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记忆中的手工捣固

时间:2020-09-27 08:46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王树元

  手工捣固是铁路诞生后,工务部门使用大头镐向轨枕底部打塞石砟,整修线路水平高低的一种作业方式。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到哈尔滨工务段庙台子养路工区工作,虽说每个工区已经配有液压捣固机,但非夏季线路维修是不准上道的。所以,在一些临时修中还经常使用手镐捣固。特别是每年春季,冻害回落,冻害垫板撤出后,线路出现一些小慢坑、吊板、低接头。为了确保行车安全,当时的工长王洪德采用了边撤边捣的方法。手镐捣固根据实情安排人员,一般都是4至6人,两人一排镐,一个在钢轨里,一个在钢轨外,打对镐。捣固前先把轨枕内的石砟扒出,一般都是扒“花坑”(隔一空),人员充足时有专人扒坑,人员少时自己扒坑。线路班长在前面看道,压机手负责起道,打完镐塞后,作业人员开始捣固。
  
  我第一次使用手镐捣固是1982年的春天,在滨洲线12公里处。当时,工区20多人集中战春融,一组在前面撤冻害垫板,另一组在后面捣固。由于是第一次使用大头镐,老师傅赵佩境告诉我们几个新工人说:“前脚放在轨枕上,脚尖不要伸出轨枕边,后脚站在轨枕盒内,脚尖不得伸入轨底……”我们按照赵师傅教的要领开始作业。赵师傅还说:“先用镐尖多透几下,再用镐的大头把石砟打到轨枕底,要多往轨底侧打石砟,轨枕头尽量少打,打多了列车通过就会压断轨枕。”打镐看似简单,然而如果生刨硬打就会打飞石砟,出现崩伤人的现象。打镐不仅要会正手,还要会使反手。老工人在转身的一瞬间就换为反手,作业手法十分流畅。可我却费了一番功夫,怎么打都使不好劲,还把左手掌磨出了泡。老师傅看我很吃力,便安慰我说:“别着急,慢慢来,万事开头难。”我一边打一边学,经过一天的工作,累得双手发胀,两臂膀酸疼。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磨炼,我终于能和老师傅一样娴熟地使用手镐捣固了。
  
  此后,无论是线路维修还是施工打排镐,我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特别是在江北联络线木枕地段,遇到一些小坑,基本不用起道,只要两个人配合好打对镐,就会消除线路高低差。
  
  记得有一次,在庙台子站内整治11号道岔病害作业中,辙叉几根枕木出现空吊板,工长让我和一个工友去捣固。在工长的带领下,我们先是把枕盒中的石砟扒出来,而后开始打对镐。我们同时用力起落镐,喊着号子“嘿—嘿”待捣完几根吊板岔枕后,工长用水平尺一量,水平高了。我们两人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时不知所措。工长看出了我俩的心思,说:“没事,等过两趟车观察一下再说。”可是,连续过了两趟车后,工长用水平尺一测量,一点没下沉。工长说:“坏了,打硬了。”我说:“那咋整?”工长说:“就得掏。”我们二人先是用镐尖将打进的石砟刨松,满以为这样就会解决问题了,可是过了一趟车后,仍没落下去,我们只好又用耙子扒破了枕木底,把打进的石砟一点一点地掏了出来。
  
  这件事发生后,工长耐心地对我们说:“以后得多学习理论知识,光能干不行……遵守规章制度才不会出错。”后来,我熟读了《工务技术管理规程》,掌握了手工捣固的技术理论,在手工捣固中再也没出现“打高”的错误。时间一晃过去了30多年,随着中国铁路的发展,机械化取代了手工捣固。每年春季冻害回落后,都由大型机械化捣固车来完成线路捣固作业。手工捣固的经历虽然已过去很久,却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鲁溟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