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党建| 文化| 视频| 职工家园| 讯息服务| 报刊矩阵| 专项活动| 家园| 博览| 建设| 运输| 旅游| 摄影| 书画院| 报林杂志| 通讯员| 购票|

人民铁道网

新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致敬!顶烈日战高温的铁路人

时间:2018-08-04 08:16:39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张艳等
阅读:
  编者按 近日,我国部分地区连续出现高温酷暑天气,对铁路运输安全秩序构成严重威胁。8月1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党组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全路各级组织和广大干部职工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防汛抢险救灾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作风,战高温、斗酷暑,坚决打好防汛抗洪抢险和暑运两大攻坚战。
 
  全路干部职工坚持把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首位,以高铁和旅客列车安全为重点,全力做好防暑应急处置工作,确保暑运平稳有序、安全稳定。我们向在暑运中作出重要贡献的干部职工致敬!向顶烈日战高温的坚守者们致敬!


  8月1日,郑州供电段组织精干力量集中对郑州站北咽喉供电设备进行全面检修,提升设备防雷击能力。 赵 爽 摄  

8月2日,天津车辆段职工在高温下检修车辆。 贾国元 摄  

8月2日,洛阳机务段职工冒着高温在检查车机车砂管。 赵 寅 摄  

7月27日,怀化工务段职工在烈日下进行捣固作业。 袁廷轩 摄  
 
  高温下 “护心人”精检细修
 
  本报西宁8月3日电 (记者张艳 通讯员魏雪平 姚强)7月31日14时,阳光炙烤着大地。西宁车辆段电池间内热浪滚滚,温度计上的数字直逼31摄氏度。樊黎明和侯培俊2名女职工正在进行客车蓄电池检查。
 
  洗刷电池壳、检查接线、测量比重、添加电解液……两位铁娘子动作干脆利落,不时用手擦拭着额头的汗珠。
 
  客车蓄电池是为列车控制系统及应急照明提供电源的设备,被称为列车的“心脏”。樊黎明、侯培俊两人的工作就是检查、维修这些蓄电池,确保“心脏”状态良好,所以,她们也被称为“护心人”。
 
  “蓄电池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车辆安全,我们必须尽全力保证蓄电池的性能良好。”两位女职工自工作起就坚守在这个岗位上,深知铁路安全的重要性。
 
  偌大的电池间里,近百台大小不一的客车蓄电池在地面上静静地充电。四四方方的蓄电池虽然看起来个头不大,但最小的也有二三十公斤重。一天的检修中,她俩至少要搬动近百个客车蓄电池。“别看我们瘦,浑身都是肌肉。”侯培俊打趣地说。
 
  暑运期间,她们每星期要完成近800个蓄电池的检修、充电任务,每挪动一组蓄电池,经常会累得直不起腰身。电池充好电后,她们还要对电池进行再次冲洗、擦拭,能将性能良好的蓄电池提供给列车,让旅客安全出行,她们感觉很值。
 
  闷罐里 “洗刷匠”搏击热浪
 
  本报柳州8月3日电 (记者莫育杰 通讯员李俊雄 李德华)7月31日15时,柳州艳阳高照,气温达到35摄氏度。在柳州南站综合车间洗刷所,晒了大半天的棚车就像一个闷热的铁罐。洗刷班50岁的洗消工劳礼明戴着防毒面具和厚厚的帆布手套,站在棚车里握着水管不断冲洗车体内部。
 
  “这些装过化工品的货运车辆在卸装后会有少部分残留物,必须清理干净才能继续使用。”一旁的车间党总支书记谢永强说。这个班组共有4名职工,主要担负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管内货车洗刷除污工作。目前,正值暑运用车高峰,他们平均每天清洗6辆车,洗刷面积达500多平方米。
 
