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火车之家的小女孩

时间:2018-06-11 15:08:11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杨文静
阅读:
\
杨文静,“80后”文学青年,喜欢读书热爱文学、电影。

  想不起来是哪一部电影了,主角住的小屋子就在铁路边上,火车一过,那个咣当咣当的动静,简直要把房顶给掀三遍。可我没觉得吵,反而觉得,那声音就像胎儿在子宫里听着的母亲的心跳,因为我从小是在铁路边长大的。
 
  火车家族
 
  我的爸爸妈妈分别来自两个铁路家族,我爸这边——当年,爷爷为了支援洛阳建设,离开安徽老家,来到洛阳零担货场。
 
  我奶奶家就在零担货场大门口,我从小在货场的各个仓库之间疯跑着玩儿,攀爬货场的大铁门,把那几段废弃的钢轨当T型台走猫步……
 
  我妈这边——上溯不知道几代人都住在瀍河边。后来,陇海铁路建成,我妈的太爷爷,也就是她爷爷的爸爸,开上了蒸汽机车,哐哧哐哧好不威风。
 
  之后,我外婆家出了好多位火车司机、司炉、乘务员。
 
  我从小听着火车的汽笛声长大,伴随着钢轨的律动成长,每年夏天,喝着机务段给员工们发的橘子汁,那冰爽甜美的口感,此刻想起,仍是怀念无比。
 
  后来,我上了铁路中学,同学们也都是铁路职工子弟,他们长大了,有的开火车,有的修火车,倒是我爸妈还有我,工作跟火车没什么关系。
 
  妈妈的拾煤往事
 
  每天晚上,我都会给女儿讲睡前故事,她有时问我:“妈妈,你小时候,姥姥给你讲故事吗?”
 
  “讲的,只不过姥姥给妈妈讲的不是什么凯迪克大奖、安徒生大奖的获奖作品,而是她小时候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那些故事姥姥也都给你讲过了……”
 
  比如,拾煤,百讲不厌。
 
  那时,火车烧煤,烧过的煤块被当成炉渣清理掉的时候,有一部分还没烧透,能再利用。
 
  拾煤的人在路边铺上麻包当地铺,先裹着大衣睡,到后半夜,听见火车呜呜地回来了,就赶紧起来等着。
 
  煤渣被高压水枪冲下来,冲出个煤山,我妈就蹲在那山上拾。煤渣烫啊,敢在手里停上一秒,准会被烫破几层皮,必须麻溜地丢进篮子里。拾满一篮,倒一堆,再去拾,直拾到天亮去。
 
  这时可以检查战果了,烧透的煤渣都拣出来扔了,还能再烧的,就装进麻袋。
 
  因为拾煤,我妈练就了不怕烫的童子功,刚出锅的馒头,她捏着就跟玩儿似的。
 
  那会儿我妈才十岁,拾煤是跟着本家三老奶去的。夜色深沉,一老一小,一人一个麻包、一个篮子,也不知道路上说了些什么。
 
  我总忘不了一个细节:我妈每次出门去拾煤,都穿着她爷爷的大皮鞋,那会儿,她爷爷已经睡了,那双皮鞋还醒着。
 
  那小小的脚,装在大大的皮鞋里,真能暖和吗?可是她也没有别的暖和鞋子可以穿了。
 
  擦肩而过的火车
 
  我上高中是保送的,不光免了学费书本费,还发了两百块钱的奖学金。
 
  但是因为家里穷,我经常感到尴尬。
 
  高一,不记得学校要收什么费用,像我这种借读生自然是免不了的。
 
  班主任席老师站在讲台上说,大家都先不交,如果学校专门要再说。其实,老师只是为了给个别学生比如我省钱。
 
  爸妈早就下岗了,10块钱的资料费也能让我一夜睡不好,我总是挨到第二天临出门,才红着脸问爸妈要。席老师帮我省的,不只是那几十块钱。
 
  高三的班主任依然如此对我,好像他们约好了似的。
 
  学校当时改造大操场,要求每名学生交20块钱。我艰难地交了。
 
  后来,班主任王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把20块钱塞到我手里:“这钱你拿回去,反正你体育好,如果他们因为这不让你上操场,你就在教室里学习吧。”
 
  对,我体育成绩极好,一百米十四秒八,铅球七米六,立定跳远两米一二,八百米三分十二秒……为了省这20块钱,我可以不用上操场了。
 
  但后来并没有人拦我。
 
  只要不提钱,我就雄赳赳气昂昂,每天从零担货场门口出发,穿过货场,听着火车的笛声去上学。
 
  火车上彻夜不眠
 
  人生有无数个第一次,令人难忘。
 
  大学一年级入学,第一次离开家门,我爸去送我。
 
  硬座,通宵,13个小时,我熬红了双眼,一直盯着不远处别人头顶的行李架。
 
  我唯一的箱子就在那儿,里面有我第一年的学费。钱是爸妈东拼西凑借来的。可惜那时不知道大学第一年就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否则何苦厚着脸皮四处去借钱呢?
 
  笨死了,竟也不知道把钱存到银行里,带着银行卡去。
 
  此后4年,我都是这么一路坐过来的,没钱买卧铺票。
 
  现在,我想去杨凌昆虫博物馆,坐上开往西安方向的高铁,两个小时就到了,回来还能在西安吃个肉夹馍。
 
  我想去郑州听讲座,坐上高铁半个小时就到了,顺便吃个烩面。
 
  深圳也好、北京也好,只要有时间,说走就走。我已经不在乎那点火车票钱了,也不再把钢轨当T型台走猫步了。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刘海霞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