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谁给列车做“美容”?

时间:2020-06-09 09:34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


  见过汽车“美容”,但是你知道火车是怎样“美容”的吗?每一组列车在终到后都要被推进整备车间进行彻彻底底地清洁,铁路职工们或利用先进的设备,或用勤劳的双手,把一列列“风尘仆仆”的列车变得洁净亮丽,让它们以最美的姿态奔跑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让我们聚焦列车“美容”班组,介绍班组职工的工作日常,展现他们在工作中的辛勤付出与创新智慧。

\
6月5日,上海铁路机车车辆发展有限公司南京动车分公司南京南动车服务部工作人员在认真清洗复兴号车头。 丁 宇 摄

\
6月5日,在南京南动车运用所,复兴号以每小时3公里的速度通过机洗设备。翟荣飞 摄

  持续创新让复兴号亮丽奔跑
 
  ■本报记者 张 翎 本报通讯员 郭 蕾
 
  风驰电掣、贴地飞行,复兴号奔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洁净的车身、光洁的玻璃,站台上等待上车的旅客看到复兴号亮丽的身影,总忍不住上前合影留念。每每看到这一幕,上海铁路机车车辆发展有限公司南京动车分公司南京南动车服务部经理谈建勇的脸上都会露出自豪的笑容,他心里想:“这说不定就是我们洗过的车,洁净、明亮,这活儿干得漂亮。”
 
  上铁机辆公司南京南动车服务部的“大本营”在南京南动车运用所。这个班组主要承担动车外皮及车顶清洗、滤网更换清洗等动车检修配套服务。南京南动车运用所配属复兴号95组,给复兴号“洗澡”是这个班组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研发专用设备 提高清洁效果
 
  “给复兴号‘洗澡’,‘沐浴露’的质量很关键,现场作业时要根据车辆的不同部位及污垢的多少精准配比清洗剂。”6月5日,谈建勇谈起他最擅长的动车组清洗工作时说道。车头最脏,布满了昆虫尸体等黑点,要用清洁力强的碱性清洗剂;玻璃不耐磨,适合用中性清洗剂;车裙板容易因溅上锈水而发黄,酸性清洗剂效果好。作为班组的领头羊,谈建勇靠着过硬的业务能力让大家信服。他善于观察、勤于思考、长于实践,多年的积累练就了只需看一眼清洁部位就能准确报出适合的清洗剂浓度的绝活。
 
  “这是我们发明的清洗剂自动配比机,点击屏幕,输入作业所需特定清洗剂容量和浓度,精准配好的清洗剂就会自动流出来,非常方便!”说到自己的得意之作,谈建勇眉飞色舞。这个机器长约2米、宽约1米,金属外观,电脑触屏操作,十分先进。发明专用设备前,清洗剂靠人工使用量筒调配,不但存在配比不精准导致清洗效果不理想的问题,而且高浓度的清洗剂原液在倾倒过程中若溅到操作人员身上还有腐蚀皮肤的风险。
 
  2019年,谈建勇带领服务部成员成立攻关小组,光图纸就画了十几稿,通过反复试验和现场论证,初代的机器制作完成。使用中,谈建勇发现这个设备不能精准区分清洗剂的酸碱度,又开始了新的科研攻关。他与地方医疗器械厂合作,按照配药的精准度设计、生产出新一代机器,不但能自动测定药水的酸碱值,而且能通过电脑打印标签,让现场作业人员一目了然。
 
  改进作业方式 节省生产成本
 
  “改进作业方式后,清洗剂的用量明显下降,每年可节约生产成本约30万元。”6月5日,班组成员施建国说。施建国是班组里唯一的高级技师,同事们亲切地称他为“先生”。因为他特别爱学习、爱钻研,对于工作中遇到的各类难题,他总是第一时间组织班组成员进行技术分析和攻关。
 
  服务部在核算生产成本时,发现清洗剂这项支出很大。他们深入调查后发现了症结所在,原来是作业人员用毛刷直接从桶内蘸取清洗剂擦拭,滴洒现象严重,日积月累造成了浪费。
 
  施建国反复对比用刷子蘸取、用抹布蘸取、用喷壶喷洒等取用清洗剂的方式,发现用喷壶的效果最好。对比市面上同类产品后,他们联系厂家定做了负压式带滚轮的清洗剂喷壶,金属喷嘴可调节喷液量,根据不同的作业部位实现清洗剂精准投用。
 
  优化作业流程 提高洗车效率
 
  2018年,随着生产力布局的调整,南京南动车运用所复兴号配属数量有所增加,如何提高洗车效率,成为这个班组面临的最新挑战。“党员就应该干在前。”班组党小组长禹保生暗下决心,要啃下这块硬骨头。
 
