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济南中药价格疯涨成贵族药 3服感冒药160元

时间:2011-05-09 09:24:00 来源:山东商报 作者:济南
阅读:

  “以前开一服中药六七元钱,现在20元钱以下基本开不出来了……”近日,省城有中医医师向记者慨叹。3服感冒药将近160元,3服治疗冠心病的中药将近200元……面对日益高涨的中药费,原本“简、便、验、廉”的中药,咋一下成了普通百姓吃不起的“贵族药”?记者 杨芳

  医生

  抓服中药少说得20元

  “我们原来都说农产品涨价厉害,但和中药材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日前,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呼吸科主任医师张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他给患者开一服药基本在六七元钱,现在20元以下的中药基本开不出来了。

  “中药材出现10年来最疯狂的涨价时期,我粗略算了算,常用的中药材70%-80%价格上涨2倍以上,今年相对于去年涨上来的价格回落的品种,只有很少几种。”张伟说。

  相比于西医西药,中医中药“简、便、验、廉”。如今为了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中医中药的这一特性被当做一项缓解措施广泛推广,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

  我省名老中医、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丁书文日前告诉记者,现在中药材这么贵,能享受中药服务的只有城市里那些经济条件较好、保健意识又强的人群了。

  平均每张方子涨了30%-40%

  “我感觉今年一季度中药材没怎么涨价,涨价的压力是从进入4月份才感受出来的。”我省一家开设中医坐堂的连锁药店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曾拿着十几张方子对比,发现现在每张方子和去年同期的价格相比,至少涨了30%,高的能涨到40%。原来20元出头的一服药,现在都在30元以上。

  “党参每公斤从28元涨到了70元,双花每公斤下不来320元,麦冬每公斤从80元涨到了180元,太子参从不到200元现在涨到了560元,而且还在涨,真是太离谱了!”这位连锁药店的负责人称。

  这位负责人坦承,日益高涨的中药材费用,让药店正陷入一种危机:卖得太贵,病人就少了;卖得便宜,又挣不出来费用。虽说同样的中药材分三六九等,价格也相差不少,可是便宜的中药材疗效大打折扣,药店树立起来的信誉不能毁于一旦。

  很多常见病治疗 西药现在反比中药便宜

  “原来是谁有钱谁看西医,现在成了谁有钱谁看中医!中药成了贵族药,这种情况太令人费解了。”张伟说。

  他给记者举了个例子,以上呼吸道感染为例,如果患者每天服用阿奇霉素,5天差不多好了,每天最多10元钱可以解决问题;如果要想效果好,再加点中草药化痰,这一服就将近30元钱,这样1天就需要花费40元钱。“顶上西医5天的治疗花费了。”

  丁书文老先生也给记者举了几个例子,感冒开三服中药,现在双花这么贵,三服药需要160元,但患者同样可以选择吃几片阿司匹林退热,这才多少钱?“治疗冠心病,三服药看不好,至少要坚持一个月,可是3服药就将近200元,城市里坚持吃半年可能也行,农村人呢?根本吃不起。”

  为让病人少花钱 医生被“逼”换便宜药材

  下来20元的中药几乎没有了,每服药这么贵下去,势必影响中医药的发展。张伟告诉记者,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每次在开方之前,都在思考能不能用别的药材代替。

  “川贝实在太贵了,我有时就用平贝或者用浙贝,这一味药一服就要下来好几元钱。同样是清热解毒的,双花太贵,我就用鱼腥草代替,但是它对患者胃肠道刺激大一些。有些病人身体好,服用可以,有些病人就不能用鱼腥草。”张伟说,这样一改,价格是降下来了,但是“疗效打了折扣”。

  采购

  麦冬比去年同期

  涨了近10倍

  “我刚从河北安国回来,中药几乎全都涨,一路飘红。”这是济南市建联中药有限公司采购总监樊庆龙见到记者后说的第一句话。4月19日至23日,他和采购部经理刚刚采购了大宗中药材。

  樊庆龙告诉记者,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他一直在跑市场,从安徽亳州到河北安国,这是国内两个较大的中药材集散地,“有些品种吓我一跳,涨得太离谱了!”以感冒药里常用的川贝(止咳平喘)为例,樊庆龙说,川贝有三种:松贝母、青贝母和炉贝母,其中松贝母最好,价格也最高,目前市场上一等品不含税的价格(以下均是)是每公斤2800元到3000元。“而在去年同期,每公斤也就在1500元到1600元。” 青贝母的价格是每公斤2000元,去年同期同样品质只有1200元每公斤;炉贝母目前是每公斤1500元到1600元,去年同期只有七八百元。

