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汽车| 通讯员| 微博|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文化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动车驶过当年的小站

时间:2018-05-17 09:06:37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章金辉
  人生前20多年都在汉丹东线,那是一条相对老迈的支线,车流小,距离短,经济拉动力并不强,所以改造升级相对较晚。也正因如此,今天乘动车重走这条线路,才触发了更多的感怀。
 
  大约承载着童年的原因,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无比快乐的,我们在线路旁不亦乐乎地奔跑嬉闹,书包在屁股上热烈地拍打。当远远看见滚滚白烟,知道火车要来了时,我们便呼朋唤友地跑到扳道房,围观叔叔伯伯们扳动电锁器,叽喳个不停。父辈们当然不让我们失望,先撸起袖子,往手心里面呸呸两口,再紧握铁柄,弓步蹬腿,咔咔嗒嗒一阵响,一长串铁丝顺着滑轮槽哗啦啦地抖动,把力量传送到远处的臂板信号机,黄色臂板听话地昂首或低头,瞬间就生动起来。于是孩子们就会得意地说,看到了吧,那是我爸,我爸最有劲了!
 
  爸爸有面子了往往会很大方,口袋里摸出两分或者五分的钢镚:“儿子,去供应车上买个麻花!”然后就见惊天动地地狼烟四起,大家都簇拥着狂奔而去,要知道当时的供应车,比现在的万达广场还诱人啊。有时候停靠在最外侧股道,中间甚至夹着保留车,我们仍然能身轻如燕地飞上钻下,往来穿梭,乐此不疲。上学时,我们还不忘拿着糖果纸,给那些不知道铁路供应车的同学们显摆一番。四邻八村的老乡也会蜂拥而至,兴奋地排起长队,甚至有人会给车上的售货员捎点花生、枣子什么的,希望多打点酱油醋之类。
 
  动车飞快掠过唐县镇站,可记忆没有跟上它的速度。恍惚间,线路南侧那个高大威猛的水鹤还在,庞大的蒸汽机车安静地趴在下面喘气,小猫一样温顺。满身油污的司机夹着香烟,和上水工粗门大嗓地聊着,声音豪放爽朗,甚至盖过了哗哗的水声。司炉风卷残云地扒着猪腰子饭盒里的饭菜,呼啦啦地响。水鹤的嘴巴里面吐出粗大的水柱,轰隆隆地倾泻而下。火车在我眼里特别像一个小孩子,吃饱喝足了,才会懒洋洋地伸展一下腿脚,磨磨蹭蹭地转动红色大轮子,爬起来离开。我们早早地在铁道边一字排开,盼望着火车出现,司机把胳膊架在窗户外哈哈大笑,很配合地滋出来阵阵白烟,瞬间把我们包裹,小伙伴们欢快地尖叫,说俺老孙腾云驾雾啦。
 
  从铁路子弟到铁路工人很快,同样的车站,不同的年代,感觉也完全不同。上世纪90年代初的随阳店站,附近山上开发出了一个采石场,给铁路提供道砟。儿时觉得高大巍峨的山头,上班后发现矮小了很多,现在透过动车的玻璃看过去,山依旧,水依旧,甚至还多了些眉清目秀。
 
  记得那些年,每月都有巡线的通信工到小站讨水喝,搭伙吃饭,无论认识不认识,我们都会爽快地加双筷子。他们背着沉重的铁丝和脚卡,在田地里艰难跋涉,遇到风雨会浑身湿透,却仍然开怀大笑。如今电缆取代了明线,再也看不到他们敏捷攀爬的身姿了,只记得一位老师傅当面表演的绝技:用手钳把4毫米粗的铁丝剪面条一样呯呯剪断,看得我们目瞪口呆。他却轻描淡写地说没点本事怎么在铁路上混呢。想想也是,身边师傅们个个都有几手让我们绝望的手艺,也让我一直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么厉害,还这么执着?现在想想,莫非传说中的工匠精神,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不曾远去?
 
  那么,什么在渐行渐远呢?每个站台上的红绿小旗,都曾与守车致敬告别,在风中送走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扳道员、赶牛工、道口工、运转车长。铁路还是当年的铁路,钢轨不再是当年的钢轨,岁月也如坐上了动车,飘然远去。
 
  放眼窗外,整条汉丹东线都在热火朝天地施工,那是正在建设的高铁线路。想起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也是在这条线路上,我参与和见证了一轮又一轮的改造升级,从43型钢轨到50型钢轨、60型钢轨,基础一天天强化;从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电力机车,速度一次次提升;从平交、立交道口到全封闭,站场一步步完善。十几年过去,铁路建设的步伐从未停止,生生不息的发展进程中,我们一直在路上。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记得当初离开这里时,最担心的不是陌生而是遥远,披星戴月奔波在返乡路上时,总渴望更近的距离和时空。而今,高铁不动声色地来到了身边,邻居们不再炫耀儿女所在的城市有多繁华,而是激动地讨论高铁车站有多大,儿女回来有多快。原来很多时候,我们真的不需要扎进城市,仍然可以把城市里的亲情慢慢地拉进怀抱。
 
  听着汽笛声长大的孩子,对铁路的感情总是深厚的,一路熟悉而陌生的风景,让我的眼睛没有离开过。许多被时间层层覆盖的铁路记忆,总是不经意间翻涌上来,宛如风筝徐徐缓缓地从地平线上托起过往,于蔚蓝的天空中轻灵翻飞,摇曳生姿。直到动车悄然停下,我踏上站台,不自觉长吁一口气,在一片亲切的乡音中,蓦然看见不远处,妈妈在阳光下轻轻地微笑。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文学
编辑: 孙玥
上一篇:树的舞伴
下一篇:家的味道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