  通过现场调查研究,他提出建议,机洗区取消30米无电区,动车组不停车通过机洗区后再组织人工精洗。该建议得到上级部门的采纳。2018年取消无电区后,清洁一组车可节省30分钟,节省下来的时间每天可多洗10组车,提高了生产效率。
 
  “琢磨新设备、研究新工艺、采用新方法,我们这些铁路老职工要不断挑战自己、持续创新,让经我们手洗过的列车像新的一样漂亮。”谈建勇满怀信心地说。

  10000次刷洗出亮绿明黄
 
  ■本报记者 胡艳波 本报通讯员 于文波 焦守利
 
  “Z237次列车已经进库,可以进行洗刷作业。”6月4日14时20分,三棵树车辆段哈尔滨整备车间洗刷一班一组工长马吉亮接到值班员的作业指令后,客车整备库内顿时热闹了起来。
 
  旅客列车到达终点站入库检修时,车厢外部车皮、门窗、裙板和脚踏板上常常布满了灰尘和污垢。这个只有13名职工的洗刷班组,就用手中的长柄软毛刷,对车厢外部进行全面洗刷,让列车出库时焕然一新。因此,这些职工也被称为旅客列车的“搓澡工”。
 
  一辆车间自主研制的自动喷淋电动小车率先上场。一根顶端与车厢雨檐一样长的钢管竖立在小车上,列车专用清洗剂从钢管上的10个喷嘴中像喷雾一样喷出。洗刷作业小组的10名职工紧跟在喷淋小车后面,高举着手中长短不一的软毛木刷,从上到下反复细致地刷洗着车厢外表面。很快,清洗剂泛起的洁白细腻泡沫在刷毛的上下运动中变成了灰黑色的泥汤,沿着车厢表面滴落。
 
  “我们用的木刷只有36厘米宽,不仅要保证一节20多米长的车厢外面每个部位都要刷到,而且要达到绿漆明亮、黄杠如新的标准。彻底清洁一次编组18辆的Z237次列车,班组每名职工至少要举着刷子重复做3000多次这样的动作。这趟Z237次列车的洗刷作业结束后,我们马上还要洗刷Z177次和K727次列车,这样的动作我们每名职工一个下午就要重复10000多次,下班时,胳膊累得都抬不起来。”马吉亮用一连串的数字解读了车体外部保洁这项工作的劳动强度。
 
  15时30分,1小时前还带着灰尘污渍、满身“疲惫”的Z237次旅客列车已焕然一新。
 
  列车整备师的“水漾年华”
 
  ■本报记者 肖培清 王 玮 本报通讯员 张 迁
 
  6月4日,阳光炙烤着大地。在郑州车辆段洗车库内,一列刚刚完成了旅客运输任务的客车车体缓缓被推入隧道一样的洗车房,只见两排刷组贴着车身高速转动,四周水雾弥漫……大约10多分钟,完成“洗澡”、驶出洗车房的车体,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镜面般的光泽。在二楼的操作间内,女职工李华盯着操作台的屏幕,双手在一排排按钮间熟练地游走,关掉所有的刷组开关。
 
  李华所在的郑州车辆段设备车间洗车机组负责着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地区39列图定普速客车的外皮清洗工作。班组中的10名职工除工长外全是女性,被同事们称为列车“美容师”。
 
  “美容师”们三班倒,每班工作24个小时。除了正常的“美容”外,她们还要保养设备、清理异物。洗完这组列车,李华又开始为下次“美容”做准备。只见身材纤瘦的她熟练地挪动50多公斤重的清洗剂桶,倒液、配比、混拌一气呵成,比例恰到好处。“pH值高了,车体洗不干净;低了,又会对车漆造成损害。”李华颇有心得地说。
 
  职工郭锦在洗车机组工作了21年,对泵房管路和刷组轴承故障十分敏感。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她练就了凭声音就能判断设备漏风、漏水或卡异物的本领。
 
  “以前清洗车体和维修设备时,我们免不了要和水亲密接触。”郭锦回忆起过去的工作,说得最多的关键字是“湿”和“冷”。她开玩笑说:“其他班组的姑娘都是‘花样年华’,我们是‘水漾年华’。”
 
  近年来,随着铁路科技的发展,洗车实现了自动化,“美容师”们的工作强度越来越小,工作环境也越来越好。
 
  “班组里女性多,温暖就多。”洗车机组工长杨硕感叹道。洗车机组自1998年成立以来,先后获得局级、段级“三八红旗集体”等荣誉称号13次。

  给旅客列车做“SPA”
 
  ■本报记者 任卫云 本报通讯员 李 鹤

\
6月4日,包头客运段包头整备车间乙班职工在洗刷到达列车。任卫云 摄

  6月4日上午,走进包头客运段包头整备车间,一列列洗刷干净的旅客列车缓缓驶出整备线,准备上线迎客。整备工宋艳辉介绍说:“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旅客列车‘洗澡’,让列车干干净净地与旅客见面。”
 