  一年时间,这味止咳平喘药就涨了一倍。“如果一个感冒方子里用川贝6克,这是取中,一般一个方子要用到3-9克,如果选松贝,仅这味药就差不多20元了。”

  樊庆龙告诉记者,一般感冒的方子里,离不开麦冬,这种药材有滋阴的作用,目前市场价是每公斤200元左右,而去年同期还是每公斤不到20元,涨了将近10倍。

  而每一个感冒方子,一般有12-15味药。“我刚才说的都是不加税的进货价格,如果加上税,医院、药店再加成,那就更高了。老中医说开三服感冒药将近160元,一点都不虚。”樊庆龙说。

  太子参、黄芪、桔梗

  都卖出了天价

  560元、200元、80-90元,单看这些数字,可能没觉得怎么样。樊庆龙和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药饮片厂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现在每公斤太子参、麦冬和桔梗的价格。“这都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价格,是天价!”

  樊庆龙告诉记者,在2006年、2007年,太子参每公斤不超过20元,2009年每公斤不超过100元,去年就到了三百七八,现在到了四百五六。而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最近采购的最好的太子参,到了每公斤560元。“太子参卖出了人参的价格,人参最少5年一产,而太子参每年都产新。这个价格让人看不透,而且这个价格还有抬头的趋势。”

  “最近黄芪涨得太离谱了,我记得2008年以前每公斤是二三十元,2008年我们集中采购最高价格是每公斤33元,现在七八十元都买不到好货。”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说。

  “桔梗也是感冒药方的常用药材,以前每公斤不过六七元钱,现在因为韩国做泡菜用,好的桔梗都出口了,剩下的现在的价格也到了每公斤八九十元。”樊庆龙说。

  中药材需求增大

  涨价原因·需求

  中药材需求增大

  “我感觉中药材涨价,是从2009年开始的,此后一步步攀升,到了现在的离谱天价。”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呼吸科主任医师张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09年国内局部地区爆发甲流疫情,作为山东甲流防治专家组成员,他撰写了我省的甲流中医防治方案。处方公布后,里面的几味中药材价格就猛涨。

  “甲流防治处方里有双花、川贝、桔梗,这些都是常用药材,现在都涨了。”张伟叹了一口气,“我当时方子里没用人参,用的是太子参。人参偏燥,北方本身天气偏燥,考虑太子参补气又不燥、湿润温和,药性来得平缓,关键是还非常便宜,老百姓是参就认,就用了这个。”但是就是这么个“不值钱”的东西,由原来的每公斤不到20元,到了目前的每公斤560元!虽说话语有点自责的味道,但归根到底,部分中药材的猛涨,根源还是需求增大了。

  这几年公共卫生事件相对较多,从非典、人禽流感、甲流到手足口病,这也助推了中药价格上涨。

  气候异常致减产

  涨价原因·天灾

  气候异常致减产

  国内一家知名连锁中药店的山东经理告诉记者,中药材价格猛涨,除了需求增大,还和种植面积减小、气候异常导致的减产有很大的关系。

  他告诉记者,从2000年开始,国内中药材种植面积就以每年20%的速度在递减,尤其是那些野生的药材,比如柴胡、甘草和黄芪。“这些尤其少得厉害。”此外,就是众所周知的原因,汶川的地震、西南的大旱、两广和东北的涝,都是导致一部分中药材减少的重要原因,而这些地方是我国中药材的主产区,大约集中了全国2/3的产地。

  生产成本提高抬高价格

  涨价原因·成本

  生产成本提高抬高价格

  此外,业内人士认为,中草药价格涨得这么厉害,还和生产成本提高有关。“像枣一样大的禹南星需要去皮,但是专用的去皮机械比较贵,这样就需要用双手挨个去皮,现在人的劳动力成本这么高,禹南星的价格能不涨?可以说,落后的生产力导致了禹南星生产成本的增加。”张伟说。

  “中草药如果严格按照国家的GMP来做,成本肯定还要高。”这位山东经理告诉记者,前几天他去北京准备进一套中草药的检测设备,设备是进口的。只要把产品放进去,它很快就能鉴定出成分、产地。很不错,一问,200万,没买。“这200万加到中草药里,得卖出多少才能回来成本?”

