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李振中:抗疫中的“双城记”

时间:2020-10-13 11:13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张贵锋 孙文龙

\
 
  “荆州封城了!”
 
  “啊?!”
 
  1月24日,除夕,三明北站,母亲从荆州家里打来的电话,让取道三明北准备回老家过年的福州动车段乘务指导李振中“啊”了一声,怔怔地僵在原地。
 
  开往家乡方向的列车动身了。缓缓地,静静地,好像颇不忍心把李振中一个人留下来。随后,动车组驶出车站,越跑越快,渐行渐远,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此刻,李振中真真切切觉得:疫情像个怪兽,开始吞噬快乐与祥和,释放压抑与恐惧。就连远处村庄里依稀传来的爆竹声,听上去都带着几分挣扎和焦虑,噼里啪啦很快就慌里慌张结束了喧哗与欢庆。
 
  “你这个大忙人今年难得回家过年,家里特地买了很多年货,都在等你呢!”电话那头儿,母亲的声音中满是期待。
 
  “妈,对不起,这次情况特殊,我就不回家了!”
 
  “怎么不能回家?封城只是不能出城,进城没问题的。一大家子人都在等你。”母亲不解。
 
  李振中解释:“荆州封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如果回家过完年出不了城的话,那我们乘务队人员就非常紧张,影响车间正常运转;万一能出城,却被感染了,回到单位成为疫情传播者,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登上返回福州的动车,李振中再也忍不住,两行热泪滚落下来。他想念妻子、女儿和母亲,最惦念罹患癌症的外公。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过年穿得新衣服多半都是外公外婆买的,暑寒假也喜欢去外公外婆家。最喜欢外公家稻草当床垫的床,满满的、淡淡的稻草清香,像是睡在稻花香里。外公是盲人,却多才多艺,是说书、唱戏、拉二胡的高手,给十里八村的乡亲们带去了无穷无尽的欢乐。如今,外公年近80,又罹患癌症,他多想陪老人过一次春节,哪怕给他夹一个饺子、递上一杯茶、打一回洗脚水……
 
  传说中“年”是古时侯的一种怪兽,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这天爬上岸来吞食牲畜伤害人命,因此每到除夕,村村寨寨的人们扶老携幼逃往深山,以躲避“年”的伤害。后来,人们发现了驱逐“年”兽的三件法宝,每年除夕这天,家家都贴红对联、放爆竹,户户灯火通明,守更待岁。这风俗越传越广,成为中国自古以来最隆重的传统节日“过年”。
 
  2020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的怪兽来了,全国人民开启了“打怪兽”的节奏,越来越多的人戴上了口罩。
 
  看着疫情的消息,李振中的心越揪越紧。
 
  李振中家住湖北荆州,距离武汉不到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妈,家里怎么样?外公身体还好吗?”李振中一次次在电话里焦急地询问。
 
  在得知“一切都好”的情况后,李振中稍稍松了口气:“跑完1月23日的交路我就回家过年,能赶上三十儿晚上吃饺子、放鞭炮、看春晚!”
 
  31岁的李振中在龙岩动车所担任乘务指导,乘务指导通俗点说就是“兵头将尾”的角色,乘务班组的大事小情啥都要管,从交路人员的调配到跟班写实、添乘检查、应急点的管理,直至班组职工一人一事的思想疏导,总共有10来项。
 
  动车一年忙到头出库入库,李振中从春到冬上班下班。自2014年结婚以来,他没有和家人在春节假期团聚过,更谈不上去照顾罹患癌症的外公。今年春节,终于盼到了回家团聚的机会。但春运伊始,龙岩动车所派出10人到厦门北助勤,3名随车机械师又请了婚假,乘务队人手吃紧,值乘压力陡增,李振中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按说作为一名党员班组长,缺员的时候得二话不说顶上去。可是自己已经整整六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啊。
 
  两个念头在心里拔河,最终前者占了上风:“人手紧缺,我顶上几个交路,大年三十再回家,实在来不及就不回去了!”
 
  23日,大年二十九。六点钟左右,李振中准时起床。天空阴沉,薄雾笼罩,冷风裹挟着潮湿的空气打在身上,让人有些压抑。照常打开手机,一则消息从屏幕里跃入眼帘:“自1月23日10时起,武汉公交地铁暂停运营,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武汉,封城了!
 
