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林杂志| 专项活动|

人民铁道网

人民铁道报导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B3 梦想之光托举铁路文学前进

时间:2015-08-06 08:00 来源:人民铁道报 作者:
阅读:
  叶延滨
  著名诗人 《诗刊》原主编
 
  在这个时代,在北京,有这样一个地方为文学副刊召开一个隆重的座谈会,这是一件值得称赞和研究的好事,让我很感动。我是一个非常过气的人,在这个很多人都看手机的时代,我还愿意找报纸来看,《人民铁道》报就是我最爱看的报纸之一。
 
  《人民铁道》报是行业报,记载了中国由弱到强的成长过程,你们值得夸赞。《汽笛》的作者队伍力量很强大,他们懂规矩、有底线、识大体,这些都是铁路这个行业赋予他们的特殊品质。
 
  《人民铁道》报的副刊办得很认真,我希望大家不仅满足于现在的成就,而且把副刊办出中国精神、中国品位、中国气概。希望《汽笛》今后依然是《人民铁道》报的名片,能够让更多的读者看到。
 
  王福春
  铁路摄影家
 
  能够参加《汽笛》1500期座谈会非常高兴,非常感谢《人民铁道》报给我这个机会。
 
  我在1977年拿起相机,从此再没有放下。我经常说,自己是凭一台海鸥牌相机起飞。在此之前我是画画的,画蒸汽机车,画铁路。拿起相机后,我拍摄的还是火车、铁路。从“绿皮车”到“红皮车”“蓝皮车”,从蒸汽机车、内燃机车到电力机车、动车组列车,车的变化反映了国家的变化。但是对我来说,没有改变的是对铁路的热爱。因为这份热爱,我付出很多,但是都很值得。
 
  我能坚持这么多年,一方面是对铁路的热爱,另一方面是对铁路的感激。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人民铁道》报、《哈尔滨铁道报》就开始发表我的摄影作品。退休后,在铁路部门的帮助与支持下,我的拍摄活动得以继续进行。我想如果拍不好,就对不起这份厚爱。
 
  叶敏虎
  铁路作家
 
  上次参加“我与《汽笛》征文”,我引用了一首诗:“见你便萌生亲切的敬意/笔触处涌出的/是我的挚爱与虔诚。”其实我平时是不写诗的,但是这次还是引用了一首诗表达我对《汽笛》的感情。
 
  很高兴以《汽笛》作者的身份来参加座谈会。我曾经做过编辑。编辑和作者不同,作者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写文章;编辑则要不断调整审美角度,不断开阔视野,提高欣赏水平和能力。我刚开始做编辑的时候,有一篇小说未采用,后来这篇小说上了另一本杂志的头条。事后我反思自己,看到了自己工作思路的局限。后来,我又看到一篇小说,一万字左右,叙述线条不是那么简洁。但是,我觉得相对于平铺直叙的写作方式,这种写法是一种创新,而且语言很美,还有对环保问题深深的忧患意识。于是,我把这篇小说排在了头条,后来它被多家杂志转载了。这是我当编辑的经验。
 
  我们《汽笛》是“副刊不副”,相信以后会办得更好。
 
  宫辉
  铁路诗人
 
  来到《汽笛》1500期座谈会,首先是向《汽笛》表示祝贺。我在《人民铁道》报发表的第一首诗是《炊烟》。当时,《人民铁道》报所在地北蜂窝3号就在铁道线边上,灰尘飞扬,但在我们这些铁路作者心里,这里就是一块圣地。《汽笛》1500期面世之际,我首先要表达祝贺。
 
  其次我要表达感谢。这里很多人都是我的老师,唐苒苒老师、钱勇博老师、王晓晴老师等对我都很关照。当年,像我这样的铁路基层作者是很需要帮衬的,编辑老师对我的爱护让我感到非常温暖。所以,要向各位表达谢意。
 
  过去,《汽笛》是铁路文学的旗帜,从这里走出过很多铁路作家。今天的《汽笛》仍然是中国铁路文学的一面旗帜,希望更多的作者聚集在这面旗帜下,为当今的生活讴歌,传播铁路文化。
 
  赵克红
  铁路作家
 
  我第一次见到《人民铁道》报是在1984年。当时,我在一个养路工区工作,见到这张报纸的第一面就觉得亲切,特别是《汽笛》。1990年,我才在《汽笛》上发表处女作——诗歌《鸿雁》,当时很快就收到了样报。1993年,我来报社领奖。对于基层作者来说,这是莫大的鼓舞。我认为,《汽笛》就是铁路人的精神家园和栖息地,它不是可有可无的。
 
  我希望《汽笛》编辑部以后多联系各铁路局、基层站段,多举办征文活动,鼓励基层作者创作。就像我在文章里写的那样,《汽笛》在我心中永远是一片旷远丰厚、郁郁葱葱的文学天地,一个经久不息的精神坐标,一段已经开始而不会终结的人生行旅。漫漫人生旅途,有《汽笛》相伴,真好!
 
