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青青女子

时间:2020-04-24 16:24 来源:人民铁道网 作者:赵伟东

  有个女子,叫青青。她是地地道道的武汉伢。

  青青记得一首名叫《那青青草叶上》的歌,是电视剧《倾城之恋》的片尾曲:在那青青的春草叶上,轻盈的露珠在摇晃,是谁的目光悄悄开放,是谁的爱独自嘹望,看不见的世界在天上,看得见的世界就在身旁,那车水马龙的人世间,那样地来那样地去,太匆忙。

  一

  她叫青青。贾青青。

  贾青青现任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武汉车站客运值班员兼客运车间“五心”服务组党支部书记。

  1987年6月,贾青青出生时,她父亲看到一本书:《青青河边草》,书中有一个叫青青的女孩,美丽大方、温柔善良。

  已经想了数月未能为孩子想好名字的夫妇俩灵感迸发、一拍即合:就叫青青,贾青青。青色,年青,青春不老。巧的是,1992年,武汉的大街小巷流传着一部电视剧《青青河边草》,其中的歌词也很优美:“青青河边草,绵绵到海角。海角路不尽,相思情未了。无论春夏与秋冬,一样青翠一样好。无论南北与西东,但愿相随到终老。”

  贾青青果然不负父母期待,性格开朗、健康活泼,十几岁就在家里操持菜刀、挥动锅铲,能为家人做一桌佳肴:烤鸡翅、孜然脆骨、小炒荷包蛋、煨鸡汤……她爹妈为此脸上笑开了花:这闺女能文能武,做事麻利,走到哪都能快速适应。

  2008年8月,贾青青大学毕业后到武昌站参加工作,2009年到武汉站从事客运工作,201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贾青青走到哪里都像是一阵春风。她为人温柔大方,待人热心快肠,做事麻利周全。同事们夸她:“一看就是个能干的武汉伢!”

  从事客运工作需要与各色人等打交道:年老的,年轻的,中年的,幼小的,患病的,受伤的,多疑的,暴躁的,一言不和蹦起来的,说话啰嗦的,行动迟缓的,没带身份证的,乘错车的,丢东西的,都可能找到客运人员。偌大的武汉站,平时少则几万人在这里聚散,高峰时二三十万乘客来来往往,格外需要客运人员富有耐心、爱心、细心、恒心、包容心、同理心,需要用智慧为旅客提供便利,靠体力支撑繁重的工作。

  贾青青凭自己的努力和本领,走上了值班站长的岗位。她每天与各色人等打交道,大事小情都妥当处理。一晃工作12年,青涩的武汉伢贾青青学会了将心比心,学会了以柔克刚,学会了因人施助,学会了专人做专事,变成了善解人意、能说会干、同事敬重的“女汉子”。

  2012年,青青结婚了。2016年,青青当了妈妈,生个闺女叫“朵朵”。

  朵朵爱妈妈,妈妈爱朵朵。朵朵黏妈妈。母女俩是一对好朋友。如果青青不上班,母女俩几乎天天在一起。朵朵见不到妈妈时就用微信视频妈妈。镜头中挥舞着双手要抱妈妈。

  1月23日10时起,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在武汉站进站口,面对众多旅客的问询,贾青青戴着口罩、拿着喇叭,平和镇静地引导旅客:“请大家离开车站,注意安全,戴好口罩。”她带领工作人员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旅客,耐心细致地做好解释引导工作。

  当天,武汉站进站通道平稳关闭,喉咙沙哑的贾青青终于松了一口气。

  下班,回家,陪女儿。

  但贾青青咋也没想到,回自己小家的通道也即将关闭,回母亲家的通道即将关闭,回公公婆婆家的通道即将关闭。而且,这一关闭就是70多天。

  1月23日晚上,贾青青回到家,看见丈夫王扬正在整理衣物,口罩、消毒液、温度计一应齐全。

  王扬说:“刚接到通知,我要在单位被封闭管理,短时间内回不来。”

  王扬是武汉铁路局调度所的调度员。调度所被称为铁路的“最强大脑”,是铁路安全行车的中枢神经。武汉局第一时间对调度员果断采取封闭式管理措施,以确保运输安全万无一失。

  看着身边一脸疑惑的女儿,贾青青心里五味杂陈。她咬咬牙,扭过头悄声对丈夫说:“这两天车站挺忙的,要不……朵朵就送到她奶奶家吧。”

