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那顿团年饭,美气得很

时间:2021-02-25 09:07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赵伟东

  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前夕,我们尤其想念亲人。还好,铁路圆了无数中国人团圆的梦,也圆了铁路人团圆的梦。我在《钢轨铿锵》的诗集中曾写道:白驹过隙,季节变幻/这头是严寒,那边是春天/尚未完成对你的思念,我已抵达你的面前。
 
  这是我对铁路发自内心的感叹。今年春节,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就地过年,好在高铁快递业务十分发达,早上亲友电话说“送点家乡的味道给你吧”,晚上在家就能收到家乡的特产,让我真切感受到了故乡的温度。
 
  我参加铁路工作20多年了,与家人聚少离多。故乡荆门,至今没通高铁。好在汉宜铁路2012年开通了,荆州设站。那年春节前,正值繁忙的春运。我突然心血来潮,何不借荆州吃顿团年饭?于是春节前夕,我们小家三人从武汉乘火车到荆州,我姐姐陪母亲从荆门乘快巴到荆州。五人团聚在荆州城,吃了一顿难忘的团年饭。铁路,定格了那段深情。荆州,圆了我们的团圆梦。
 
  那次团年饭,吃得丰盛舒心。我们品尝美味,讲我小时候的故事,那个高兴劲啊,洋溢了好多年。
 
  这顿团年饭,我沾了铁路的光,一小时到荆州,半天之内往返于荆州和武汉,想来十分得意。
 
  光阴荏苒,记忆却一再回头。2015年上半年,我频繁来往于武汉、荆州和荆门三座城市之间,披星戴月地从荆州转火车回荆门,对速度的理解和感受更深了。这段时间,母亲被诊断为肺癌晚期,医生说也就几个月光景了。我无数次换乘火车和汽车回荆门,内心十分沉重。到现在,我还记得快速赶火车的情景,记得赶最快的火车,在家门口与母亲热情相拥的瞬间。
 
  2015年春节,母亲喘气更费劲了,但仍劳作不息。她不停地包饺子,希望我带一些回武汉。她说,火车这么快,冻好用保温箱包好,到武汉仍硬邦邦的。当母亲停下缓口气的时候,我总静静地绕到她身后,尽量放低声音说:“妈,我来!”母亲大口喘着气,但眼角眉梢仍充溢着盈盈笑意。她开心地与我们一块包饺子,好让我多带些回去。于是姐姐和面、擀皮,我们众兄弟剁肉馅,一家人都来包饺子,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包饺子的过程,难忘母亲的那双手。母亲的手本来是细长灵活的,只是活干得太多了,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柔美光滑。幼时的我,看着母亲的手灵活地揉着面团,便觉得饺子也有了温暖的光泽。但是2015年春节,雪白的饺子皮只能映衬着母亲苍白的脸。那顿团年饭看起来充满欢声笑语,但实际上我心里很难受。母亲在团年饭上说,荆州那次团圆也好啊。我问她哪好,她说,菜好、心情好、铁路也好,儿子一下子就到面前了,下次还要到荆州。姐姐说,只要想团圆,总是有办法的。母亲说,尽管荆州那顿团年饭没有山珍海味,但家人团聚,美气得很啊。
 
  2015年那顿团年饭,我终生难忘。一家人围成一桌,谈着荆州往事,开开心心、欢声笑语。餐桌上的香气扑面而来,那是我小时候就熟悉的味道,满是幸福的体验。
 
  团年饭后,我从荆门返回武汉值班。带着母亲包的饺子,我的脸上笑哈哈的,内心却难抑悲痛。放好行李,我将冻得冰冷的双手伸向火车上的温水龙头。水哗哗流着,水中的热气仿佛一呼一吸,像在说,别急别急。回想半天之内,能在工作地与故乡之间来回,能陪母亲吃顿饭,泪水禁不住流出来。我干了半辈子铁路工作,见证了很多铁路的开通,而通往家乡的那段铁路,永远是我心中最柔软最温馨的所在。
 
  2015年6月初,母亲去世了。我乘火车十万火急地从武汉回荆门,仍借道荆州,一路上泪流满面,无数团聚的欢乐画面出现在眼前。看着铁路边熟悉的事物,我的眼角总透出闪闪的泪光。我越来越深刻理解到:速度对于亲情太重要了,铁路对于每座城市都重要。
 
  如今,从荆门到荆州的高铁正在修建。不远的将来,从荆门乘高铁将通达各方,纳入高铁网的荆门,到武汉甚或各大城市都很便捷。我想,荆门通高铁那天,我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好让她的春节充满欢笑。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文学 编辑: 孙玥
上一篇: 千金一诺
下一篇: 春运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