  “如果按照GMP来做,中药材必须得是在无菌的环境里烘干,这上一套设备、每天耗电又得多少钱?”

  价高背后有炒作的身影

  涨价原因·炒作

  价高背后有炒作的身影

  “原来产新的时候意味着便宜,现在看来,这种观念也不对了。”刚从河北安国回来的济南市建联中药有限公司采购总监樊庆龙最近一直在想这个事儿,怎么琢磨怎么不对。

  “像花类、叶类、根茎类中药材,一般每年都产新,你想马上大量上市了,价格应该高不到哪里去,可是你去产地问问,价格居然比市场的还高!”

  樊庆龙表示,这里面有人为炒作的成分。中药材市场其实与房市差不多,大家“买高不买低”,“150元一公斤不买,认为还能降降,降来降去,‘降’到了一百七八一公斤,你买还是不买?还是赶快买上点吧。你高价买了,到了产新的时候,新的价格低了,你的旧货不就赔本了吗?它能让自己赔本吗?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提高新货的价格。”

  “有些是游资炒作,有些未必就是游资。像双花、三七等。每年产新的时候,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有些大股东雇人在药材市场上‘喊价’,就是所谓的‘药托’,放出口风,某种中草药又要涨了,让采购方自己思量。”樊庆龙说。

  游资的炒作,他们找出来的佐证有两个:一是供货商手里明明有好多货,一个品种有几库,就是不出手;还有一个是中成药的价格涨幅远远低于中草药,近几年来涨幅不超10%甚至更低。

  中医坐堂医收费偏高助推

  涨价原因·环节

  中医坐堂医收费偏高助推

  记者在采访中还听到一种关于涨价的说法,那就是因为中医坐堂医收费较高,导致药店中草药提价。据悉,一般中医坐堂医副高以上职称一天的收费是300-500元不等,而省级名老中医一天1400-1500元。

  “有了中医坐堂医,营业收入是提高了不少,可是扣除他们的坐诊费用,几乎一天剩不下多少钱。有时也就一两百元。”一家开设中医坐堂医的药店经理告诉记者,关键是靠他们带人气。

  乱象

  造假制劣

  伎俩滥用

  正是因为有了人为的炒作,樊庆龙和张伟认为,虽然中药材涨价离谱,但中药材种植户根本没有得到多大的好处。“药贱伤农”的事件,以及为了逐利的不择手段的伎俩开始轮番上演。

  “我们这次带去的采购量,有10%没有完成。”樊庆龙告诉记者,这10%是因为中药材质量不好。他告诉记者,在中药材市场上有“纯净货”“八五货”等等说法。他们是行家,开口就要“纯净货”,对方也是一口价。“但是行家也未必就卖和买‘纯净货’,掺了15%的叫‘八五货’,比如一公斤松贝里掺上了3两平贝,这个价就下来了……女士爱喝的西红花,一公斤上万元,你花十几元买来的一包,里面也掺了草红花,这个就几十元一公斤了。兑20%多少钱,兑30%多少钱,很多都这么卖和买。”

  “八五货什么的,我们也能挑出来,但就怕加别的东西。”樊庆龙告诉记者,他了解到有些桔梗里面加了“加重粉”, 加了10%,一公斤就出来15元,而一公斤桔梗不过就是一捧。

  “价格高涨,有利可图,用地瓜干冒充何首乌就出来了,用硫磺熏的中药材也出来了,提纯一遍再回用的中药材也有了……”说起这些,张伟表示很痛心。

  监管

  建议拿出

  储备药材抑药价

  采访中,对于中药材价格和市场等的监管,樊庆龙认为,国家管起来很难,毕竟都是市场行为。而张伟认为,在监管上,国家必须有所作为。

  对于因为中药材价格高涨导致的造假行径,张伟表示,一些普通老百姓几乎没有任何分辨能力: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药材的等级。而这种知识的不对称,导致造假更加堂而皇之。

  张伟表示国家仍应大力扶持发展中医药,加强对中药材市场的监管,鼓励规范化、产业化种植,宏观合理定价,提高农民种植积极性,保护药农的利益,警惕出现“药贱伤农”的现象。

  对于某些中药材价格的非理性增长,他建议国家拿出储备药材,平抑价格。同时随着公共卫生事件的增多,国家中药材的储备力量仍需加强。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编辑: phpcms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