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故乡的蝉

时间:2018-08-02 08:56:47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白晓帆
  午睡醒来,天色已经暗沉下来。刚起身摊开笔记本,大雨哗然而至,窗外的蝉声已经隐匿不见。
 
  北京城的夏日雨水丰沛,常常才初夏就会赶超上一个夏季的全部降水量。也因为这蝉和雨水,回忆就跳帧回到故乡。
 
  在下过了大雨的黄昏,邻里的小伙伴们常常拿着手电筒在村子东头的树林里找蝉蛹。那些蝉蛹憨憨的,住在一个个小小的泥洞里,它们爬上来,顺着树干一直爬,然后蜕壳化成薄衣羽翅。但它们离开地面刚一上路,就落在我们的手电筒光柱里。逮住几只我们就回家,放在邻居家的一只铁盆里,由于铁盆壁太光滑,它笨拙的体态行动又迟缓,很多次试图逃跑都失败,最终还是滑回了盆底。
 
  童年的夏夜总是很漫长。我们挤着小脑袋,守在铁盆旁等着看金蝉脱壳的好戏。它们不紧不慢地四处攀爬,像是在寻找什么,攀爬、回落、再攀爬。我们困意袭来,就把它们放在树干上,各自睡去了。等第二天再看,只剩几个土黄色的蝉壳挂在树皮上,保持着它们飞升时的姿势。
 
  终于有一回,调皮又全无畏惧之心的我们,剥开了蝉壳,我们打算帮它完成羽化。它的后背上部已经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可以望见蝉身。我们不顾它的挣扎,替它一点点揭掉不算坚硬的壳子,它的翅膀尖儿好像是收好的伞,分层次折叠在翅膀根儿下,身体是嫩绿色的,等完整剥开,发现它竟没有舒展的力气。我们把它放在院里的枣树上,使它抓住树干,稳住身子,可它看上去依然虚弱。它总算在树干上稳住,我们觉得帮了它大忙,让它不费力气就成了蝉,终于可以饮清露鸣高歌了。可第二天去看,发现它已经掉在地上,只有两三只腿还在挣扎。几只蚂蚁正试图拖拽它,它淡绿色的翅膀被拉扯得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我们都沉默了。后来,我再也没有去捕过蝉蛹。
 
  去年,我在路边捡到过一只,放在办公桌上的糖果罐里,养了一个下午,夜晚跑到楼下把它放生了。
 
  最近一次与蝉有关的记忆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午后,房子西侧的几棵大梧桐叶子被狂风吹落了许多,破败的叶子铺满了小院。雨停之后我跑上屋顶,看见屋顶除了树枝碎叶,还有很多被风一并刮过来的蝉。那些蝉已是成年,它们通身黑亮,翅膀是透明的,也因为受伤无法再唱歌。可它的样子舒展、饱满,跟小时候那只没能蜕变成功的蝉样子大不相同。捡起一只,它用尽力气,抓着我的食指,它试图再飞,试飞失败。这时候,风再次吹过来,夕阳微露,南山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彩虹。那个瞬间,我忽然明白过来:今生有些事,要提早一点都不可以,对生命历程的体验怎么可能一蹴而就?忽然为自己小时候对生命的无知和肆意妄为感到羞愧。
 
  从书里了解到:蝉的幼虫要在泥土里待五年甚至十几年才能爬出地面,而且在蜕壳的过程中不能受外力干扰,否则就会终生残疾或是不能发声。在文学作品中,蝉多是高洁之物,唐代诗人骆宾王在《在狱咏蝉》中写道:“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后来,在北京的后海街面看到用蝉壳做成的手工艺品,我隔着玻璃柜台注视了良久,直到眼泪涌上眼眶。原来,所有关于故乡的夏日回忆,都镶嵌在清脆的蝉鸣里。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