  10时许,机械洗车作业组职工按照岗位分工,提前对清洗设备进行检查。不一会儿,从广州返回终到的K598次旅客列车以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被推进包头整备车间机械洗刷库。这趟驰骋南北的旅客列车在高压水雾中缓缓前行,十几分钟后,洗尽一路尘埃的旅客列车亮丽如新。
 
  由于机械洗刷库的局限性,一半以上的旅客列车还是通过人工清洗完成的,这些列车整备工也被称为给旅客列车做“SPA”的人。他们每天举着4米长的大刷子认真洗刷车体,由于清洗剂的腐蚀性,他们在抬着手臂刷洗车体的同时还要防止污水倒流至面部或流入袖口。车间副主任安继生粗略估算了一下他们的工作量,一节车厢长25.5米,一趟18节车厢的旅客列车总长459米,清洗一趟列车两侧需步行918米,每天清洗24趟列车就要行走约22公里,要举起、放下手臂4万次左右。在清洗过程中,他们动作还必须快,因为冬季容易结冰,夏季清洗剂在太阳的照射下容易烧伤车体。
 
  “不要小看清洗工作,彻底清洗干净车体可以减少污物腐蚀,延长车体寿命。”在安继生眼中,清洗旅客列车如同给自己洗脸,容不得半点马虎。

  “让动车组以最美的姿态亮相”
 
  ■本报记者 唐 茹 本报通讯员 王曙天 殷 浩
 
  6月6日18时,西安动车段综合设备车间设备二班工班长王悦斌提前来到洗车库,与同事交接班后,走进设备间,开始了班前准备工作。
 
  200平方米左右的设备间里,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类管路和压力缸。王悦斌拿着手电筒,不放过任何阀门和开关,对风压、水量、洗车液浓度进行逐项检查,确认洗车设备的工作状态。他说:“再过2小时,奔驰了一天、返回动车段的动车组将陆续进入洗车库‘洗澡’。”
 
  动车组高速运行时,车体周围的气流带起来的尘土和飞扬在空中的颗粒物、蚊虫等会紧紧附着到车体表面,使车身变脏,王悦斌所在的班组就负责清洗动车组。
 
  6月6日20时,一列完成当日运行任务的动车组从西安北站驶入西安动车段,等待它的第一道工序就是清洗。给动车“洗澡”的设备与清洗汽车的设备原理相同,但装备和规模要“气派”很多。
 
  “确认完毕,启动。”王悦斌一声号令,动车组以3公里时速缓缓驶入洗车库。红外线光电开关被触发后,他熟练地按下全自动洗车设备开关,轨道旁的出水口喷出专用洗车液。伴随着车辆前进,水流和缠着织物的滚筒对每一节车厢进行冲洗和擦拭。40分钟后,动车组焕然一新,驶入动车组检查库,接受下一步检修。
 
  当晚,王悦斌所在的班组清洗了20多列动车组。在这期间,职工们通过视频系统进行全程盯控,并和司机保持联络,防止操作伤及车顶电气设备。因水质偏硬,洗车机喷头时不时会被水垢堵塞。为了不影响洗车进度,工作6年来,王悦斌总是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检查喷头。他说:“我的任务就是让动车组以最美的姿态亮相,让旅客舒适出行。”

  一线心声

\

  包头客运段包头整备车间整备工 郭立梅:
 
  作为一名服务旅客的幕后工作者,洗好每一列旅客列车是我的使命和职责。让旅客列车干干净净地迎接每一位旅客是我们列车整备工最大的心愿。每次看到一列列满是灰尘的旅客列车被我们洗刷一新,我都感到自己的工作非常有价值。
 
  任卫云 整理

\

  郑州车辆段设备车间洗车机组职工 李 华:
 
  我们的工作是给列车“洗澡”。当一列列明亮清洁的列车驶向全国各地,我总是特别有成就感。旅客虽然看不见我们,却能直接感受到我们的工作成果,希望我们的努力能为旅客出行增添更多美好的体验,让舒心和愉悦陪伴他们的整个旅程。
 
  肖培清 整理

\

  上海铁路机车车辆发展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施建国:
 
  在复工复产及学生返校的背景下, 长三角复兴号列车上线数量激增。我们积极投身复兴号列车清洗等检修配套工作。我发挥主动性、创造性,改进作业工具,优化作业方式,和同事们一道全力以赴做好复兴号列车外皮清洗、车顶绝缘子擦拭、车底转向架擦拭、滤网清洗等动车组保洁工作,让旅客乘坐体验更美好,让复兴号更漂亮。
 
  张 翎 整理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 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 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 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 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 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刘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