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电外送扩大电力市场容量
2010-09-22 14:18:00   来源:中国证券报   评论:0 点击:

  在9月18日结束的第三届中国(太原)国际能源产业博览会上,五大电力集团以及华润集团与山西签订了投资额高达6500亿元的合作协议,其中的大部分投资将用于在未...

  在9月18日结束的第三届中国(太原)国际能源产业博览会上,五大电力集团以及华润集团与山西签订了投资额高达6500亿元的合作协议,其中的大部分投资将用于在未来五年加快山西的电源建设。

  “规划中的晋电外送将给山西的电力企业带来机会。”一位山西能源专家表示,晋电外送将是中国能源输送方式转变的起点,除山西外,陕西、宁夏、内蒙、新疆等能源基地都将推进煤电一体化,实行输煤输电并举。对于山西大量的坑口电厂而言,如果大规模外送成行,过去的“窝电”局面将得到改善,守在“煤堆”边的电厂却缺煤的情况也将被改变。

  晋电外送取代单一输煤

  输煤还是输电?这个长期困扰中国能源供应的问题在未来五年将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山西省省长王君在能源博览会期间透露,山西将大力实施晋电外送战略,加快建设一批大容量高参数热电联产和煤矸石发电项目,变输煤为输电。

  长期以来,我国电力工业发展以分省平衡、区域平衡为主,过度依赖输煤,在东部地区大量发展火电,输煤、输电比例严重失衡。据专家介绍,山西省2007年、2008年、2009年输煤、输电比例分别为26:1、23:1和16:1,输电比重虽有所提高,但在整个能源运输体系中的比重依然很低。

  2008年,晋、陕、蒙、宁地区煤炭产量13.8亿吨,调出煤炭7.5~8亿吨,煤电运紧张局面反复出现,当年全国缺煤停机达4000万千瓦,电力的安全可靠供应受到严重影响。

  同时,我国电力使用集中区域仍将存在着巨大的电力缺口。据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规划研究中心主任徐小东介绍,华东地区和华中地区均属能源资源大量调入地区,预计2020年,京、津、冀、鲁电煤缺口约3.7亿吨标煤;华东电煤缺口约3.7亿吨标煤;中东部四省电煤缺口约2.2亿吨标煤。

  根据预测,到2030年,晋、陕、蒙、宁地区煤炭产量24~26亿吨,净调出量15~16.5亿吨,将比2007年增加1倍多。中国社科院财贸所副所长史丹表示,我国这种能源运输格局,若不加以调整,随着东部能源需求量不断增长,煤炭产运矛盾还要加剧。

  不仅如此,单一输煤方式的经济性也不断受到质疑。史丹就认为,长距离的煤炭运输,不仅对铁路、公路和水路运输造成较高的压力,而且还要耗费油、气等优质能源,对一个每年需进口大量石油的国家而言是极不经济的。

  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舒印彪指出,由于输煤环节多、成本高等原因,秦皇岛到达浙江、江西等地的煤炭最高价格已超过1000元/吨,东西部地区平均上网电价差已达到0.15~0.2元/度。

  而据山西大学商务学院副院长容和平测算,按照当前煤价水平,特高压输电到达受端电网的落地电价,比输送煤炭在受端发电的上网电价低0.03~0.10元/千瓦时,输送电力的经济性明显好于输送煤炭。

  徐小东透露,受山西省政府、山西省发改委委托,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正在负责制订山西电力外送规划。容和平也透露,山西省计划在“十二五”期间,通过特高压电网,向外输送3000万千瓦的电力负荷,每年可实现就地转化原煤5000万吨。

  山西电力投资前景看好

  正是看到大规模晋电外送可能带来的机遇,此次能源博览会期间,华能、国电、大唐、华电、中电投五大电力集团及华润集团纷纷与山西省签订投资框架协议,其中五大集团的签约额均为1000亿元,华润集团的签约额高达1500亿元。“十二五”期间,还有更多的央企将在山西投资电源建设项目,既包括传统的火电、水电,也包括风电、光伏等新能源电站。

  山西虽然是煤炭大省,但省内的火电企业效益却并不理想。据山西一家电力企业的人士介绍,由于历史原因,山西火电厂的上网电价过去都是按“低煤价、低电价”来核定的,因而上网电价一直比较低;而在煤价放开以后,省内煤价也出现上涨,但电价调整却没有跟上,使得山西一直是火电亏损的重灾区。

