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百年风雨路 四代铁路人

时间:2020-10-30 09:18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付子仪

  清末,关内连年洪水泛滥,苛捐杂税沉重,百姓无力与天灾人祸抗衡,山东贫苦农民在死亡线上自发地开展了悲壮的谋求生存的运动——闯关东。到达关外幸存者所剩无几,之后或自行开荒耕地、或采金、或以修筑铁路为生。曾祖父即是浩浩荡荡的闯关东中的一员,也是中东铁路修建参与人中的一员。从此,我的家族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
 
  听祖父讲,当时没有足够的粮食、营养、补给、药品,医疗水平极其恶劣,得病后,能生存者无几。当时政府征铁道兵,无需政审,体检,只要你可以扛起一根铺铁路的枕木即可成为一名铁道兵。受曾祖父的影响,祖父在扛起了一根枕木以后,成为了一名铁道兵战士。中东铁路、满蒙铁路每一尺、每一寸都是山东人用血与泪,骨与肉铺就的,他们梦想着有朝一日铁路修成以后,可以坐火车回到自己的家乡,看望自己的老娘。
 
  建国后,我们的国家一穷二白。几年后,祖父由所在部队退伍,经国家分配,从一名铁道兵战士成为了一名铁路工人。祖父的职务是扳道员,那个年代的工人由国家分配住房。祖父的战友、同事们,都住在车站两旁的平房区,外人称之为铁路家属区,当时的铁路职工孩子,清一色穿着铁路制服、戴着大盖帽,极具特色。
 
  父亲是家里面的长子,当时的规矩是:老子退休,儿子接班。父亲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铁路调车组的一名“钩子手”——连结员。听母亲讲,那个年代结婚,即使是家里条件好,无非也就是有一款上海牌手表、一件毛呢大衣,就连大立柜、缝纫机也算是当时的奢侈品。母亲是由父亲从单位同事借来的一辆马车接亲回家的。母亲的箱子里面珍藏了一件黄色大衣,据说,这辈子一次没有穿过。出嫁前,祖父家孩子多,生活困难,不同意给母亲置办这件大衣,这是舅舅、舅妈据理力争才争取来的。时至今日,母亲依然小心翼翼地珍藏着。
 
  1978年,我出生在黑龙江省北部边陲一个普通小镇——龙镇。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国家百废待兴。儿时上了小学,国家已经恢复了元气,但是民用物资依旧匮乏,百姓生活依然不是很富裕。记忆中,每每到了晚上我们都争抢地跑到条件好的邻居家,很多人围着一台黑白电视机,津津乐道地观看《霍元甲》《射雕英雄传》。那些年,铁路的孩子们最盼望的就是车站来了一种叫“生活车”的“大盖车”,那里面会有我们平时吃不到的奶糖、花生、冻梨……家家户户会拿着“生活票”兑换必要的生活用品。当时孩子的玩具是“弹弓子”“冰嘎”“爬犁”。那时候过年,爸爸妈妈买回来鞭炮,我和弟弟兴奋得睡不着觉,天天在炕上摆来摆去,把一挂“一百响”的小鞭儿拆开放。记忆中,儿时有一次出门串亲戚,坐的火车是那种使用蒸汽机的“绿皮车”,到了目的地脚丫子还是冰冰凉的。
 
  高中毕业后,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退伍后,遵从父母的意愿,我也成为了一名铁路工人,在铁路的一线工作至今也已有20余年。这些年,我们的国家先后举办了奥运会、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修建了高铁,成为了世界上高铁运营里程最长的国家,时速达到了350公里,作为一名铁路人,心中无比自豪。
 
  四代铁路人的命运和中国铁路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无论时代怎样变化,我们的初心从未改变,对铁路的情怀始终如初。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文学 编辑: 孙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