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深山里的那抹绿

时间:2020-11-05 09:24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郝炜华

  源迁线路车间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源泉镇西高村,矗立在村旁的大山名叫葫芦山。它与其他大山连接在一起,组成了连绵巍峨的泰沂山脉。大山使村民通往外界的脚步异常艰难,在公路没有建成前,他们走出村庄、走到镇上、走进城里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火车。
 
  西高村有一座四等站——源迁站,每天有一趟绿皮小火车往返这里。村民们从车站搭乘火车去镇上、城里,再搭乘火车从城里、镇上回家。山里的气息搅动了镇上、城里的空气,镇上、城里的气象也带动了山里的发展。
 
  源迁站所处的铁道线叫辛泰线,全长184公里,穿越泰沂山脉,将山东淄博与泰安连接在一起。泰沂山脉山高沟深林密,铁道线不是在两山夹峙的窄缝间穿行,就是在桥梁上、涵洞中、隧道里通过。隧道所处的区段山势蜿蜒、沟谷交错,常有山洪暴发,除了养护隧道、线路、信号设备的铁路职工,很少有人步行到那里。
 
  每天,有30余趟货车和1趟客车从辛泰线通过。货车通过时,阳光在山头闪耀,风笛鸣响,一条长龙迤逦而来,白云漂浮,山林摇动,气势很是壮观。客车是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运行速度最慢的列车——7053/7054次列车。它往返于淄博与泰安之间,平均时速30多公里,全程票价11.5元,最便宜的票价为1元。绿皮小火车是人们对这趟列车的俗称。从1974年至今,这趟车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绿色。
 
  沿线车站大部分位于村庄附近。通过时,村民们便停下手中的活计,凝神静听火车通过的声音,那不仅是火车的声音,而且是山外的声音、世界的声音。夜幕时分,山风吹拂,一月高悬,车站的灯光亮起来,沿着铁道线绵延伸展,如同一颗颗珍珠镶嵌在大山里。
 
  村民们背着鸭蛋、煎饼、地瓜等,到集市、城镇售卖,再购买生活日用品返回山里。列车因此多了一个名字——庄户列车。
 
  时光的脚步不断前进,小火车的身影并没有远去,反而有了更新更好的变化:辛泰线实施了电气化改造;牵引小火车的机车由内燃机车更换为电力机车;2020年,列车又升级为空调列车。济南至淄博的K8279/8280次快速列车与小火车接续开行,济南的旅客可购买联程票,当天即可体验“乡情慢车”沿途的山野风光。
 
  小火车的变化还要缘于泰沂山脉优美的自然风光和丰富的齐文化遗产。柏树村、西石村、齐山风景区、齐长城遗址等优美古村落、特色小镇以及观光胜地分布在辛泰铁路沿线。小火车像一条丝带将它们串在一起,优惠的票价、优质的服务和慢优势,吸引了源源不断的游客。
 
  随游客一同到来的,是无限的商机。村民们开发乡村旅游、开办农家乐饭庄,将土鸡蛋、蔬菜、小米、散养的笨鸡等农产品摆在车站外面,小火车来了,车站便成了市场。
 
  多年前,笔者到泰沂山脉深处采访一家三代养路工人。祖孙三人分别在淄博工务段源迁线路车间下辖的3个养路工区工作。采访时,爷爷已退休,一直住在辛泰铁路旁边的老房子里。老人家养护了一辈子铁路,退休了也不愿离开。每天吃完饭,爷爷就在铁道线附近转悠。碰上孩子上线路玩耍,便及时阻拦,并进行一番安全宣传;看到职工干活就送点水,帮看工具……累的时候,爷爷就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脚,想一想在口头上班的儿子和在南博山上班的孙子。
 
  儿子的家在老房子对面的山坡上,一座红瓦白墙的农舍,门前种着一棵柳树。初春时节,柳条生出鹅黄的嫩芽。远远望去,像罩了一层薄雾。口头离这里有20多公里的山路,儿子经常忙得整月不归家。以前这里没有电话,家里有什么事,都是托巡道工一站一站地捎话。有一天,儿子回了趟家,夜晚时分天降暴雨。挂念着管辖的线路,儿子穿上雨衣就冲进雨中。他在山路中艰难穿行,回到工区,立刻投入巡检当中……想着这些,爷爷的眼睛湿漉漉的。
 
  从爷爷住的老房子旁搭乘小火车,沿着驶往泰安的方向就会到达南博山站。到了车站,一下火车,青龙山、笔架山迎面而来,两山秀奇,古木覆盖,深秋时节,满山红叶,美不胜收。上瓦泉村就在南博山站旁,过去,村民们靠天吃饭。小火车的到来,让村民的生活水平迈上了新台阶。
 
  口头、北牟、西桐古3个车站间群峰雄峙,山高谷深,是辛泰线的隧道密集区段。口头隧道全长1228米,是全线最长的隧道。每隔一段时间,就有铁路职工来到这里,巡查线路、检查供电设备、进行更换道砟施工。
 
  冬天,泰沂山脉覆盖在冰天雪地之中,举目四望,天地、大山、树木一片苍茫,铁路职工常常要踩着积雪,翻越山头,走进隧道,敲下从隧道顶部悬挂下来的冰柱。敲冰结束,走出隧道,眼前的道路上,不见一个行人的脚印。
 
  北牟至西桐古仅8公里,却分布着5座隧道,山势的险峻可见一斑。铁道线穿山而过,北牟站就建在大弯道的悬崖上。行车室内,车站工作人员在办理接发列车、排列信号。多年前,这个行车室就建在半山腰上。晚上,一灯如豆,诉说着大山深处的孤寂。北牟站是辛泰线24个小站中交通最不便利的车站,进来的山路蜿蜒曲折,一到下雨下雪便被封路。
 
  西桐古站的站舍前,屹立着3棵法国梧桐树,它们是建站时铁路职工种下的。小站的年头有多长,树的年龄就有多长。清风里、烈日下、明月中,它们像士兵一样,并排站在一起,看着小站忙忙碌碌。
 
  采访结束,祖孙三人在老房子门口和我们告别。夕阳挂在他们身后,金黄色的光芒洒满全身。一列货车从大山的拐角处驶来,夕阳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火车的尾巴和他们的身影叠在一起。看着眼前的景象,两个词从我脑海里跳了出来——道钉!坚守!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文学 编辑: 孙玥
上一篇: 索玛花开的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