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林杂志| 专项活动|

人民铁道网

人民铁道报导读
资讯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帖子

B4版 铁路郎中的家庭故事

时间:2014-07-15 08:48 来源:人民铁道报 作者:朱进军 陈志雄 彭光林
阅读:
  历经血与火的洗礼
 
  笔者来到湖南省耒阳市,见到了谭工川83岁的父亲谭其昌和81岁的母亲梁亚萍。谭其昌老人个子不高,虽然身材瘦小、行动迟缓,但双眼炯炯有神,思路清晰。问起谭家的往事,老人打开了话匣子。
 
  谭家的老家在耒阳市竹市镇金钩村,那里曾是湘南暴动的主要地区,当地许多群众都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之中。
 
  谭工川的曾祖父谭才略本来有间专卖香烛的小铺,过着半商半农的生活。受革命思潮的影响,1922年谭才略加入了当地农会,在农会里管理账目。谭工川的祖父谭树山在农会里担任通信员,为地下党送信。在血与火的革命年代,斗争形势异常激烈。谭才略曾经被反动派抓捕,差一点被杀,所幸赤卫队及时相救才幸免于难。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谭才略病逝于金钩村。而谭树山则一直以开铺子为掩护,帮助不少共产党人躲过敌人的追杀。其中,有一个叫王来苏的共产党员就在谭树山家躲过一段时间。王来苏也是竹市镇人,1928年3月湘南起义时参加儿童团,1938年4月任中共耒阳县毛田党支部书记,与谷子元、谢竹峰、李振鹏并称 “耒阳革命四老”。
 
  “父亲多次教导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谭家的新生活,真的要感谢共产党。”谭其昌感慨地说。谭其昌的感触绝非矫情,而是肺腑之言。
 
  日军侵占耒阳时,谭其昌在逃亡的路上被流弹击伤。耒阳解放前夕,谭其昌又在逃避抓壮丁时被枪击伤腿部,被迫在国民党军队里当了半年兵。之后不久,他加入了革命队伍,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部队考虑到谭其昌是独生子,便让他退伍还乡。谭其昌回到家乡后加入了当地农民协会,因为曾上过私塾,政府让他继续读书深造。1958年,谭其昌从郴州师范专科学校毕业,成为一名俄语教师。
 
  母亲影响谭工川一生
 
  “我母亲是新时代的女性,她对我的影响很大,赋予了我坚韧、拼搏、自强不息的品质。”谭工川说。谭工川的母亲梁亚萍2002年曾因为中风卧床不起,是谭工川治好了她。虽然留下了后遗症,讲起话来嘴角有些歪斜,但梁亚萍言语清晰、有条有理,一举一动中透露出大家闺秀特有的气质。
 
  梁亚萍是独生女,父亲在竹市镇上开店,生活比较富裕。日军侵入竹市镇那年,梁亚萍跟随家人躲到金钩村,那时她才10多岁。梁亚萍的父亲很喜欢谭其昌,说他是个老实人,从不做虚假之事。后来,梁亚萍的父亲主动找人给谭其昌和女儿做媒。1952年,谭其昌、梁亚萍喜结良缘。
 
  “这么说,你很小就知道要嫁给谭其昌,那么小你愿意吗?”笔者问。 “那时还小,但我就提出一条,要读书,有书给我读就嫁给他。”梁亚萍回答道。梁亚萍深受革命思潮影响,是新时代的女性,认为自己必须读书、必须有文化,自强自立,才能够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为了这一目标,梁亚萍读完了小学和初中,婚后次年还考进衡阳师范学校,毕业后也成了一名教师。
 
  母亲不仅给了谭工川生命,更给了他战胜困难的勇气。1987年的一天,参加铁路工作不久的谭工川忽然觉得两只脚莫名其妙地疼痛,严重到不能行走。到当地医院就诊后,医生也找不出原因,只说要截肢。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谭工川崩溃了。梁亚萍没有放弃,她带着谭工川四处寻找老中医,最后居然神奇地治好了怪病。从那时起,谭工川就立志学习中医,悬壶济世、助人为乐。
 
  谭家的家规
 
  谈起谭工川自学中医、造福乡邻的先进事迹,谭其昌老人频频点头,甚是欣慰。谭家的家规是: “上敬下贤中和睦,循规蹈矩正自身,勤俭奋发创业绩,利国利家世代荣。”孕育于大革命时代的家规塑造了谭工川,让他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都充满了正能量。
 