  田湘
  铁路公安诗人
 
  我拿到《人民铁道》报必先看《汽笛》,因为《汽笛》是我们文学爱好者的心灵家园。我父亲是铁路小站的值班员,上世纪80年代,我写过一篇关于小站的文章。现在,我已经离开那个小站30多年了,小站的那条铁路线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次回去,我感觉很温暖,就又写了一篇老站的文章。
 
  铁路是文学和诗意栖居的最美站台,无论路内路外,写铁路的文字都很美。这几十年,我也写过不少铁路的诗,路外作家写铁路的诗也写得很好。现在,铁路发展进入了好时代,应该出现好作品。
 
  文学对铁路的滋养是深远的,希望《汽笛》多组织路内外作家开展采风、征文、培训、研讨等活动,继续当“火车头”,以最高亢的笛音引领铁路文学继续前进。
 
  彭文斌
  铁路作家
 
  这次能被邀请参加《汽笛》1500期座谈会,有一种站位并不占优势的人接到绣球的那种狂喜。20年前,《汽笛》于我是文学殿堂;20年后,我来到这里,感觉更像是回家,很多编辑老师虽然没见过,但却一见如故。
 
  我对《汽笛》的印象可以用“四心”来概括:一是养心,人生的精神之花在《汽笛》开放;二是贴心,《汽笛》非常贴近一线职工;三是暖心,《汽笛》传播正能量,像一股暖流在铁路线上流淌;四是用心,编辑们的执着让我汗颜,也让我更加认真地工作、写作。
 
  几点建议:一是利用铁路优势,做强假日版,做大旅游版;二是精心打造专版和专栏,大胆做;三是加强策划、生产精品,可以举办小型培训班,开办“80后”“90后”专栏等,挖掘、培养年轻作者。最后我借用艾青的诗句来表达我对《汽笛》的倾诉:“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马兆印
  工人诗人
 
  我这是第一次见到邵欣老师。2006年,我的第一篇稿件就是她编辑的。在我们工区,工人们看到《人民铁道》报都感到特别亲切。对我们来说,这张报纸非常珍贵。我写诗已经31年了,今年上了中央电视台,感觉很意外、很幸运,同时我觉得这是机遇,是对我长年坚持一线写作的奖赏。很多人误解我,认为我只写诗歌,实际我也写随笔、小说,但诗歌确实节约纸墨,是最经济的写作方式。
 
  我要对工区所有的兄弟姐妹说,是你们帮助我走到现在,没有你们,我不会有今天。我还要感谢包括《汽笛》编辑在内的所有帮助过我的人,谢谢你们。
 
  郝炜华
  铁路作家
 
  这是我第二次到《人民铁道》报社来,第一次是1993年的冬天。在一个下午,我费了很大的周折来到《人民铁道》报社,找到一位至今不知道姓名的编辑,给他看自己写的两首小诗。编辑认真地读完诗,鼓励我多学习多写作。时隔22年,我作为《汽笛》的作者再一次来到报社。从1993年到2015年,漫长的时光仿佛眨眼而过。时光流逝,世事变迁,但是《汽笛》一直在,帮助作者的编辑一直在。在此,真诚地说一声谢谢。
 
  在我们心中,《汽笛》就是铁路文学的最高殿堂,这座殿堂有尊敬的师长,有芳菲的文学,有无处不在的扶持与鼓励。它像一列火车,载着我们的文字,载着我们的思想,跋山涉水,穿山越海,到达远方,使我们在文学的道路上克服困难,不断前行,前行。
 
  黄丽荣
  铁路作家
 
  我在沿线班组上班,第一次看到《汽笛》,是从一个卖鸡蛋的小贩那里。我看到上面有诗歌散文,就跟他要过来,如获至宝地拿回班组看。那时候觉得上面发的文章水平真高啊,什么时候我的文章也能在上面发表。同事知道我的爱好,坐通勤车时就给我搜集《汽笛》。虽然是过期的,但对我来说,那是永不过期的精神食粮。我写作起步比较晚,从诗歌写起。可有几年的时间,没有一首诗能在《汽笛》发表,我都有些灰心了。在一次笔会上,我认识了《汽笛》编辑,他鼓励我、引导我写身边熟悉的人和事。其实,我和绝大多数《汽笛》的编辑都没见过面,我们都是在文字里相识、相知。他们特别负责,对文章里的细节,跟作者反复沟通核实。我真心感谢他们。
 