  据了解,在煤炭紧张的时候,山西当地的火电企业常常是守在坑口却用不上煤,而省内火电企业用高价煤发低价电的现象也很普遍,加之外送负荷较低,山西电厂还常常面临“窝电”的困境。

  “规模化晋电外送替代单一的煤炭外运,有望缓解这些矛盾。”长期关注山西能源产业的一位专家表示,如果山西电力外送规划落实,电价政策也应该相应调整。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介绍,晋东南、晋中、晋北三个煤电基地可开发电源装机规模约1亿千瓦。目前开展前期工作的电源项目规模7520万千瓦,山西煤电基地除满足本省用电需要外,富裕电力可送电华北、华中、华东负荷中心。

  电力集团显然也对晋电外送政策的前景感到乐观。华润集团副董事长王帅廷表示,华润集团将基于山西的煤炭产业优势与山西省政府开展合作,走煤电一体化道路。而根据与山西省政府签订的框架协议,国电集团将按照有关规划投资建设晋北煤电循环经济产业群、晋东南煤电外送产业基地、晋南煤电联营产业基地。中电投集团也将按照有关规划投资建设晋北、晋东南煤电外送基地。据了解,在“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山西电源规划开工规模分别为1600万千瓦和2600万千瓦,投产规模为1200万千瓦和1900万千瓦。

  为了保证晋电顺利实现规模化外送,国家电网也将加大配套电网的建设。据悉,“十二五”期间规划建设晋东南、晋北、晋中三座特高压站汇集山西煤电基地电力,并建成晋北~石家庄~济南~潍坊、晋中~晋东南~南阳~荆门~长沙、晋中~豫北~徐州等三个特高压交流外送通道。

  舒印彪建议,将“晋电外送”和晋北、晋中、晋东三大煤电基地纳入国家能源战略和“十二五”电力规划,将一批特高压外送工程纳入国家“十二五”重点建设项目。

  环境容量是“短板”

  据欧阳昌裕介绍,加快建设大煤电基地,控制东部煤电建设,将是今后我国优化发展煤电的重要内容。国家将加快山西、陕西、内蒙古、宁夏、新疆等煤炭资源丰富地区的大型煤电基地建设,在煤电基地推行煤电一体化开发,在矿区因地制宜发展煤矸石综合利用项目,并有效控制东部地区煤电装机规模,坚持输煤输电并举。

  大规模对外输电的基础是拥有大量的电源,尽管电力央企巨资投资山西电源建设,但也有专家对山西能源发展的新模式表示了担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环境制约。

  根据徐小东的研究,山西的煤炭产能、水资源条件分别能够支撑12135万千瓦和11900万千瓦的电力装机容量,电力的最大开发能力为12550万千瓦,而环境容量能够支撑的装机容量仅为6460万千瓦。

  显然,环境容量成为制约山西电源建设的“短板”。而据了解,目前山西省发电装机总容量已经达到4500万千瓦左右,2011年电力装机计划将达5500万千瓦。如果不顾及环境的承载能力,未来5年高达数千亿的投资将成为环境的最大威胁。

  事实上,这个问题并不是山西才存在。我国水资源和煤炭资源呈逆向分布,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往往水资源缺乏,生态环境脆弱,对环保的要求较高。而根据欧阳昌裕提供的资料,“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我国煤电基地分别将开工电源建设1.94亿千瓦和1.63亿千瓦,到2020年煤电装机预计达到11.6亿千瓦。

  环境和能源供应,也并非鱼与熊掌。早已有专家呼吁煤炭清洁利用,华能集团成立了华能绿色煤电有限公司,专门从事绿色煤电开发。

  在推进绿色煤电开发方面,欧阳昌裕建议,在西部和北部地区主要布局建设大容量、空冷、超(超)临界燃煤机组;东中部受端地区适量布局建设负荷支撑的大容量超超临界燃煤机组;同时加快现有机组节能减排改造,因地制宜改造、关停、淘汰煤耗高、污染重的小火电,大力推行洁净煤发电技术和循环硫化床发电技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冀中能源再施作为 欲建河北航空城
下一篇:能源局:中国成为全球核电在建规模最大国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