  “荆州离武汉这么近,应该不会也封城吧?”7时25分左右,李振中值乘D3324次车前往上海虹桥。车厢巡检、做好联控、途中监控,李振中一丝不苟;12时15分,D3291/4次动车组从上海虹桥站出发前往龙岩,李振中调整旅客座椅桌板卡扣、检查新风系统,全身心投入。
 
  21时29分,动车终到龙岩站,李振中完成所有终到作业后,赶紧抽空给家里打电话,得到“目前还好”的答复后,轻舒了一口气。
 
  “既然回不去,心里反而踏实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吧,这个时候是最需要人手的时候!”24日接到荆州封城的消息后,李振中从三明北折返,向车间汇报,回到岗位上担负起缺员的交路值乘任务。
 
  除夕夜,福州,一个人,一盏灯;千里之外,老家荆州,封城,疫情肆虐。李振中做了黄瓜炒鸡蛋、青椒榨菜肉丝、冬瓜排骨汤,算是年夜饭。吃完年夜饭后,给同事们发新春祝福信息,然后给荆州的奶奶、外公外婆等长辈打电话拜年。网络上军队医护人员在机场集结出征武汉的一则小视频,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得心潮澎湃,看得信心陡增!
 
  如果不是疫情,李振中想不到自己居然有做“心理医生”的潜质。车间需要隔离的个别人员因为思想包袱大,对隔离和上班存在畏惧情绪。
 
  谁不怕呢?
 
  “完蛋了,我是不是‘中枪’了啊?”青工小光值乘的车上发现了确诊病例,他结束作业接受隔离期间,总感觉身体不对劲儿,有些乏力,鼻塞打喷嚏、喉咙发痒轻咳一声就慌手慌脚测体温,体温正常又怀疑温度计不准,整个人没精打采。
 
  “不对劲儿,小光平时是个很活泼很阳光的小伙子啊,最近怎么有些反常?”李振中主动找他沟通。
 
  在李振中的鼓励下,小光说了实话:“总感觉身体不舒服,可能被感染了,非常害怕。”李振中分析:“你值乘的时候有防护,也没有直接和旅客接触,应该没中招。你主要是心理作用,自己吓自己!”
 
  “可我确实鼻塞,偶尔还咳嗽。”“你的舌苔发白,应该是被冷风吹到了。别乱吃药,喝点风寒感冒颗粒啥的。”小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安心接受隔离后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
 
  “李哥,我肺疼,有可能中招了,唉!”青工小刘沮丧地告诉李振中。他在隔离留观期间感觉肺部疼得难受,就独自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啥事儿,是普通感冒咳嗽引起的疼痛,但他总觉得自己肺疼,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了。
 
  李振中给他分析:“要相信医生的专业判断。现在是隔离第八天,再待几天如果没事,那基本上就没事了。”
 
  那几天,李振中基本上每天都打电话问候小刘。隔离结束后,小刘还有些心理阴影:“上车后再碰到发热旅客可怎么办?万一真的被感染了可怎么办?”
 
  李振中又给他打气:“我老家就在中心疫区旁,家人做好防护、减少外出,迄今没有任何问题。放心吧,病毒没想象中那么可怕的!”
 
  对于因疫情滞留湖北,不能回来上班的,李振中隔几天就打电话或者微信语音聊天;清洗乘务间休室被套床单,阳光灿烂的时候把被褥抱出去晒得透透的,打扫房间、消毒,参与隔离留观人员送饭、摸清班组成员与“四类人员”的接触情况,通过微信群、朋友圈、QQ群等方式,组织65号职工开展疫情防控知识的学习与宣传,没按时参加学习的逐个电话通知、卡控出退乘使用水银温度计测量体温、填报各类普查表格……
 
  由于忙碌,他见过新罗区凌晨两点半的夜空;由于忙碌,他在2月15日的生日当天忙得晚饭都没顾得上吃,紧赶慢赶,总算在零点之前煮了碗长寿面;由于忙碌,他腾不出太多时间跟想念自己的女儿视频……
 
  在忙忙碌碌中,时间仿佛过得更快一些。2月18日,在广东省政府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钟南山院士面带微笑摘下了口罩。这个小小的举动,释放出春天的讯号,不知道鼓舞了多少国人的信心。李振中把这张图片发到了朋友圈。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报告文学 编辑: 孙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