  正在作业的劳礼明参加工作近30年,由于业务精湛,被工友们称为“洗刷匠”。他能辨别车辆之前装过哪种化工品、需要冲洗几遍、用冷水还是热水冲。“现在洗的这个车装过农药,需要用冷热水交替冲洗3遍。”用冷水冲洗完第一遍后,劳礼明下车摘下防毒面具休息片刻。
 
  呼吸一阵新鲜空气后,劳礼明再次带上防毒面具,提着热水管对棚车进行第二遍冲洗。阀门一拧,滚烫的热水喷涌而出,车内迅速腾起浓浓的水蒸气,就像一个桑拿房。劳礼明时而踮脚举起水管冲洗棚车横梁,时而弯腰对车底板进行冲洗。在车厢边缘,他掀开一块有大量残留物的木板,拧大阀门,不停摆动水管,对准残留物来回扫射,确认没有泡沫后,才停止冲刷。
 
  大约40分钟后,这辆棚车终于洗刷完毕。劳礼明走下车,摘下防毒面具,露出满是汗水的脸。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备班室走去,那里已经备好了冰镇西瓜……
 
  炙烤中 “捣固工”争分夺秒
 
  本报锡林浩特8月3日电 (记者傅世忠 通讯员杨智刚)8月1日8时40分,太阳炙烤着大地,锡林浩特站站场热浪滚滚。锡林浩特综合维修段锡林浩特线路车间加线路二工区22名职工接到“天窗”命令后,兵分两路冲上线路。他们要在90分钟内对锡林浩特站4组道岔进行捣固。
 
  副工长巴图巴根带领捣固组的4名工友操作一台“一拖四”软轴捣固机。软轴捣固机轰鸣着,4根捣固棒以每秒160次的振动频率在石砟里发出“嗡嗡”的声音,4名工友每人操作一根捣固棒。头上豆大的汗珠沿着他们的鼻梁和脸颊流淌,挂在鼻尖和下巴上。他们的身子一弯一起,颗颗汗珠随即被甩到钢轨、石砟上。巴图巴根紧随其后,每隔3根枕木,便弯腰用道尺在直股和曲股上各量一下,确认符合标准后再起身。此时,另一组的副工长郭海军带领职工也对其他道岔进行捣固。
 
  9时30分,距离“天窗”结束还有40分钟,工长苏德督促大家一定要按标准作业、再加把劲。
 
  随着毒辣辣的日头向头顶移动,空气越发燥热难耐。“天气太热了,一上午至少要喝3瓶水。”职工康杰边说边拿起水瓶,一仰头“咕咚咕咚”喝下一大截,顺手摸一把脸上的汗,又投入到了捣固作业中。
 
  酷暑下 “钩子手”作业80钩
 
  本报吉林8月3日电 (记者焦元 通讯员辛野 徐公元)8月2日10时,在近35摄氏度的高温下,吉林车务段新九站内,一个肤色黝黑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调车作业。
 
  从事调车作业的职工被称为“钩子手”。这名“钩子手”叫张健,从事这项工作已有10个年头了。长时间的室外作业让他的肤色成了古铜色。同事们亲切地称他为“小黑”。
 
  “小黑”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完成车辆的编组、取送和对位等作业。不管天多么热,我们都得穿着长袖作业服、戴着手套,主要是为了防止晒伤和烫伤。”
 
  记者用手触摸车体表面,不到一秒钟就被烫得快速抽了回来。“小黑”说:“车体长时间在阳光下暴晒,表面温度非常高,调车作业时免不了被烫到,大家都习惯了。”
 
  在高温天气下,调车员每天要作业80钩、调动580多辆车,在高温的车体旁踩着石砟不停地行走,平均每天要走2万多步。新穿上的工作鞋,鞋底的花纹很快就会被磨平。
 
  一批作业完成,已是下午2点钟。“小黑”和其他两个同事的衣服、帽子都已经湿透了,汗水顺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淌。下了班,他们冲进食堂,没来得及脱下装备,就端起一大碗冰镇绿豆汤灌了下去。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铁路
编辑: 孙玥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