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中交二航局沪通长江大桥HTQ-1标建设侧记

时间:2015-10-30 09:05:18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王力 赵中庸
阅读:
\

\

\

\

\
 
  10月21日,南通天生港水域鞭炮齐鸣,热闹非凡,二航局承建的沪通大桥112米简支钢桁梁水上正桥首跨钢桁梁开始安装,拉开了沪通长江大桥水上正桥简支钢桁梁安装施工的序幕,标志着沪通长江公铁大桥全面进入上部结构施工阶段,为沪通长江大桥的早日通车奠定了基础。
 
  早在1904年8月,著名民族实业家、清末状元张謇于长江岸边的天生港兴建“通源”、“通靖”两座码头,设立南通天生港大达轮步公司,经营港口业务,南通港正式成立。1906年4月,苏籍官绅256人共同呈请清廷允许苏路商办,获准后成立了商办江苏铁路公司,张謇等被任命为协理,着手准备开通(开封——南通)铁路建设。当了30年开路先锋,令人遗憾的是,修建开通铁路的梦想却最终没有实现。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让张謇没有想到的是,沪通长江大桥建设者圆了他的梦想,在天生港这块热土上,一座世界级的公铁两用长江大桥将在这里飞跨天堑。这里,是建设的热土,这里,是创新的热土,这里,更是建桥人成长的沃土。
 
  拓展铁路特大桥市场
 
  2014年3月1日,沪通长江大桥开工建设,二航局承建HTQ-1标的建设任务,首次进入具有国际水准的铁路大桥领域,至此,二航局承建的特大型桥梁已囊括了世界上现有的各种桥型。沪通大桥是中交二航局承接的单体合同额最大的桥梁工程,合同额39.9亿元。这对于中国交建在未来铁路桥梁领域的施工经营与市场开拓具有极其重要和深远的战略意义。
 
  时隔一年半,2015年10月19日,二航局中标新建连云港至镇江铁路五峰山特大桥工程项目,五峰山长江大桥是全国首座超千米跨径的公铁两用悬索桥,五峰山长江大桥的中标,与沪通长江大桥的辐射效应关系重大。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交二航局为适应市场需求,审时度势,大踏步从“水工市场”向“桥梁市场”拓展,高起点进军桥梁建设市场,致力于打造中国建桥品牌。二航局从承建“交通部第一桥”——黄石长江大桥和“中国第一悬索桥”——江阴长江大桥开始,经过20多年顽强拼搏,参与建设了百余座跨江、跨海特大桥。其中, 2002年,公司承建的江阴长江公路大桥获得中国首个尤金.菲戈金奖;2007年,公司承建的南京长江三桥获得中国首个古斯塔夫斯·林德恩斯金奖;2008年,公司承建的苏通长江大桥获得中国首个乔治.查理的森大奖;2015年,公司承建的“南京眼”步行桥获得中国第一个亚瑟?海顿奖。至此,中交二航局已经获得国际桥梁大会(IBC)设立的五个大奖中的四个,成为我国获得国际桥梁大奖最多的企业?。
 
  遗憾的是,沪通长江大桥之前,二航局乃至中国交建一直没有进入铁路长江特大桥领域,这是二航局“桥品牌”战略的“一块心病”。2004年,随着铁路建设市场的逐步开放,二航局进入铁路建设领域,先后承建了哈大、京沪、石武、青荣、成贵等数十条重要铁路。“十年磨一剑,”2014年,成功斩获沪通长江大桥施工权,高起点进入铁路特大桥领域,实现了“跨江、跨海、跨行业”的第三次跨越。从此,二航局“桥品牌”才擦得更亮,打造的更完美,挺起了“桥品牌”的脊梁。
 
  600天13张“绿牌”奖励
 
  作为首个铁路总公司工管中心直管的项目,要求严、标准高,影响大。在年度、季度考核评比中,对于管理行为规范、过程控制严格、安全状态良好、工程实体质量良好、重大节点目标实现、具有样板作用的模块,大桥建设指挥部发放”绿牌”通知单。每发一张”绿牌”通知单,企业信用评价可加2分。沪通大桥的评价如何,直接关系到二航局进入铁路特大桥市场的前景。
 
  自2014年3月1日正式开工以来,二航局沪通大桥项目部获得全桥主体结构第一根钻孔桩、全桥第一个承台、全桥第一节墩身、全桥第一孔节段梁、全桥水上首节钢桁梁等多项“绿牌”;目前,所检测过的的水上、陆上钻孔桩全部为I类桩,I类桩达标率为100%。截止2015年10月25日,施工生产600多天,项目部共获得“绿牌”奖励13项,平均每46天获得一次“绿牌”奖励,这在铁路建设史上绝无多见。
 
