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杜焕才的筑路人生

时间:2019-07-19 15:09:25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李维康 李元勇
  人民铁道网讯(通讯员 李维康 李元勇)5月的西藏山南绿意缤纷,草长莺飞。湛蓝的天空,悬浮着几块洁白的棉花云。
 
  蓝天白云间,一条山南人民期盼已久的铁路正在火热的建设当中。
 
  杜焕才是中铁五局成都公司拉林铁路项目部综合四队副队长,主抓现场施工。在拉林铁路泽当车站施工现场,杜焕才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因为,今年57岁的杜焕才从业32年,是公司乃至拉林铁路工地年纪最大、经验最丰富的老员工。他的建议和意见自然举足轻重。
 
  “压实度不够……”
 
  “再来一遍……”
 
  “慢工出细活,注意安全。”
 
  “车站工程基本结束,再完成一些配套工程,任务就结束了。”杜焕才说。
 
  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位筑路汉子。中等身材,岁月侵染,双鬓斑白,褚黑色的双颊上,有着深深浅浅的沟壑,看得出来那是经过高原紫外线灼伤后留下的印迹。
 
  聊起筑路,这位来自东北黑土地的朴实汉子滔滔不绝,如数家珍:“我2015年6月,第三次进藏筑路,感觉拉林铁路不是最难修的,但地质结构可以说是最复杂的,自然气候变化也是最大的。”
 
  在交谈中,对杜焕才我们有了更深的认识。
 
  岁月静好,往事如歌。1987年,杜焕才“顶替”父亲参加工作。他以一个普普通通筑路工人的身份,见证、参与10多项国家重难点公路、铁路的建设,在青藏、哈大、成绵乐、西成、拉林等铁路建设中多次荣获中铁五局和业主先进建设者或先进个人称号。从小杜到杜哥到杜师傅,到如今的“老杜”,30年杜焕才的身份发生了不停的转换,但他四海为家、建桥筑路的生活始终如一。
 
  杜焕才的父亲也是筑了一辈子路。1958年他父亲参加成昆铁路贵州水城段铁路建设,后又参加湘西古丈,郑开复线以及三茂铁路等多条铁路建设,直至1987年才退休。
 
  谈起父亲,杜焕才说自己要幸运的多。老一辈筑路人施工,靠的是肩挑背磨,打的是人海战术,住的是牛毛毡棚。测量放线,一天往往要爬山涉水好几个沟壑山头,一条路修上好几年。6千多米的衡广复线南岭隧道就修了差不多9年时间。杜焕才说他记忆最深的是,小时候到工地,父亲用绳子挂在腰间,在峭壁上拿撬棍打炮眼的情形,父亲吼一声,榔头哐当一声,在山谷中回响。那情景,那声音,至今余音缭绕,磨不平,挥不去。
 
  “现在科技发达,机械化程度高,路修得快,一条路一座桥也就两三年。秦岭隧道、港珠澳大桥了不得呀!”他自豪地说,“长大隧道和地铁施工用的还是咱中铁自己研发的盾构设备,这可是大国神器,出口呐……”
 
  说到自己,杜焕才感叹道:“这辈子做出的最艰难的一次选择是上青藏线。2001年,第一次进藏参加青藏铁路格拉段建设,我们项目部在昆仑山附近,海拔高、难度大,施工地点又是无人区,洗澡只能去200公里外的格尔木。刚上高原时,由于缺氧,经常头痛欲裂,走路快了就气喘吁吁。但为了保证施工质量,我们在工作中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聊起妻子和女儿,他的喉结明显地咕隆着动,有些哽噎。杜焕才的爱人也是一名筑路工人,1987年参加工作,1990年生完孩子后,就辞职在家。
 
  “这么多年,最大遗憾是对女儿亏欠太多。娃出生时,没赶回去,这么多年也很少见面。”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杜焕才眼圈有些湿润,“现在还记得,女儿小时候,偶尔回家一次,想抱抱她都不行。女儿问,你是谁呀?当时听见这话,我心里难受得痛!不过,女儿长大后,还是能够理解的。”
 
  2015年10月他女儿结婚,当时拉林正处在紧张的施工高潮中,他只能匆忙回家,又匆忙返回工地。“外孙现在都快两岁了,我还没有抱过呢。能在视频里看看长啥模样!”杜焕才脸上满是幸福。
 
  其实,大多铁路建设者的生活跟杜焕才也差不多。在杜焕才的记忆中,父亲当年也是很少回家。而且那时路上交通不畅,车船劳顿,回一趟家往返路程都要10天半月。现在,杜焕才回一趟家,坐飞机也就几个小时。在其他工地杜焕才还不愿意坐飞机,他说坐高铁更便捷。
 
  从一脸的惬意,看得出杜焕才对如今的工作和生活是知足的。现在不仅交通便捷,筑路人的生活待遇和个人收入也涨了不少。“我父亲那个年代,一月工资100元不到,食堂买饭菜还要用粮票,穿的工作服是蓝色的劳动布。”杜焕才说,“我们现在一线工人住的都是标准活动板房,冬有暖气,夏有空调,食堂饭菜质量好、品种多。”
 
  杜焕才的筑路人生是父亲的延续,父亲已经作古,一生寂寂无闻。杜焕才远比父亲幸运,他成了大明星,三上青藏高原的事迹被全国40多家媒体网站报道。
 
  从铁道兵到铁路工人再到国企员工,从父辈到杜焕才本人,因为他们,我们享受出行便捷的高铁,朝发夕至;我们生活的城市不再拥堵,地铁网络四通八达;我们虔诚的心灵圣地,路途不再遥远。
 
  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雅鲁藏布江缓缓的、静静的流经宽阔的山南河床,亘古千年,不曾停歇。杜焕才喃喃自语:“过几年,退休啰,再带几个小徒弟。”说完,他竟情不自禁的哼起来,“最美不过夕阳红,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醇绵的酒……”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刘海霞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