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我的父亲母亲

时间:2020-07-28 15:16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作者:于慧琴

  我的父亲出生在中原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那时的中国正处于抗日战争时期,父亲的童年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直到家乡解放了,父亲才过上了安稳的生活。待家境稍好,父亲便开始上学。从郑州铁路运输机械学校毕业后,他进入铁路工作。
  
  父亲性格耿直,母亲恬静温婉。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父亲总有忙不完的工作。那个年代,没有打字机、电脑,文字工作都是靠手抄。即便下班回到家,父亲依旧伏案工作到深夜。我们一觉醒来,还能看到昏黄灯光下他认真工作的身影。父亲常说:“不管做什么工作,都要堂堂正正、认认真真。”而母亲总是坐在一旁默默陪伴着父亲,有时给我们缝补衣服,有时纳鞋底、做布鞋。在那个年代,母亲总是变着花样做各种美食。她常说:“日子越艰难就越要过得精细,这样才有盼头。”
  
  平淡快乐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我10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家庭变故让我们姐弟俩从小就懂得了世事艰难、人生不易,我们学着分担父亲身上的重担,学着做家务。后来,姨来到了我们家。一开始因为心里有抵触情绪,我们不肯叫她一声“妈”。姨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她5岁时,父亲去世;9岁时,母亲去世;成了孤儿的她由一个远房亲戚抚养长大,出嫁后没几年,丈夫也去世了,她独自一人抚养一双儿女。嫁给父亲后,她把我们视如己出。姨不识字,也没有上过一天学,但她心善明理,既能持家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我性格倔强,婚后和公婆相处不甚愉快。每每听到我念叨家庭的小矛盾,姨总是心平气和地劝我:“多想想他们的好,你的气也就顺了,啥事都要往开了想,别总钻牛角尖,谁都不容易,要多体谅对方,能帮尽量帮一把……”每次跟姨聊完天,我的心里就会平静很多。这些年来,我从没见她跟谁红过脸、吵过架,她和街坊四邻相处得非常融洽。对门阿姨给她送点小菜,她时不时给人家送点烙饼。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我不曾叫她一声“妈”,但我内心深处早已把她当成了母亲。父母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物质财富,可他们给了我们丰厚的精神财富,他们让我们练就了勤奋、坚毅、自强不息的品格,在我们的灵魂深处种下了善良的种子。
  
  我的父亲母亲,请原谅我用如此浅显的语言来描述你们,用如此单薄的词汇来书写你们。你们总是这样宽容、朴实,用你们瘦弱的肩膀默默地守护着我们。我不想用过多华丽的辞藻去描绘父母的宽厚善良,也不想用过多的修饰词去装点父母的伟大。只是,父母传承给我们的良好家风,犹如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日常生活中影响着我们的心灵;父母的言传身教,一如春雨润物,又如山间的茉莉花开,静静绽放,馨香无声……
  
  (作者供职于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密机务段)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编辑: 鲁溟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