  “一拖二”的扁平化管理模式
 
  沪通大桥项目部没有参照以往大型项目的管理模式,即采用设置独立的总部来直接管理若干分部的方式,而是采用扁平化管理模式,也就是以二航四公司负责的一工区职能部门来履行项目总部职能。“我们做的首先就是理顺管理关系。原来设置局指,还设置分部,分部越多,矛盾越多,弊端很多。”项目经理杨志德如数家珍,“不但管理成本高,而且局指与分部成为两张皮,指挥就没有效果。”
 
  但光有合理的组织机构设置,恐怕还是不足以轻易上行下效,令行禁止。沪通大桥项目常务副经理、杨志德团队核心成员唐启介绍,该项目施工方案不是采取上面只管制定、下面只管执行的老套路,而是反其道而行。“协作施工队伍带班的也要写一份施工方案,所有相关人员都必须参加施工方案讨论。我们的施工方案评审不是为了走流程,走流程是为了查出问题和执行有效。”唐启解释说,协作施工队伍参与写的方案才能接地气,他们才是最清楚具体施工情况的人,如果盲目提要求,上面提的要求下面根本没法办到,就会误工误事,质量安全隐患就会增多。他们参与之后,就会在符合标准的情况下,按照他们最熟悉、最快捷的方式完成施工任务。
 
  “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尝到了甜头,省时省事,也没那么累了,又能赚钱,春节期间很多民工甚至主动要求留下来,最后留下来的比我们需要的还多,都不愿意放弃挣钱的好机会。”杨志德满脸笑容地说。
 
  “点土成金”的大智慧
 
  开工之初,面对水上4#~25#墩60多万方混凝土供应难题,一直困扰着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唐启,水上搭设钢平台建站方案的可行性、经济性令人质疑。唐启带着一工区技术人员徘徊在施工现场,寻觅破解良策。当看到远处正在吹填的作业船时,一个大胆的想法跃入脑海:吹填筑岛,建设搅拌站! 
 
  设想提出后,有人反对,有人支持。反对的认为,在长江上吹填出一个岛,建设搅拌站,从没这样的先例,简直是天方夜谭。 项目经理杨志德却如获至宝,“这个思路好!这个思路好!”杨志德连声赞叹。第二天,就请来了地方专业吹填的专家,共同对吹填人工岛的可行性等进行研究讨论。
 
  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和走访,征得大桥建设指挥部、监理单位、地方政府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等的同意后,项目部迅速启动筑岛方案,在8#墩下游侧吹填筑岛。
 
  方案既定,雷厉推进,2014年4月25日开始吹填,到2014年5月26日筑岛形成,2014年6月25日开始搅拌站建设,2014年8月11日,搅拌站通过验收,具备了生产条件。
 
  “人工岛的建设,为水上60多万方混凝土的落地提供了坚实的保障,人工岛让二航局水上施工接了地气。”2014年5月底,沪通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孔文亚亲临现场,对二航局吹填筑岛的创举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评价。
 
  项目工程部部长李有为说,水上混凝土搅拌站,布置180立方/小时的固定式混凝土拌和楼3台,最多可储备约17000立方砂石料,三台拌合楼24小时连续供料能力最多可达近万立方米,另布置沉淀池、现场试验室、道路、停车场等配套设施。搅拌站的生产能力大大提高,而且安全性、质量上都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
 
  人工岛筑成后,二航人“乘胜追击”,果断抓住南通市横港沙二期圈围规划给大桥施工带来的良机,因地制宜成功推进水中区9#—22#墩筑岛吹填工作。这段时间,正值暑假,唐启顾不上来项目部探亲的老婆孩子,往返于南通、南京、武汉之间,多达30多次。“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人瘦了一圈,筑岛吹填工作却硕果累累。
 
  该方案的实施,变水上施工为陆地施工,使得“水上临时栈桥和钻孔钢平台投入大、周期长、钢护筒深、泥浆排放难、临时钢平台作业空间狭窄、材料无处堆放、大型船只无法进入”等一系列难题迎刃而解,为水上基础工作大面积展开提供了坚实的支撑。
 