  话未说完,一阵心酸。

  贾青青不敢看孩子的脸,不敢再多说一句话,转身收拾行李,将孩子的吃穿用学等各类物品装了两大箱。

  第二天天蒙蒙亮,4岁的朵朵被送到了武昌区的爷爷奶奶家。一脸稚气的朵朵戴着口罩,挥着肉嘟嘟的小手说:“妈妈,晚上回家给我烤鸡翅啊。”

  这一分别,竞是70多天全家未团聚,彼此思念时只能通过微信视频看对方,摸摸对方的影像。

  二

  武汉火车站忙起来了,尽管关闭了离汉通道,但工作量变得更大了。

  武汉火车站本是高铁大站,每天客流量20多万人。关闭离汉通道后,这个车站就成了武汉铁路局最大的人员和物资集散地。

  为了应对疫情,武汉站最大限度减少在岗人员。一方面,在岗人员减少;另一方面,援汉医务人员及医疗物资密集到达。面对双重考验,武汉车站党委决定组建由33名骨干人员组成的“头雁”党团员突击队。

  贾青青得知消息后,第一个向党组织递交了请战书。原因很简单:自己年青,业务精湛,作为值班站长和共产党员,就应该带头,就应该冲锋在前。

  与青青一道递交请战书的职工有100多名,结果优中选优,批准了33个。获得批准后,贾青青和大家一道被武汉站实施史上最严格的封闭式管理:每天只能待在工作岗位,只能在工作场所和宿舍间移动。

  身高一米六七的贾青青,像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人一样投入工作,每天步数都超过2万步。

  从1月25日开始,贾青青每天都要提前与湖北省、武汉市、黄冈市、鄂州市等防控指挥部联系,梳理运输防疫物资和医护人员的高速列车到站计划。每天她至少打进打出100多个电话,多则接打200多个电话,各类交接信息在她脑海里扎根、传递、对接。

  通过一个个电话、一次次对接,青青详实地掌握每天、每个时间段高铁来往的具体车次、数量、车厢,而后协助相关人员及时调整列车停靠站台股道,确保高铁车次、人员数量、物资件数和接站车辆全面清晰,精准无误。

  每当高速列车的车门一打开,青青便和其他党团员突击队员一道迅速进入车厢,通过“长蛇阵”搬运物资。每名突击队员都成了“传输机”上重要一环,快速地你传给我、我传给他,形成了高效率的移动“传输带”。
 
\
贾青青在移动“传输带”上工作。  朱梦然 供图

  仅1月25日、26日、27日3天,武汉站党团员突击队就为37趟车917名专家和医护人员、3486箱医疗物资出站提供保障。抢运速度不断刷新记录。

  1月31日19时53分,572箱用于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应急药品由G503次列车准时运达武汉站。站台上,贾青青和突击队员们仅用8分钟就将全部药品卸下列车。

  2月13日中午12时30分,从福州开往成都的D2242次列车抵达武汉站。102位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350箱援助物资,在7分钟内快速从车厢被送达指定地点。送达速度平均每分钟50件,1.2秒一件。

  当天16时30分,寒风凛冽,江西省医疗专家团队的278人携带400箱医疗物资抵达武汉站。车刚停稳,戴着口罩、身着单衣的贾青青和同事们便迫不及待地迎上去。

  大家一边接待医务人员,一边迅速搬运物资。面对一件件50多斤重的医疗器械,贾青青毫不犹豫,和男同志一样搬起来就走。不到半个小时,贾青青衣服全湿透了。虽然累得几乎趴下,但贾青青迈出的每一步都坚实有力。

  2月27日,一台即将运送至武汉同济医院的呼吸机被分装成了4个部件,“乘坐”高铁抵达武汉站。其中3个部件约40公斤重,还有1个部件约100公斤重。突击队队员们合力将呼吸机的“分身”们抬下列车。贾青青戴着口罩走在最前面。

  放手之后,贾青青累得身体“哗”一下子就软了,但她顾不得那么多。“这种呼吸机真的太稀有、太珍贵了,即使很重,我们也希望多一些呼吸机能运过来。这是救命的东西啊!” 贾青青说。

  有人看贾青青是女同志,劝她少搬点、多休息会儿,她只留一句:“顾不上了”,便头也不回地直奔搬运点。

  一趟又一趟,一天又一天。贾青青和同事们平均每天都要接10多趟运输防疫人员的高铁动车、参与转运10多吨物资,经常忙到凌晨。武汉封城70多天,贾青青共核对、梳理运输防控物资和医护人员的高铁近400趟,日梳理最多时达到22趟,从未出现任何闪失。

  从刚开始难以忍受的腰酸背痛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贾青青始终没有一丝退缩,更无半句怨言。她凭借自己的细心、耐心和智慧,有效保障了各类物资和各项工作的无缝衔接。她和其他30多名党团员突击队员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宝贵的生命通道。

  三

  有人问贾青青,你一个女伢整天在车站奔忙,接触那么多人,你不怕啊?

