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家园| 文化|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视频|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杨军:老骥在囧途

时间:2016-09-01 15:04:36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杨军
\

  我首先感谢报社领导、记者部领导和其他记者站的大腕们把这个现场演讲的机会给我。

  记得一位名记说过:记者节应是我们自省的日子。

  以我的资历,我可以骄傲地说,在座的各位领导和同仁都是我曾经和现在的老师。

  以我的能力,我颇为担心地说,在座的各位领导和同仁都可能不愿坦承有我这样的学生。

  因此,我演讲的题目叫做《老骥在囧途》。“老骥”有两重含义,一个是本意,老马,我今年46岁,工作24年。取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寓意。另一个是谐音,老记,就是老记者。从分局电视台、局报到《人民铁道》报社,前后20年,说老有点勉强,说年轻也有点勉强。我这样不尴不尬的年龄和勉为其难的水平,注定我的工作上跌跌撞撞、生活里磕磕绊绊、事业中迷迷茫茫,用现在的话大概就是“囧途”吧。

  1990年我从宁夏大学中文系毕业,当年管大学生叫“天之骄子”。毕业时,分配政策是“谁的孩子谁抱”,我就作为“铁三代”被铁路“抱”了回来,成为一名铁路党校教员。学员不是街坊邻居就是叔叔阿姨。第一次上课,一上讲台大脑一片空白,4小时的课2小时就念完了,剩下的时间,只好让大家自习。

  后来,党校招函授生,我在校领导的鼓励下,发挥自己特长,又给大家先后教过地理、写作、哲学、管理等等,有些甚至是自己也不特明白的课。就这样,有的学员还表扬我、感激我:“小杨老师的课讲得挺好,特别是辅导我们入学考试的地理课,讲起来头头是道,听上去天花乱坠,虽然地理考试时一道题也没压上,可是考数学时用上了这些地理知识。”

  也就是当教员期间,我给《人民铁道》报社《报林》杂志投稿,有幸被刊登了,我终于和《人民铁道》报社搭上边了。相信好些老通讯员、老记者都和我有着同样的感受:《人民铁道》报是我们的圣殿。

  1994年,我当上了分局电视台记者,主任又是一个可以算是父辈的领导。个子不高,易怒,经常训人,批评人时会像皮球一样在地板上蹦。恰好我中学语文老师也是我的同事,常常挨训。我认为,由于我的到来,我这位老师唤起了深埋已久的自尊,终于不堪忍受,“揭竿起义”了,公然与主任叫板。在那里学了一点电视新闻拍摄“推、拉、摇、移、跟、升、降、甩”之类的“皮毛”知识,好在不到一年我就到了《兰州铁道》报社,担任驻银川记者,但从此我却以电视新闻前辈记者自居。

  当兰铁报记者不久就赶上了一场大雪,由于是第一次组织这类稿件,没有经验,200字的稿子用了很长时间,等推敲完雪都快化了。自此以后,我就特别爱写扫雪保安全的稿件,这有点像成年人老留恋自己儿时的玩具那股劲。一直到一年前的冬天,我到哈尔滨,我看到了那里漫天蔽野的大雪,长时间不化的积雪,汽车司机在冰上行走自如,处变不惊,气定神闲,我就再也不敢写除雪保安全之类的稿件了,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井底的老蛤蟆,有时念头刚一动就仿佛看到东北记者那亲切宽厚的笑容。

  2001年,青藏铁路二期将开工,正好前任记者将要退休,我由于之前经常在《人民铁道》报发表作品,许多报社的老领导、老编辑无私地帮助我、培养我,最后我终于很荣幸地成为《人民铁道》报的一名记者,并被派到了西宁铁路分局,也就是现在的青藏公司。

  大概是2001年6月5日,成为《人民铁道》报记者不久,恰逢傅志寰部长带领专家组考察确定修建青藏铁路二期事宜。当时,接待单位是铁一院,兰州铁路局董喜海局长也陪同参加。我也被懵里懵懂带着去了。为了勘察线路,必须乘汽车前往拉萨,当时的条件比现在艰苦许多,一会儿雪、一会儿雹,连部长也是吃个方便面、啃个饼子,一路艰辛自不必说。除了开道车,傅志寰部长应该是在第一辆车上,我和董喜海局长在第九辆车上。由于提前也不知道行程,每到一地,长长的越野车队,我从第九辆车下来在青藏高原狂奔,等跑着到第一辆车的位置,傅志寰部长的话早都讲完了。

  记得在风火山,我一脚踏进一个雪坑里,人呈直角摔倒,又呈直角站起来,没多想立即往前冲。6月6日晚,车队终于到了羊八井,傅志寰部长的车胎被扎坏了。换乘其他车辆,终于在夜晚赶到拉萨。记得随队医生给大家发的药品都是在内地老年人才吃的药,比如救心丸、丹参滴丸等等。

  第二天,因为身份不明确,加之我的愚钝,经验不足,开会、座谈,没人通知我,自己也不知道去,后来报社不知通过什么渠道知道我在拉萨,就通知我写一篇消息。我立马就晕菜了,东拼西凑搞了一篇东西,时任办公厅主任的彭开宙亲自为我改稿,并亲自亲切给予批评。

  之后也顾不得到拉萨要“三慢”“四不急”什么的,就跑着上街找传真机给报社传稿。跑得急了有点心慌气短,头晕目眩,只好慢下来,一步一步慢慢走,几百米的路感觉要走好久,这才第一次领教了高原的厉害和给大领导写稿的不易。最后这篇报道还是在记者部邢宁贵副主任的修改补充下才登出来。为这事,我一直"囧"到现在。

  让我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离开拉萨,董喜海局长听说6月8日是我的生日,专门让局办副主任给我买了个裱花蛋糕表示祝贺。

  这以后,我仿佛一下子成熟了,可还是“囧”事连连,挨过批评,写过检查,与各类奖项渐行渐远,越来越遥不可及,每天一睁眼就盼着天黑,但稿子怎么办?只好咬牙摸黑爬起来一直写到天黑。终于天黑了,这时候,我真希望“我的黑夜比白天多”。

  鉴于职责所在,有时不得已还会给别人讲新闻写作,自己是“越陷越深越迷茫”,还不知怎么写,咋教别人呢?我要有诀窍肯定不会告诉别人,还留给儿子呢。

  我属猴,双子座,优点多多。可猴子最大的问题是:老老实实坐在地上还显得活波可爱、聪明机灵,可是一旦爬高了,毛病就暴露出来,一爬高红屁股就露出来了。红屁股算不上美观,真够瞧的了。我认为有一个歇后语形容这时候的猴子比较恰如其分,那就是窝头翻跟头——现大眼了。鉴于时间,我的演讲暂告一段落,欲知其他“囧”事,且听下回分解。谢谢各位的耐心。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演讲 比赛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