  精细治“通病”,创新出效益
 
  承台和墩身底部漏浆,是混凝土施工的“通病”,曾经“屡治屡犯”。杨志德心里清楚,“屡犯”的“病根”,其实就在细节上。为此,他“亲自操刀”,细化操作流程,编制操作手册,并落实到每个操作工人身上,把“随意”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以前,垫层混凝土一次浇筑完成,现在,为加强模板底部与混凝土的“亲密无间”,垫层混凝土必须第二次浇筑5厘米的基准模,让模板底部有了坚实的“依靠”。“以前这样做错了,现在应该这样做!”在1#墩承台施工现场,面对一名“屡教不改”的工人,杨志德发火了。“制度千条万条,不落实就是白条。”为了落实细节,杨志德经常手把手的“现场示范”,杨志德率团队的每个人,都成了现身说法的教练,落实难的问题迎刃而解。
 
  经过这么“几折腾”,现场的操作工人,很多炼成了“土专家”,能够对前来学习的人“说三道四”了。
 
  2014年5月9日,二航四公司在沪通项目部举办通讯员培训,在12号墩施工现场,通讯员任婷婷遇见劳务作业队负责人李宗水,李自豪自告奋勇地说:“你可以在周围看看,现场找不到一根烟头!”果不其然,任婷婷走了一圈,整洁的现场、钢筋保护层垫块横平竖直、没有一名工人安全帽没细带子……任婷婷问李宗水:“你的队伍以前可不这样啊?”李宗水说:“都是被逼的,去年,还不适应这种精细方式,有几次想退场,干不下去了,谁知道一咬牙,我们这个墩子,获得项目部5000元奖励,大家尝到了甜头,相互监督,别说烟头,就是一口痰,也要吐到改吐的地方!”
 
  按照原施工组织方案,陆域引桥承台应采用钢板桩围堰施工,就是在钻孔桩施工结束后,把承台围城一个密不透水的区域,进行地下干施工。但这样一来,需要大量的钢板桩,如果循环使用,工期绝对不允许这种“按部就班”。怎么办?冒着凛冽的寒风,唐启带着二航局技术中心的专家团队,心如热锅上的蚂蚁。“大胆的试,办法总比困难多!”在杨志德、唐启的推动下,首个承台就开启了“创新之旅”。“本来二航局是有放坡开挖成熟经验的,但在江边,又是深基坑,这样做确实如履薄冰,一旦井点降水失败,就要回头走老路不说,还存在很大的安全风险。”二航局技术中心副主任何超然说。
 
  “这办法能成!”实验成功后,唐启激动地像个孩子。监理来了,指挥部的领导来了,对此高度赞赏。随后,项目部将陆上48 个承台全部改为“轻型井点降水+放坡开挖”方案。“艺高人胆大。”推而广之,水上9#-21#墩区域经过吹填,“水上施工”变“陆上施工”之后,这13个承台也改为“轻型井点降水+放坡开挖”方案施工。“如果采用钢板桩围堰施工,费用会比井点降水高2.5倍左右,以水上10#墩为例,一个承台就节约措施钢材500吨。” 项目工程部部长李有为说。
 
  据沪通大桥指挥部副总指挥张贵忠介绍,沪通长江大桥钢桁梁用钢25万吨,是武汉长江大桥的11.9倍,是京沪铁路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的3.5倍,钢材采用Q420qE、Q370qE、和Q500qE等新型钢材,多数为大桥量身定做,沪通大桥的建设,也推动了加工制造业的升级换代。其中,沪通大桥HTQ-1标这种新型钢材用量就重约12万吨,这么多钢材,均需在厂里精细加工,一件件预拼装后,再运往现场。“目前正在安装的10#—11#墩,单跨钢桁梁重3300吨,有343根杆件组成,最大杆件重约50吨。在50多米的高空悬臂‘走秀’,劳动强度极大,精度要求极高,前所未有。”一工区项目经理马勇说。
 
  钢桁梁从5#墩到26#墩,共设21孔112米简支钢桁梁,为本标段工期关键线路。每跨钢桁梁安装需要多长时间?就连干了20多年大桥的一工区副经理崔词赐根也很难回答,因为从来没有经验可循。“我们只有不断优化方案,做到最优,做到最快,做到最安全,”崔赐根说。沪通大桥项目部对原施组进行了调整优化,将原来的“5#墩往26#墩架设”一个作业面,分解为“10#墩往26#墩”与“10#墩往5#墩”两个作业面。“这样一来,缩短关键线路共5跨,至少5个月的工期!”崔赐根说。
 
