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成都二三事

时间:2020-08-14 17:23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艾梦

  对成都的最初印象源于我的父亲。
 
  1979年,父亲去成都出差,回来时肩扛手提,给我们姐弟仨带回两大提包零食。有包在纸包里的各式点心,有装在饭盒里雪白软糯的米糕,还有硬币大小的山楂片和雪白的云片糕……这些零食在我的童年时代都是稀罕物。我们在小伙伴们艳羡的目光中慢慢品尝,很是欢喜。
 
  父亲还带回竹子编的簸箕和大小不一的两个竹篮。簸箕是用来摆放饺子的,从那时起,我家的饺子底部有了好看的花纹,饺子似乎也有了清润的竹子味道。家里各种零食都被父母放到两个竹篮里,吊在房梁上。两个竹篮从此盛下了我年少时对零食的所有念想。
 
  印象最深的是父亲告诉我们,成都这个城市很神奇,站在路口沿着一个方向走,最终又会回到你出发的那个地方,永远也不会走丢。那时的我们没有一环路、二环路的概念,父亲的描述让我难以想象成都的模样,我生活的戈壁滩小镇只有一条街道,这让我对成都有了最初的印象。
 
  父亲单位每年都会去成都大修机车。返修回来的机车内满满地堆放着同事和邻居托带的各种东西,带回最多的是一袋袋大米、一罐罐豆瓣酱,还有各种竹器、藤器,筐筐篮篮的,很是细碎。年少的我认定成都是富足之地,并对成都有了向往。
 
  多年前喜欢刘若英的一首歌《后来》,歌中娓娓道来的“栀子花白花瓣”,让我痴迷。一年夏天去成都,见街上有兜售用丝线串起的白色小花,清清泠泠的身形、幽幽漫漫的香气,很是惹眼。上前打听才知,居然是我一直寻找的栀子花。兜兜转转在寻找,不曾想邂逅于闹市街巷。
 
  住在成都的表妹告诉我,成都一年四季都有应季开放的鲜花,1月的茶花,3月的海棠,5月怒放的杜鹃,8月满城的芙蓉伴着桂花香,冬季还有凌寒独自开的梅花。我们眼前的一大片浅草是即将开放的鸢尾花。我没有见过鸢尾花,仅是花名已让我内心荡漾。
 
  对成都人来说已是平常的鲜花,于我是视觉的盛宴。渐次开放的花儿让成都四季华美,与“锦”有了渊源。成都也称锦城,逛的古街称为锦里,“锦”是美丽的、是美好的,我喜欢这个繁花似锦的城市。
 
  有一年3月,再次来到成都。
 
  没有了冷湿的空气,整个人都是暖暖的。到成都是一定要去宽窄巷子的。我起了大早,赶到巷口时,店家尚未开门迎客。独自信步,甚是悠哉。
 
  宽巷子比窄巷子稍宽一点儿。古朴的院落与街巷,恍惚昔年。最喜欢这里店面的招牌,个个韵味十足。瞧!这家店叫“宽云窄雨”,那家叫“红袖馆”。卖茶具的小店也很是养眼。一把把精美的锡壶、铁壶让人目不暇接,杯杯盏盏,流派纷呈,材质造型也是各异。莫道用此壶此杯泡茶喝茶,仅是把玩已爱不释手。鳞次栉比的小店个个都有惊喜。
 
  最喜欢的还是三联韬奋书店开的一家书院,喧嚣中得一清静之地潜心阅读,也是一种享受。在书院偶见一枚黄铜书签,形是盛开的玫瑰花,坠一缕褐色流苏,很是喜欢,欣然买下。锦里也是必游之地,特色小吃让人垂涎不已。三生川的火锅底料是一定要买的,夹江的手工腐乳也是要买的。游过许多古镇古城古街古巷,钟情的依然是成都的宽窄巷子和锦里。
 
  成都的美食是一定要写的。我对表妹讲,成都的美食充分体现了成都人的智慧。以火锅为例,源于重庆朝天门码头的火锅本是“下里巴人”果腹之食物,正宗重庆火锅一定是土灶、粗瓷碗配长条凳,而今被成都人演绎成了“阳春白雪”。火锅被赋予了更多的概念,品类丰饶,食材也有了生命的灵性。有一家火锅店,涮料是寻常物,但锅底料居然是新鲜的茴香脱水后切碎调制而成,蘸料中添入了切碎的鱼腥草,清香无比,爽口至极。
 
  最不能忘的还是花式甜豆花。记忆中成都的豆花店都是排档,一碗豆花配一碗麻辣蘸水,又烫又辣,吃相很是粗犷。而今,甜豆花却有了小家碧玉、温婉柔美之态。豆花滑嫩,配料缤纷,有百利甜酒豆花,有榴莲豆花,有巧脆提拉米苏豆花等,味道不同,各个惊艳。
 
  成都,一座让人不时怀想的城市。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文学 编辑: 孙玥
下一篇: 高空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