  贾青青回答:“担心还是有的,但是怕也没用。我们干得多一点、干得快一点,武汉就恢复得快一点。”

  贾青青内心也充满担忧。截至2020年2月21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3454例,其中武汉市45660例。全省累计病亡2250例,其中武汉市1774例。

  当天,帮青青带孩子的公公高烧一天未退,婆婆又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基础疾病,在小区里团购食品也不熟练。青青内心感到害怕:女儿朵朵还在公公婆婆身边,要不要隔离?如果公公婆婆出问题,自己和丈夫都回不去,孩子怎么办?那一夜,青青一夜未眠。

  所幸第二天,公公开始退烧,第三天痊愈。尽管虚惊一场,但青青感到危险就在身边。

  贾青青最担心的是她妈妈。贾青青爸爸去年8月因为意外去世,妈妈还没有缓过神来。贾青青本人因为疫情在车站住了70多天,她母亲60多岁了,一个人在家,又不能出门,对青青老说欠你(想你了)。

  青青说:“我也很欠你。欠你也没用。”青青还说,“我们忙起来,武汉就会好起来!”

  每天晚上视频通话,曾是青青对女儿朵朵的承诺。但这样简单的承诺,疫情期间却难以做到。

  为“疫”逆行,贾青青迫不得已成了一名“狠心”的妈妈。她眼里只有时间、车次、数字和对接信息,忙起来的时候,孩子家人全都顾不上。她常常忙到凌晨,饭都顾不上吃。由于全身心投入工作,她也曾失眠多梦、心神不宁,生怕自己的疏忽影响了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的顺利接送。

  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候,武汉很难,武汉车站也特别繁忙。贾青青也难。作为女同志,她要克服生理周期的不适,更要靠细心、韧劲确保每项工作不出纰漏,确实太难了。

  2月17日这一天,全国各地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多达22车。繁重的工作结束之后,每名突击队员个个都面带倦容。

  青青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时,已是第二天凌晨。

  青青很想看看孩子,但实在太忙了,甚至抽不出一分钟时间与女儿视频。她打电话问婆婆,婆婆告诉她,孩子一直说“我要等妈妈,我要等妈妈”。等着等着,竟然抱着手机睡着了。

  最忙的那段时间,贾青青甚至不敢跟女儿视频聊天。每次看到女儿在电话那头一遍一遍哭着喊妈妈,青青只能强忍泪水,继续工作。忙完一天的工作后,满怀愧疚的青青悄悄拨通了婆婆的微信视频,偷偷地看女儿一眼。女儿经常等着等着,抱着妈妈的照片睡着了。

  第二天,女儿会打来电话:“妈妈,我一醒就想你!我想吃你烤的鸡翅……”

  “朵朵乖!再过几天,妈妈为你烤鸡翅,烤甜饼、煮奶茶!”

  明知难以兑现,青青不得不说。之后她连续50多天没回家,孩子一个鸡翅也没吃上。

  2020年4月9日,武汉打开出城通道。贾青青离开武汉站,可以回家调休了。

  走在大街上,青青再次看到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大武汉。劫后重生,倍感幸福的心情让她迅速欢快起来。

  推开家门的一瞬间,朵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呆呆地看着青青,然后喜极而泣,咿咿呀呀飞一般跑过来,一蹦就跃入青青怀里。

  朵朵紧紧搂住青青的头,又是亲额头又是亲脸庞:“妈妈,好久没见你了,今晚你要陪我睡!”

  回到家中的青青感到莫大的幸福。她最大的心愿正如朵朵所说:陪朵朵吃饭,陪朵朵睡觉,陪朵朵画画,一分一秒都不离开。

  青青耳边仍旧回荡着那首动人的歌——《那青青草叶上》:“美丽呀倒影在心房,美丽呀泪珠挂腮上,美丽呀花瓣儿吐芬芳,美丽呀你让我慌张,人生多么好,心在歌唱,歌唱……”

人民铁道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铁道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铁道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铁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铁路防疫 编辑: 侯嘉林