  管好人,才能做好事
 
  沪通大桥建设之初,管好队伍是杨志德的“心头大患”。但目前来看,管好队伍也是杨志德的“得意之作”。
 
  “劳务队负责人不在现场,一天罚款2千元,目前为止,最多的一次罚款为1万6千元,项目定的制度,在执行过程中不能变形走样,我现在不管钱,只管人。”2015年5月初的一次经验交流会上,杨志德这样说。一次,趁杨志德出差,一位劳务公司的负责人见缝插针,托人把请假单交给杨志德,杨志德总感到假条字迹不对,拿来原来假条对比,发现假条不是他本人写的,杨志德大怒,严厉的处罚了这位负责人。自此,这种”先斩后奏”、背后耍小聪明的行为才得以杜绝。
 
  “借口是无人不有,无处不在的,如果耳根子一软,听了借口,放人一马,就等于制度开了口子,在想堵住,是很困难的。”杨志德团队对制度的执行力度,是毫无回旋余地的。这也使得协作单位不找借口找方法,并逐步养成了习惯。“只有管好人,才能做好事”、“严是爱松是害”是杨志德多年来的做事风格。
 
  管好人,并非只靠“举起大棒”,还需要和他们“掏掏心窝子”,给他们一些荣誉等等。有些协作单位经常在杨志德面前哭穷,说干亏了,要求“索赔”。杨志德设身处地,给他们一一分析:工程我们交给你的时候,是不亏的,亏损的原因,不外乎管理者方案不可取,指挥生产的能力不强、水平不高,你带的人技能不行等等。“你别到处跑,屁股坐下来就能赚钱,”“24小时的活,你30个小时才做完,不亏才怪呢。”这些话,给协作单位很多启示。
 
  邻水营丰劳务公司负责人余永斌,以前,十几个项目同时在干,往往坐飞机也跑不及,只能做“救火队长”,哪儿有问题,往哪儿跑,少数盈利补不上多数亏损的窟窿。现在好了,项目不多,能够沉下心来抓管理。目前,管理得到很大提升,获得了二航局2014年度“海星奖”,2015年5月份又获得了“江苏省工人先锋号”,这些荣誉的获得,就得益于沪通“困”下来的冷思考。“不换观念,就换人”成了余永斌的口头禅。
 
  大桥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张贵忠这样评价杨志德:“在杨志德的餐桌上,你很少找到领导,他的座上宾经常是作业层的‘小老板,’杨志德吃饭,都是在‘管人’。”
 
  “温情二航”的画卷
 
  杨志德团队一直注重文化建设,注重感情的沟通,注重亲情的呵护。“自古忠孝难以两全,”张帆作为“杨志德团队”的一员,把“忠”和“孝”诠释的淋漓尽致。
 
  十多年来,张帆这位独子不忍心让母亲过“空巢”生活,“背起”母亲,转战工地,亲情的滋润让老人更加健康,年迈的母亲也成了张帆“最坚强的后盾”。
 
  沪通大桥开工伊始,张帆就和老母亲一同住进了项目部的活动板房中。张帆说,“母亲虽然86岁了,但是生活基本可以自理。带上老人上工地,心里就是踏实,工作起来也特别起劲!”
 
  2015年春节后,40多岁的王梅跟着丈夫一起来到沪通大桥项目部,当了钢筋加工厂的女工。三八节到了,项目部开展座谈活动,让王梅没有想到。“不觉得三八节是一个什么节日,从没过过!”和王梅一样,在沪通大桥很多女工也没有过三八节的习惯。不过,王梅觉得项目部的环境好,居住条件好,干啥都方便,最主要的是能和丈夫在一起工作。
 
  2014年,沪通项目部设立了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账户,并对每个农民工进行登记、建立台账、发放维权保障卡、办理工资卡,在确保工资足额发放的同时,不断改善工作和生活条件,让每位农民工感受到项目文化的缕缕春风。
 
  为了“弘扬时代精神,讲好大桥故事”,2015年6月和8月,沪通大桥项目部开展了两批采风活动,来自二航局的30多位“写作高手”云集沪通大桥项目部,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星期的深入采访,完成了43篇优质稿件,得到了铁路总公司工管中心副主任朱海燕、人民铁道报资深记者赵中庸等专业人士的高度评价。
 
  “把青春搅拌在混凝土里,浇筑一座通往未来的桥。” 二航局80后通讯员李安辉在他采风的一首诗里这样写道。其实,在沪通大桥工地,一工区项目经理马勇、生产副经理田雨金、项目部工程部长李有为、质检部长刘益锋、安保部长秦海滨等等,都是80后,他们已经是大桥建设的主力,是二航新一代“桥品牌”的代言人,李安辉的诗,正是他们这一代建桥人的心声!文化的力量,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沪通,助推着大桥建设。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孙晓远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