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千金一诺

时间:2021-02-25 09:06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彭文斌

 
  那是2005年春运第一天的午夜,雨夹带着一种刺骨的冷滑落在寂寞的街道上。我与同事老谢急急忙忙往鹰潭站赶去。
 
  上海西开往九江的2311次列车撞开沉沉黑幕,缓缓停靠在2号站台。车厢里水泄不通,行李架上塞得满满当当,过道上人贴着人。想不到春运刚开始,氛围就如此浓。我们使出浑身解数,小心迂回,才走过一节车厢,头上便开始冒汗。列车长小万迎了上来,我们仔细询问了供水员的作业情况。她说,供水员是个30多岁的年轻人。前一段日子,南昌铁路局面向九江、南昌等部分不景气的企业招收下岗工人600人左右,充实到客运乘务岗位。大家工作都很认真,让她这个老乘务时时感动。
 
  这个除夕夜,他们又将在列车上度过了。小万微微一笑道,都习惯了,乘务员每年都是提前吃团圆饭的。
 
  窗外雨声越来越急。偶尔晃进一抹灯光,照在沉醉于梦乡的旅客脸上。
 
 
  那年节后春运的一个下午,有同事告诉我,他要给当列车长的爱人送鞋。看我疑惑的样子,他哈哈笑了:“去东莞东站的临客列车旅客太多,把我老婆的鞋子给挤丢了。”
 
  客流的暴增令人措手不及。密密麻麻的伞花开遍南昌站广场,嘈杂的人声从窗口挤进办公楼,不绝于耳。手机铃声响起,苏州车队给我提供了一个新闻线索。该车队有个炊事员,妻子是跑西安方向列车的乘务员,夫妻二人整个春运都难以见面。偶然的一个机会,两人值乘的列车在同一个站台相遇,刹那间,千言万语涌上心头,这个炊事员情不自禁将手放在唇边,向妻子打了个飞吻。列车缓缓启动,夫妻俩又沿着铁道线各自奔向远方。我知道,春运期间,这样平凡而动人的故事还有很多。
 
  这天,凌晨两点多,我去接从深圳添乘临客列车回南昌的妻子。寒风在站台上来回拉锯,一趟接一趟的列车进站出站,仿佛合奏着一曲磅礴的春运之歌。列车在晚点1个小时后,姗姗地驶进了南昌站。从异乡回来的游子们蜂拥而下,兴奋、快乐洋溢在每一张脸上。我赶到列车尾部,见妻子正与列车长告别。不过两个小时后,她又要套跑去上海的临客列车了。我忍不住回头看去,车厢里,乘务员们正在忙着做收尾工作。
 
 
  最难忘的是2008年春运,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遭受了低温雨雪冰冻灾害的侵袭。数百趟旅客列车滞留、受阻。多少盼望的目光、多少焦灼的电话一齐涌来。乘务员待命在单位,通宵达旦。调度值班室里,调令雪花般飞来,电话铃声日夜响彻。
 
  南昌开往广州东的T171次列车滞留在浙赣线某个小站,14小时的漫长等待足以消磨掉人们的耐心。忽然,车上有人发出欢呼。原来,是列车长、乘警长揣着工作人员凑起来的3000多元钱,从一个离车站3里外的小村庄买来了方便面、八宝粥和桃酥。他们将食品分发到旅客手中,而此时的工作人员还没有一人用过早餐。
 
  冰雪里,30多个年轻的女乘务员临时接到任务,赴广州支援运输滞留旅客。整整11天,她们驰骋在广东、湖南、湖北、上海数省市。女孩们凯旋那天,雪依然白皑皑的。一脸倦色的乘务员们默默地列队。这时,车队书记上前,一把拉过娇小的列车长说:“来,我们拥抱一下。”一瞬间,列车长哭了,在场的人都默默流泪了。我看着这些可爱可亲的铁路人,仿佛听到了这个冬天最温暖的语言。
 
  那个雪夜,单位停电了。近千名乘务员在黑暗中等待出乘命令。微弱的烛光里,有人轻轻哼起了那首《流浪歌》。我心弦一颤,想起当年在大别山下参加京九线开通之战时,同事们也最爱唱这首歌。
 
  为了更多的人平安回家,我们去闯荡天涯,这是铁路乘务员的千金一诺。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铁路 编辑: 孙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