紊的思维逻辑。她常常对我说,她想同学们,一定要代问同学们好。她爱看报纸,还将发表有我的文章的报纸收集起来,放在沙发边的木柜上。每次走的时候,她都紧紧拉着我的手不松开,并一直把我送到家属院门口……
 
  斯人已去,校友群中一片呜咽。钱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西安殡仪馆上善厅举行。上善若水,以其利万物而不争。一个人最高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这样的人的这种尽善尽美的境界,可能也和圣人差不多了。她的女儿泣不成声,代表家属讲话。我的泪水顺着面颊流淌着,许多话都没有听清。但她最后说,母亲的一生,如泰戈尔的一句诗所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恩师如母,怀念无尽。记得冰心先生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我想,钱老师就是这样有大爱的人。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