  我抒写的反映一线工区、班组生活和工作的系列散文《工区日记》《值班日志》相继在《汽笛》上连载。当工友们在报纸上看到他们的名字和事迹时,自豪感油然而生。拿起版式精美、内容丰富的样报,我想起默默工作的编辑,心里流过一股暖流,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川美
  铁路诗人
 
  对于《人民铁道》报和《汽笛》,我有三重身份,分别是读者、作者、编者。
 
  首先,作为读者,我要祝贺《汽笛》创刊1500期。为了让《汽笛》成为铁路职工的精神花园,许多老师把青春奉献给了这份事业。其次,作为作者,我和《汽笛》的故事是从一首小诗开始的。《汽笛》的编辑老师就像辛勤的园丁,而作者就是提供苗木的那个人。编辑长时间不求回报的付出,让我懂得了什么叫“为他人做嫁衣”。现在铁路已经进入高铁时代,铁路作者本身就享有优势,所以我们要把握住这个好时机。最后,我本身也是报纸的编辑,《人民铁道》报就是我们的模板,特别是《汽笛》,带给我们很多启迪。这背后是编辑老师素质与努力的体现,你们就是我们的榜样。
 
  李志强
  铁路诗人
 
  坐在这里,我也特别激动。当年我在一线工作时,每天的爱好就是看火车,看《汽笛》。那时我常常想,这辈子有没有一首诗能在《汽笛》上发表?1998年,《汽笛》编辑刘仲孝老师刊登了我的第一首诗。接到刘老师的电话时,我特别激动,马上就坐火车到了北京。到报社后,刘老师还送我一本书,我回去后把书放在枕头底下,一有空就拿出来读。
 
  后来,我到北京的机会多了起来,和《人民铁道》报的接触日渐增多,发现《汽笛》的各位编辑都非常好。有一天,《汽笛》编辑邵欣老师打电话给我,说她把我稿子里的一句话改动一下,问我行不行,平易近人的态度让我感觉特别亲切。
 
  现在,我有幸来到《人民铁道》报社工作。在新的岗位上,我准备从两个方面努力,一是努力当好编辑,二是努力做好服务。
 
  朱宏庆
  《人民铁道》报原副总编辑
 
  大学毕业后我就到报社工作,当时并未直接负责《汽笛》的编辑工作,而是担任记者。虽然后来也没有编过《汽笛》,但是我认为所有的作品都可录入中国铁路史。我在《汽笛》上首次发表京味作品后,大获鼓励。随后,我又发表了多篇京味文学作品。《汽笛》不但培育了大量一线作者,优先发表一线职工作品,而且培养了一批行业作者。我对“火车诗会”印象深刻,这种形式非常好,值得推广。“火车诗会”效果好、影响大,创新了办报方式,获得社会各界好评,增强了路内外、报社与站段的联系。
 
  唐苒苒
  《人民铁道》报副刊部原主任
 
  感谢支持《汽笛》的作者和读者们,是你们托举着《汽笛》前进,没有你们就没有《汽笛》的今天。
 
  刘仲孝
  《汽笛》副刊原编辑
 
  我退休十年,现在看到铁路作者队伍越来越壮大,心中很欣慰。这些年的编辑工作获得大家认可,我也感到很欣慰。编辑选稿,稿件质量最重要。当文学编辑这么多年,最大的体会是编辑与作者其实是相互学习、相互启发、共同提高的。我从作者、作品中获得启发,比如从铁路诗人李志强的《铁流》中学到很多。祝《汽笛》越办越好。
 
  邵欣
  《汽笛》副刊原编辑
 
  都退休了还能参加这样的座谈会,我感到做《汽笛》编辑很幸福。通讯员和作者应感谢这个好时代,不必太感谢编辑。做《汽笛》编辑很幸福,因为事隔多年还被那么多通讯员和作者记着。在编辑生涯中,我可能没有挖掘出更多的“金子”,但是让我最骄傲的一件事是发现和向广大读者推荐了铁路诗人马兆印。当时,我在网上读到他的诗,觉得好,就给他留言,最终把他的诗刊登在了《汽笛》上,为他提供了更大的宣传平台。《汽笛》编辑也辛苦,但更多的是幸福。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之光 铁路 梦想
编辑: 何维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