  上敬是指要尊敬、孝敬长辈;下贤是指不能粗暴对待下一代,更不能虐待他们;中和睦是指同辈之间要和睦相处,相互理解、相互帮助;循规蹈矩正自身是指做人要正直,不能破坏规矩,不能干违法乱纪的事;勤俭奋发创业绩是指要厉行节约、发愤图强、勤劳致富、诚实致富;利国利家世代荣是指官当再大、钱再多,不为人民做点事,人生就没有什么意义。
 
  谈到家庭教育,谭其昌老人这样说:“你们问我是怎样教育孩子的?我没什么本事,但我时常讲两条,一条是要世代牢记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谭家现在的好生活;另一条就是要懂规矩,凭良心办事。我当老师,可以说无愧于心。调我到哪儿,我都服从组织安排;要我教什么,我都服从党组织的需要。拿了这份工资,就要对得起这份工资。”
 
  谭其昌和梁亚萍育有四子一女,老大谭功下、老二谭功小、老三谭功川 (谭工川原名)、老五谭功士,老四是女儿名叫谭零零。谭其昌解释说,老大 “功下”与老二 “功小”其实是一个意思,就是要将功利看得很淡, “下”与 “小”都是淡薄名利的意思。老三 “功川”就是海纳百川的意思,低调做人、心胸宽广。 “士”与 “将帅”相比也是小的,老五取名 “功士”同样蕴含着甘于寂寞,经得起世俗名利诱惑的意思。 “零”就是指世界上万事万物都从零开始,最终又会回归到零。
 
  为什么谭功川会改名叫谭工川呢?谭功小介绍道: “小时候的谭工川在五兄妹中最顽皮,话也多。所以在谭工川上学时,父亲将他的名字 ‘功川’改为‘工川’,并以此教育他要像工人、农民一样踏踏实实做事,不能耍嘴皮子。父亲还叮嘱他做人要低调,不要贪图功劳,人生还是简简单单的好。”
 
  多年以后,谭工川惊奇地发现,“功”字改为 “工”后,自己还真到铁路工作了。 “工”字上下两横像两根钢轨,中间一竖像枕木,这似乎暗示了谭工川与铁路的缘分。
 
  甘苦与共好妻子
 
  “老谭为大家免费看病,我一直都非常支持。”谭工川的妻子段爱平说。段爱平是湖南省宜章县人,是一名能吃苦耐劳的中国传统女性。1984年,高中毕业的段爱平成为当地小学的一名乡村教师。
 
  一天,谭工川从郴州坐火车返回工区时,突然发现坐在对面的姑娘是那么地吸引人。她正在与同伴聊天,一字一语却触动着谭工川的心扉。
 
  “就是一见钟情。”谭工川说。当谭工川看到这个姑娘也在同一站下车时,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找到她,她就是自己今生的伴侣。
 
  几经打听,谭工川了解到这位姑娘就是当地小学的老师。于是,他托同事的儿子给段爱平带去了一封信,表达思慕之情。这在当时绝对是罕见的事,收到信的段爱平却没有任何表示。忍耐不住的谭工川在休息日特意去了一趟学校,当时段爱平正在打乒乓球,青春飞扬、活力四射。笨拙紧张的谭工川偷偷地溜到运动场时,段爱平就发现了他。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没有更多的话语,只是一个会心的微笑,两人就这样逐渐从熟悉到热恋,最终走进婚姻的殿堂。
 
  “当时,主要是看中他的那种精神。”提起往事,段爱平仍旧羞涩。1987年当谭工川得知自己得了怪病,可能要截肢时,正处在热恋之中的他打起了退堂鼓,不想耽误段爱平。谭工川不辞而别,回了老家。得知情况的段爱平却义无反顾,奔赴谭工川老家,与他一起战胜了病魔。
 
  婚后,谭工川痴迷学医,业余时间经常上山采药,有点收入就用来买医书学习,或者买药免费为当地群众看病,家庭生活很清苦。夫妻俩一直住在工区一间不到6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除了一台旧电视机和一张旧沙发,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药材。闲暇之余,段爱平在房前屋后开辟了菜地和鱼塘,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一方水土一方情。走访了谭工川的家庭,就不难理解他扎实工作、无私奉献、助人为乐品质的来源。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郎中 铁路 家庭
编辑: 何维
文章排行榜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