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夜火车

时间:2020-08-17 16:06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李红涛

  6437次列车从北京西站发车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
 
  “全程250公里,要是高铁不到一个小时,可咱们要走7小时10分。”列车长刘锦笑了笑说,“30个停靠站,大多数十几分钟停一站,最短的区间只有6分钟。”
 
  这是从北京开往山西省灵丘县大涧的绿皮车。
 
  因为停站频次多,时间短,所以安全员温联合和梁艳德格外忙碌,除了车上安全巡查,每到一站都要下车,配合列车员站台作业。而沿途小站,多循山势而建,站台有的在左侧,有的在右侧,他们记得每一个站台的位置,有节奏的变换着需要开启的车门。一些站台不够长,列车停站时,有的车厢门口没有站台,必须提前将旅客引导到靠近站台的车厢准备下车。
 
  “孤山口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准备下车。”列车停稳后,四车厢列车员赵卫东打开车门,山里的夜风打着旋吹来,她打了个寒颤。天已经黑尽,她下车以标准的姿势“立门”,灯影里走来两位背着包裹的老人,她赶紧帮助拿包裹,扶他们上车,两分钟停站时间很快就到了。
 
  “四车作业完毕。”赵卫东向手台里汇报,“四车,下零人,上两人。”
 
  几乎每个车站都是这样,旅客零零散散,都是沿线山区村民。旅客少,而作业环节哪一个也不能“偷工减料”。
 
  “大爷,您从孤山口到福山口,车票3块钱,大娘,您坐到白涧,比大爷远一站,多1块,是4块。”列车再次启动,补票员李冬霞和马彦红拿到两位老人的身份证,问清到站,开始补票。
 
  “4块,坐8站地,很实惠。”大娘从砖红色上衣的口袋里摩挲出一叠零钱,认认真真数了四张一元的递过去,接过李冬霞打出的车票。“白涧下车,我还要叫一辆汽车回家。7里路,那司机就要30块,30块呢!”大娘是白涧乡河东村的,到孤山口看妹妹。她上午走了一小时山路,坐6438次到孤山口,晚上坐6437次回。因为有这趟车,她和妹妹隔三差五就走动,方便,一天就可来回。大娘指指沉甸甸的袋子,脸上皱纹里洋溢着笑意,“我妹妹种的黄豆,打豆浆喝。”
 
  花生瓜子八宝粥、面包饮料火腿肠……售货员高志红推着售货车走来。
 
  “瓜子多少钱一袋?五块?给我来一袋。”一个留胡茬的大哥大声嚷嚷着,递过来一张十元钞,“再给我拿一袋,别找了。”他撕开纸袋,招呼旁边的旅客吃,跟对面一家三口打招呼,“我是辛各庄的,姓徐。你们又带孩子复查吧?”
 
  桌上iPad靠着儿童保温壶,播放动画片《彼得兔》,小男孩两眼盯着屏幕看得入迷。张女士是孩子的妈妈,她摸着孩子的头说:“是啊,这次又花了5000多!”孩子8个月时患病,到现在3岁多,做了两次手术,定期复查,两个礼拜一次,都是坐这趟车。“坐这趟车,方便,还省下了住宿费,一宿就是好几百。”
 
  “这趟车,全程才16.5元,最低票价仅两元,方便沿线村民走亲访友、进城务工、就医,是他们离不开的‘便民列车’。”北京车务段乘务车间副主任李会民感慨地说。
 
  车窗外是沉沉的夜色,黑黢黢的大山像剪影贴在天边,时不时出现一族簇灯火,那就是山间的村落。
 
  22点23分,列车到达塔崖驿。再走起来,车厢里显得稀疏起来。旅客们都有了困意,有人靠在座席上打盹,有人把头埋在桌面上,还有人走进卧代座车厢,躺下来睡。这趟车有3节是卧代座,今天旅客少,有好多空位。而到旅游旺季,经常满员。野三坡、十渡、百里峡、紫荆关、浮图峪、云彩岭……听这些地名就那么吸引人。
 
  涞源开车后,车厢里只剩下7名旅客,车厢里一片安静,只听到铿锵的车轮声,一会儿高亢,一会儿低沉。沿途要穿过120个隧道,列车钻进隧道,回音沉闷。
 
  零点55分,大涧到了。最后三名旅客揉着惺忪的眼睛,走下车去。站台上静悄悄的,夜空中飘着丝丝缕缕的薄云,缝隙里闪着钻石一样晶亮的星星。又过了一会儿,车厢灯灭了,宿营车里响起轻微的鼾声,夹杂着一两声咳嗽。3点多的时候,温联合和张志和来换班,给茶炉烧好水,把三个保温桶灌满。5点多,列车再次启动,伴着满天星光,驶向黎明。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谭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